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要恢復自由行就得首先展示經濟改革決心

  表面上看,澳門特區要求廣東省率先開放自由行,廣東省政府有權回應並作出決定。但實情並非如此,因為抗疫是「全國一盤棋」,必須服從中央決策,而且還受到另一重大決策的牽制。那就是在疫情期間,中央決定落實執行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策,要推動為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立法的工作。為此,不但是提升了原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規格,而且也加強了對國務院港澳辦的領導力量。可以說,整個中央港澳工作系統,都將全部精力集中在《香港特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立法工作之上,沒有餘力關注澳門的通關及恢復自由行的問題。反正澳門特區擁有好幾千億元的財政儲備,即使是博彩業再歉收幾年,澳門特區的財政也可「撐得住」。因此,在全國「兩會」中,韓正、夏寶龍等中央領導在高度讚揚澳門特區的抗疫成績的同時,也有意無意地提到了澳門動用財政儲備解決民生。除了是讚揚行政長官賀一誠的果斷決策之外,是否也含有其他的「潛台詞」?這可能也是賀一誠親自到廣州與李希見面,也得不到澳門方面想要的結果的重要原因。
  因此進一步估計,在香港特區執行《港版國安法》取得積極成果,尤其是立法會選舉的結果是建制派控制大局,「港獨」、「黑暴」全部都吃了「閉門羹」之後,才會逐步開放自由行,而且還可能是香港先於澳門。一方面,體現中央關懷香港同胞的福祉(香港沒有澳門這麼多的財政儲備);另一方面,是要凸顯《港版國安法》的成效。這也是在此之前,遲遲不應允的原因,不但是要考慮「立法出成果」的問題,而且還會被「黑暴」圍攻自由行旅客。
  這就要回到中央當初作出自由行決策的初衷了。當時由於香港受到「SARS」摧殘,及「七一大遊行」的桎梏,經濟極差。於是中央就推出了惠港」措施,其一是「CEPA」,其二是「自由行」。前一項,由於香港和澳門一樣,出口工業基本遷移到內地,受產地來源等制度的限制,助益不大。而後一項,則是收到了很大的效果,香港的酒店業、旅遊業、零售業和海洋公園、迪斯尼等都受益不淺。
  本欄日前談到二零零五年謝長廷希望能與對岸進行經濟合作時,因為篇幅過長,而刪去了如下的一段:她(謝長廷的機要秘書)還詢問,內地「個人遊」遊客在港澳旅遊,主要消費方向(購買耐用品)是什麼?筆者回答說,在香港多是購買手提電腦、數碼相機,在澳門則是首飾。她開心地說,手提電腦和數碼相機正是台灣的「強項」,而且價格比香港還要便宜,估計會受到大陸觀光客的歡迎。這就將不但能恢復台灣旅遊市場,而且也能振興台灣電子產品零售市場。
  正因為自由行讓香港相關行業受益,就拉近了相關行業的經營者與內地的感情距離。這絕對不利於「港獨」團體的分離圖謀,因而就以「驅蝗運動」來破壞之。
  在澳門,則是另外一種情況,自由行在讓旅遊業和手信業受惠的同時,卻意外地搞活了博彩業。實際上,在此之前,澳門博彩業的顧客基本上是來自香港,還有台灣和東南亞。二零零一年開放賭牌時,中央決定引進美資賭商,除了是為外交政策服務之外,還有一個考量,就是要引進美國博彩業的先進管理經驗和技術,還有引進境外的高端賭客。
  本來,「CEPA」和自由化是專為香港而設計的,但為表示港澳「一碗水端平」,也適用於澳門。卻意外地吸引到內地的「豪賭客」,賭牌開放後第一家豪華賭場「金沙」開張時,場外排起了長隊,都是來自珠三角「自由行」客。因而使得「金沙」在八個月內,就收回了投資成本。
  開始時,澳門的自由行還是很正常的。在改革開放中「先富起來」那一部份民營企業主、「收租公」等,有的是錢,有的是時間。而且,即使是不讓他們來澳門,他們還可到周邊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賭場去。那就不如「肥水不流別人田」,「放水」給屬於中國,而且實行「一國兩制」的澳門。
  但後來卻越來越走樣,變成了貪官洗錢走資的極佳途徑。還有國家安全的隱患,當時筆者曾連續多篇分析,美國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可能會利用澳門賭場進行針對中國的「隱蔽鬥爭」活動,甚至直接派人到澳門的美資賭場任職,等於是把間諜網或反間諜據點建立在中國領土之上。這引起內地一些反間諜機構的關注,詢問筆者是否有證據。筆者說只是分析推測,他們認為推測得符合邏輯。後來,更是發展到,美資博企在上海開設辦事處,直接在當地招徠高端賭客,在他們到了澳門時,就已辦好美國入境簽證,並以商務客機載到其美國的母公司賭場參賭,不但沒有吸引到境外的高端賭客,相反還將本應是來澳門的高端賭客截流到美國去。而且,一方面觸犯了內地禁止境外博彩機構在當地設立辦事處的規定,另一方面,可能會以比「高利貸」更「絕」的奇招,讓那些在內地「品嚐」過各種「美色」而已經產生「審美疲勞」的貪官,大嘆「金絲貓」,在過程中暗中拍攝,以此作威脅,迫令他們以國家機密交換以求「脫身」。筆者的分析,再次引發相關部門的注意,不久就取締了美資博企在內地開設的辦事處。
  另外也需注意到,澳門博彩業每年二千多億元的收益,有不少是建築於內地民營企業主賭輸到破產,以至家散人亡,或是國有資產大量流失的基礎上的。因此,中央領導人就u不斷地要求澳門特區「居安思危」,不要把GDP和政府財源都寄託於博彩業,必須促進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但言者諄諄,聽著藐藐,雖然有做過幾個規劃,卻多是屬於「應付」式。反正「躺著幹」也財源滾滾來,何必那麼費神。
  原來「乖仔」也有「不服教」的時候,因而就多次以制止資金外流及打擊跨境賭博活動等為由,收緊自由行簽注,就是要「警示」澳門。但在澳門的「大媽沙」向中央陳情,甚至是以全國人大代表建議、全國政協委員提案的形式,要求「開水喉」之後,又不得再次放寬自由行簽注。這就如一位內地官員所言,「放寬,內地資金嚴重外流;收緊,澳門喊救命」。
  今次可能不一樣了,中央可能會讓澳門真正地領悟到「居安思危」的真諦,並會「借力使力」,「倒逼」澳門認真做好推動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規劃,即使是推行需要時間,也必須不僅是「做個樣子」,而是口心一致,並付諸行動的。因此,光是宣布澳門近一百天沒有社區感染個案,還是不足夠的,中央需要的是,澳門必須從這場疫情中真正領悟到「居安思危」,不再把GDP和政府財政都放在博彩業這個「籃子」內,而是雷厲風行地推動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可能這才是中央決定恢復自由行的重要因素。
  文綺華局長說,恢復澳門經濟,可能需要兩三年的時間。可能她是基於內地的中小企業主和各色人等,在疫情中幾乎是坐吃山空,要等兩三年後他們恢復元氣時,自由行才能發揮此前的功效。這個分析是正確的。可能是來自熟悉國情的程衛東副局長的思考。但可能卻未能注意到,中央對澳門在推動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方面「恨鐵不成鋼」的焦急心情。兩者交匯在一起,要恢復自由行到疫情之前的榮景,確實是需要好幾年的時間,關鍵是在於澳門特區對減少博彩業的依賴,推動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態度。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7-04 05:35:1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