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居安思危成現實,倒逼改革是出路 

  本文原本是六月三十日《走完最後一里路可能需要兩三年時間》的續篇,惟因當天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法》,趕搭「新鮮話題」的「列車」而暫時擱置,現在繼續。需要聲明的是,本文涉及到一些數字,但本文並非是嚴謹的學術論文,而是概念性的政評文字,而且筆者的數字思維「也也烏」,讀書時最差的兩門功課就是數學與體育(筆者的正規教育只是「小學雞」),因而只是概念性的,不是「錙銖必較」的「敲算盤」之作,可能在列舉數字時會有錯漏。還望讀者諸君原諒。
  就在本文執筆之前,澳門大學博彩研究所所長、立法會議員馮家超接受澳門電台訪問指出,受疫情影響,本澳六月的賭收實績為七點一六億元。而在過去三個月,賭收按年下跌超過九成半,相信六月份賭收應該是最低。他表示,若粵港澳通關政策仍然維持現狀,本澳每月賭收推持七億元的基本盤機會較大,若開放廣東省旅客來澳自由行,預料賭收有約八十億元,建議政府推出優惠措施,減輕來澳檢測核酸等旅遊成本。馮家超還指出,本澳與周邊的衛生系統對接已基本成熟,加上暑假關係,防控措施已相對穩定,因此促進經濟活動令澳門由谷底回復正常是當務之急。他稱,澳門防疫成績理想,香港有國際交通樞紐面對的風險較澳門大,粵港和粵澳旅遊政策應分別處理。
  按照這個說法,如果繼續維持現行的通關模式,全年的賭收約為一百億元左右。可能與回歸前的一九九九年的十六點三億美元(折合約一百二十七億元)差不多,真是「一夜回到回歸前」。而在當時,是「子彈與炸彈齊飛,黑幫同綁匪共舞」的黑暗時期,而且當時的博彩從業員只有一萬餘人;而現今則是澳門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博彩從業員超過十萬人。相比起來,是「仲衰過做女果時」,連回歸前都比不上。
  但倘是從七月起局部恢復自由行,以此後每月的賭收八十億元計算,合併上半年的賭收實績,共約五百億元左右。相當於二零零六年的記錄。
  無論是哪一種概率,以博彩稅(包括其他徵收項目)是博彩毛收入的四成,及博彩稅收入佔政府財政稅收的一半計算,與「常態化」的澳門二零二零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其中開支預算為一千一百零九億元,收入預算為一千一百一十八億元相比,都呈現極大的缺口。前些年前任經濟財政司長梁維特叫喊力保每月賭收二百億元的口號,就是為了滿足到上述的年度財政收支所需。
  因此,今年的財政收入預算肯定無法完成。最近行政長官賀一誠要求削減一成開支,也難以由本年度的財政收入完全應對,而必須動用歷年財政儲備。實際上,在兩輪的抗疫措施中,共動用了約五百億元,除了是動用澳門基金會的一百億元節餘之外,多是動用了歷年的財政儲備。而據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表示,截至二零一九年底,澳門基本與超額財政儲備合共五千七百九十四億元;外匯儲備資產總額至二零二零年二月為止,有一千七百六十六億元。
  試想,澳門如果不是有這筆豐厚的財政儲備,要保民生,穩就業,安民心,仍然可以維持澳門作為世界上最安全城市之一的美譽,相信就有一定的難度。
  但「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依」。澳門擁有豐厚的財政儲備,可能正是導致逐步實現有限度的恢復通關,及恢復自由行仍然受阻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實際上,內地的地方政府,為了政績,多是借貸進行「面子工作」的基建。不要說要有「財政儲備」,就是每年的財政預算案也是「赤字預算」。因此,在報端上就經常有「地方政府債務」這個名詞,而且據說數字還很嚇人。
  新冠肺炎疫情對內地的衝擊也不小,尤其是已經以出口為導向的外貿企業。因而就有三月間中央要求復產復工後,沿海的一些省份包租客機及高鐵動車到工源大省「搶人大」開工之後不久,遭逢歐美國家疫情大爆發,外貿訂單不繼,剛回到工廠的工人只好又打包回鄉。直到現在,電影院等娛樂行業仍未能開放,坐吃山空。
  澳門人不是指望開放自由行嗎?在此情況下,即使是中央有意幫助,地方也不願,就是持抱「肥水不流別人田」的心態,要搞活經濟,首先就是當地的旅遊業,沒有餘力可供到澳門自由行。何況,澳門不是還有幾千億元財政儲備嗎?即使是博彩業好幾年沒有收入,特區政府還可以頂得住幾年啊。而內地地方政府在如今都是借貸財政,如果再向內地伸手,就不啻是「劫貧濟富」了。因此,逐步恢復自由行,還是以後幾年的事。待到當地的旅遊業和服務業都恢復過來後,才有餘力幫助澳門恢復博彩旅遊業。
  說不好,中央政府也有「借力使力」之意,就是要籍此迫使澳門特區痛定思痛,加快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的力度。這句話已經說了多年,甚至各位國家領導人諄諄教導要「居安思危」,但由於「財源滾滾來」,「躺著幹也能幹得好」,而缺乏真正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的動力,無法改變博彩業一枝獨大的險境。因此,要讓澳門特區真正感受到博彩業一業獨大之「危」,及因此而帶來之「痛」,並以實際行動推動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在有所表現之後,再適當予以照顧。
  也就是說,這場疫情是「倒逼」澳門特區真正領悟「居安思危」訓導的良機。不要老是把恢復經濟的希望寄托在內地開放自由行之上。只有採取逆向思維來思考目前的一切,才會新的啟迪,並令特區當家人的管治體系及治理能力有質的飛躍。
  過去在宣傳澳門回歸的成績時,也喜歡講那幾千億財政儲備,其實這是在炫富,與那個有「高級黑」之嫌的「厲害了」一樣,會引發他人的妒忌和反感。實際上,如果我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當擁有數千億元產財政儲備的澳門,要從要靠向銀行借貸度過難關,並指望振興當地旅遊經濟的人家討要自由行的客源時,是否會令人家產生「捧著金飯碗討飯吃」,甚至是「劫貧濟富」的感覺?
  當然,中央是將會照顧澳門的。但澳門更應牢記習近平主席半年前在澳門提出的要求並付諸行動:堅持開拓創新,進一步推動經濟持續健康發展。要著眼長遠、加強謀劃,圍繞「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的目標定位,堅持規劃先行,注重統籌協調,有序推進各項部署。要結合澳門實際,在科學論證基礎上,選準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主攻方向和相關重大項目,從政策、人力、財力等方面多管齊下,聚力攻堅。要積極對接國家戰略,把握共建「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機遇,更好發揮自身所長,增強競爭優勢。當前,特別要做好珠澳合作開發橫琴這篇文章,為澳門長遠發展開闢廣闊空間、注入新動力。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7-03 05:23:1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