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內外循環雙管齊下力爭促進經濟早日回暖

  「文革」前夕,內地哲學理論戰線發生的一場大爭論,是極左派理論家以毛澤東的「一分為二」理論,批判時任中央黨校副校長的楊獻珍的「合二而一」理論。其實,兩者都有偏差,都是唯物辯證法「對立統一規律」中的一個方面,其中「一分為二」是「對立」,「合二而一」是「統一」,兩者不能只是強調自己,而忽略對方。
  實際上,「對立統一規律」就是「一分為二」與「合二而一」的統一體。「對立統一規律」亦稱「矛盾規律」,是對立面的統一和鬥爭的規律。它揭示,無論在什麽領域,任何事物以及事物內部以及事物之間都包含著矛盾。而矛盾雙方的統一與鬥爭,推動著事物的運動、變化和發展。「對立統一規律」是唯物辯證法的根本規律,矛盾分析法是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根本方法。
  因此,我們在強調「內循環」之時,也不能忽略「外循環」,千萬不要犯「瞎子摸象」,「只見樹木不不見森林」的錯誤。
  實際上,劉鶴副總理在提出「內循環」的理論時,是將其與「外循環」相提並論,雙管齊下的。他的完整論述是:「我們仍面臨經濟下行的較大壓力,但形勢正逐步向好的方向轉變,一個以國內循環爲主、國際國內互促的雙循環發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在這裡,「以國內循環爲主」就是「內循環」,「國際國內互促的雙循環」就包括了「外循環」。
  行政長官賀一誠在「經濟發展委員會二零二零年全體大會」上的發言,「必須加快思考優化澳門經濟結構的具體方向及措施,推動經濟適度多元,並且付諸落實」,就是強調「內循環」;而「特別是發揮好『一國兩制』的制度優勢,為積極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做好準備,為特區長遠的可持續發展,奠定更牢固的根基。」則是立足於「外循環」,但可能是基於恢復通關及恢復自由行短期內難以實現,而沒有提及,其實這正是「外循環」的重要元素。
  當然,正因為「雙恢復」的希望較為渺茫,因而在目前階段,澳門特區恢復經濟的工作就只能是集中在「內循環」方面,作為在「雙恢復」之前的「自救自助」手段,並對此前「澳門賺錢,珠海消費」的模式,因為「封關」而被迫來個逆向而行,將本來習慣到珠海消費的款項,留在澳門消費。與此同時,必須冷靜下來,重溫歷屆國家領導人「居安思危」的諄諄教導,決心走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之路。趁此機會,要求珠海市和橫琴新區無條件地落實習近平主席「當前,特別要做好珠澳合作開發橫琴這篇文章,為澳門長遠發展開闢廣闊空間、注入新動力。」的指示,爭取賀一誠提出的將澳門在橫琴的投資所產生的GDP及稅收,都計算在澳門特區之內的訴求,早日「靴子落地」。
  但也不能放棄爭取早日恢復自由行。畢竟,「塘水滾塘魚」,「塘魚」就是那麼多,不能生產出更多,難以為繼,只是「救急」措施,是「沒有辦法下的辦法」,不能長期下去。
  目前未能恢復自由行,原因很多,固然是擔心會交叉感染,在國務院抗疫領導小組未決定對邊境解封之前,將很艱難。但新冠肺炎醫療救治上海專家組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昨日在「財經前沿2:如何應對疫情常態化」線上論壇中的談話內容,卻讓人們的希望提升。他說,對於目前內地出現的零星境外移入病例,境外移入病例在內地的管理是閉環策略,所有境外移入病例都在管理的範圍內,不能把它算在疫情裡。在這種閉環管理中、病死率零的情況下,如果把境外移入病例排除在外,內地現在是沒有病例。因此,內地民眾可在遵從國家防疫體系建議,以及做好個人衛生的狀況下,回歸正常生活。
  至於中央仍然未有對恢復自由行表態,可能是與中央的主要精力未能分心於此有關。在宏觀而言,當前中央要解決的問題實在是太多了,包括疫情及恢復生產常態化,中美鬥爭等;而在港澳工作事務的微觀範疇內,「香港國安法」是當務之急,無暇顧及恢復自由行這樣的支微細節。現在,「香港國安法」終於「靴子落地」,也發揮了極佳的作用,鬆了一口氣。但反對派「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還要看立法會選舉的結果,實際上這兩天的「初選」,就有五十萬人參加,即使是扣除「重複投票」的數字,也很可觀。而且,還可能要等到在十一月間舉行的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習近平真正「定於一尊」之後,才能有餘暇顧及到港澳的經濟民生問題。
  屆時,只要中央下令恢復自由行,就將是「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秦嶺北麓的別墅違建處理,就是前車之鑑。這與因為擔心「疫情失守」的「封關」及拒絕開放自由行,是屬於行政失誤不同,畢竟中共十八届六中全會通過的《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體現了習近平對幹部既嚴管又厚愛的思想,提出「建立容錯糾錯機制,寬容幹部在工作中特別是改革創新中的失誤」。二零一八年五月,中共中央辦公廳也印發了《關於進一步激勵廣大幹部新時代新擔當新作爲的意見》,對建立激勵機制和容錯糾錯機制,進一步激勵廣大幹部新時代新擔當新作爲提出明確要求。
  但當習近平親自提出要幫助港澳尤其是香港恢復經濟的指令,以凸顯「香港國安法」在經濟領域的威力時,其性質就發生飛躍性的突變,如果仍然不予執行,就不是行政失誤那麼簡單,可以與秦嶺北麓別墅違建相提並論了。
  不過,內地也確實是遇到一些困難。據「騰訊理財」近日發布的《後疫情時代國人財富管理報告》顯示,受瘟疫影響,內地居民收入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減少,佔比為百分之五十七點四;其中減幅超過百分之五十的佔百分之十七點五;減幅兩成至五成的佔百分之十五;減幅低於兩成的佔百分之二十四點九。個體經營者的收入受瘟疫衝擊最大,他們多從事餐飲、零售等服務業。七成八的個體經營受訪者表示收入減少,而收入減少超過五成的高達三成。另外,約七成受訪者背負不同類型的貸款。報告顯示,三成的受訪者表示瘟疫過後將會適當減少消費,增加儲蓄。不過,五成多的受訪者認為消費支出很難削減,收入方面的「開源」更為重要。
  但是,為了凸顯「香港國安法」在經濟領域的威力,中央可能會「先港澳後內地」,廣東省必須走前一步。昨日廣東省副省長張新及珠海市副市長張宜生在珠澳口岸接壤處與黃少澤、歐陽瑜司長會晤,共同磋商通關情況及完善有關工作,就可能是「春江水暖鴨先知」的好消息。
  實際上,大亂之後,盡快恢復大治,相信這是中央的考量。「香港國安法」作為中央為止暴制亂劃出的「一國」紅綫,接下來必會順勢在「兩制」上做文章,齊心為香港拓寬發展空間謀篇施策,在經濟領域送出「大禮包」,對「兩制」的內涵和外延進一步做出探索和拓展,這對香港整個社會的穩定重塑將起到提綱挈領的作用。
  所謂「隔離田車水,我也受益」。二零零三年中央向香港提供「CEPA」和自由行惠民措施,也同樣適用於澳門,促進澳門經濟起飛,就是前例。因此可以相信,中央是不會忘記澳門這個踐行「一國兩制」的「乖仔」的。何況,也必須維護習近平對澳門特區「風景這邊獨好」的評價。
  總之,澳門特區「內循環」與「外循環」都要爭取,雙管齊下,才能儘早恢復澳門經濟。但要像前幾年近似「暴發戶」那樣的「發熱」,則可能是不切實際。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7-13 05:40:4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