(作者:永逸)


 

更深入理解國家憲法與澳門基本法的關係

  今日是第六個「國家憲法日」。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四日,新制定的第四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即「八二憲法」)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公告公佈施行。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决定》,提出將每年十二月四日定爲「國家憲法日」。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一日,第十二届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表决通過《關於設立國家憲法日的决定》,以立法形式予以確定。規定國家通過多種形式開展憲法宣傳教育活動。
  訂定「國家憲法日」,是為了推動全社會深入開展憲法宣傳,增强全社會的憲法意識,弘揚憲法精神,加强憲法實施,維護憲法權威,更好地發揮憲法在新時代推進全面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中的重大作用,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築牢憲法根基。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四日是第六個「國家憲法日」。從十二月一日至七日,中宣部、司法部、全國普法辦在全國部署開展以「弘揚憲法精神,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爲主題的「憲法宣傳周」活動,這也是我國第二次開展「憲法宣傳周」活動。
  而就在「國家憲法日」的前一日,亦即昨日,這也是在第二次開展「憲法宣傳周」的活動期間,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實施二十周年座談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在會上發表講話强調,要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港澳工作的重要論述精神,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在憲法和澳門基本法的軌道上推進具有澳門特色的「一國兩制」成功實踐。中央選擇在「國家憲法日」前夕舉行紀念《澳門基本法》實施二十週年的座談會及研討會,也就更凸顯了憲法與基本法的關係,以及這個座談會的重要性和指向性。尤其是栗戰書委員長在發表演講時曾經脫稿提到了香港,包括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等人的發言也著重提到澳門特區順利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的立法任務,制定維護《國家安全法》,並設立由特首擔任主席的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其鞭策香港特區的指向性就更為明顯。
  栗戰書委員長在演講中對全面準確有效實施澳門基本法提出了四點希望:一是嚴格依照憲法和《澳門基本法實施治理。在特別行政區,不存在一個脫離憲法的「憲制」,也不存在一個脫離憲法的「法治」。二是依法行使中央對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和澳門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權。中央的全面管治權是授權澳門特別行政區實行高度自治的前提和基礎,兩者相互聯繫、內在一致,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割裂開來、對立起來。三是繼續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制度機制,堅决防範和遏制外部勢力干預澳門事務和進行分裂、顛覆、滲透、破壞活動。四是持續加强憲法與澳門基本法的宣傳推廣,弘揚法治精神,牢固樹立起尊崇憲法和澳門基本法的公衆意識與行動自覺。
  應當說,澳門特區在上述四個方面,都已經做得較好,這也正是澳門特區能夠抵禦外來勢力的侵擾,並將本地反對派以「公投」、「自決」等籍口進行的分離活動消弭於萌芽狀態,較好地維護了國家領土、主權的統一、完整及安全的利益的源泉所在。
  實際上,澳門特區政府在澳門中聯辦的協助下,極為重視宣傳國家憲法和澳門基本法的工作,並引導全體澳門居民深刻領會憲法與基本法的關係、「一國」與「兩制」的關係、中央對特區全面管治權與特區高度自治權的關係,因而都能夠充分理解,「一國兩制」是個完整的概念,「一國」和「兩制」緊密相連。要全面準確地理解和貫徹「一國兩制」方針,關鍵是要把愛國與愛澳有機統一起來。既要維護澳門原有的社會經濟制度、生活方式,更要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安全,尊重國家主體實行的社會主義制度;既要維護澳門特區依法享有的高度自治權,充分保障澳門同胞當家作主的主人翁地位,更要尊重中央政府依法享有的權力,堅決反對任何外部勢力干預澳門事務。而無論是中央的權力還是澳門特區的高度自治權,無論是國家主體實行的社會主義還是澳門實行的資本主義,都來源於憲法的規定。「一國」與「兩制」的關係,「兩制」中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關係,只有在憲法的基礎上,才能統一起來。
  當然,澳門居民的國家憲法及基本法的意識較強,也因為澳門的社會及人文環境有其獨特的優勢。一方面,是「一二•三事件」(昨日恰巧是五十三週年)之後,澳門社會政治環境安定,使澳門成了「半個解放區」,傳統愛國社團成了澳門的主流社團。此前,國民黨特務在澳門橫行,經常搞爆炸等破壞活動,還透過郵包將爆破魔爪伸到拱北海關,何賢、崔德祺等知名人士都成為暗殺對象。「一二•三事件」後,國民黨的機關和人員被驅逐出澳門,從而結束了「紅、藍惡鬥」,傳統愛國社團佔據澳門社會主流地位。
  另一方面,澳門的人口結構,佔有相當大比例的居民是來自內地,他們自小就接受愛國主義教育,愛國意識強烈並堅定,其中一些人即使是在改革開放前的歷次政治運動中受過衝擊,也能正確對待,他們也自覺地對自己的後代進行愛國愛澳的教育,並以身作則地潛移默化影響自己的下一代。而且,澳門居民與內地的關係也很密切,深受改革開放成果鼓舞。不像香港,既有一九四九年逃來的國民黨軍政人員,及大饑荒時期「大逃港」的災民,也有長期接受英國殖民教育的所謂「黃皮白心」,還有從外國留學歸來滿腦子所謂「普世價值」的「精英」,不能接受基本法規定的行政主導,及行政、立法、司法既合作又制衡的政制設計。
  透過第五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及任命、第五屆特區政府的組建,澳門特區的政權建設更能凸顯加强憲法實施、維護憲法權威。首先,賀一誠在參選行政長官之前,有十多年的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工作經驗,參與國家法律的制訂,更參加過國家憲法的修訂,對國家憲法有深刻的認識。其次,賀一誠向中央提名並獲得中央任命的主要官員和檢察長人選,內地出生或接受高等教育的佔較大比例,很早就學習及熟悉國家憲法,樹立了國家憲法的意識。這就保證了澳門特區的政權建設,牢牢地掌握在對國家憲法、基本法有深刻認識的人士的手中。
  這些年來,澳門特區政府和各社團、各機構,都很著重對國家憲法與基本法的學習和領會,舉辦了許多宣講會和講座,有的人還進行學術研究,參加研討會。現在,栗戰書委員長又提出了新的要求,而且相信在十二月二十日的慶祝澳門回歸祖國二十週年大會暨第五屆澳門特區政府成立儀式上,習近平主席也將會有新的論述。全體「澳人」必將會積極響應國家領導人的號召,更進一步從理論上增強對國家憲法的認識,將之提到新的高度,並轉化為更好地尊崇憲法和澳門基本法的公衆意識及行動自覺。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9-12-04 05:00:3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