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上帝要它滅亡,必先讓它瘋狂

  對香港反對派政團日前罔顧有關法律和特區政府警告,執意策動非法「初選」活動,破壞立法會選舉公平,而且間接踐踏「香港國安法」的「紅線」的行為,國務院港澳辦和香港中聯辦昨日分別發表聲明,嚴正指出此舉是對香港特區立法會選舉的非法操控,是對香港基本法和香港國安法的公然挑戰,並表示支持香港特區政府依法查處有關違法行為。這已經為在香港立法會選舉時,選務主管機構「DQ」某些在過去有違反「香港國安法」言行的反對派人士的參選資格,埋下了伏筆。在一定意義上是對「香港國安法」實行的「不溯及既往原則」的強化及補充,因而將是「香港國安法」發揮「第二波」震懾力的時機。

  「香港國安法」頒布後甚至是在頒布前夕,就已經充分發揮了其強大的震懾力。反中亂港分子陣腳大亂,有的宣稱「淡出政壇」,有的高調「割席」試圖「自證清白,還有的悄悄外逃以逃避法律追責。這些人深知自己難逃禍害香港整體利益和年輕人前途的責任,急忙試圖逃避追責。那些餐廳和零售商店,也張貼告示宣布退出「黃色經濟圈」。以往貼滿反中亂港文宣產品的「連儂牆」也已被清理得乾乾淨淨。香港民眾終於能夠度過沒有「黑暴」及「示威常客」騷擾的週末日。
  但是,「樹欲靜而風不止」,「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反中亂港分子表面上收斂了聲勢,其實是由不少人走向地下,準備以更隱蔽方式繼續對抗,甚至公然挑釁「香港國安法」,故意挑戰「香港國安法」所設定的四種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在網絡上大放厥詞,叫囂將聯合外國勢力向中央政府、香港特區政府施壓,還透過網絡參加美國國會聽證,污衊「香港國安法」是「摧毀香港」「不尊重『一國兩制』」。他們中的一些人,對「香港國安法」生效後並沒有立即拘捕已經被中央媒體「點名」的「禍港四人幫」及其他反中亂港骨幹人物,作出誤判,因而曾經策劃「五區公投,全民起義」、「非法佔中」、「反修例」,以及「雷動」、「真攬炒」等明顯是抵觸「香港國安法」規定的戴耀廷等團夥,又發起「雷動2.0」「35+計劃」,組織所謂「立法會初選」,以「公民投票」為幌子裹挾民意,為反對派參選協調造勢。
  這不但是干擾立法會選舉必須依照的法律程序,破壞立法會選舉必須遵循的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而且更是公然挑戰「香港國安法」的立法原意。實際上,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晨在向全國人大會議作為「香港國安法」立法的說明時,就明確地將「公投」、「自決」和「港獨」都列為危害國家安全的犯行,而這個「初選」卻是打著「公民投票」的旗號,故意與「香港國安法」「對著幹」。而且因為非法租用區議員辦事處進行,可能已經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其目的是為了奪取香港的管治權,上演香港版的「顏色革命」,進而顛覆國家政權。
  而且在實務上,也是「偷步」行為,並要將不反對基本法和「一國兩制」,有可能與建制派「又傾又砌」的傳統民主派排擠出立法會選舉,以所謂「本土派」取而代之。這可謂是「一箭三雕」之計。實際上,從歷史及實踐看,傳統民主派並不反對香港基本法,也不反對「一國兩制」,只是在對實行「雙普選」的進度上,與中央有不同看法。這是屬於人民內部矛盾,也是中央及香港建制派團結爭取的對象。但戴耀廷等人今次搞的非法「初選」的結果,就基本上將他們排除在外,並讓他們備受打擊,使得積極參與「反修例」活動的政治人物及本土派人士獲得壓倒性勝利。
  但卻將是「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在「初選」中「名列前茅」的黃之鋒、岑子杰、岑敖暉等人,其在此前的系列政治活動中的所作所為,明顯地是觸犯了「香港國安法」的規定,只不過是因為「香港國安法」實行「不溯及既往原則」,而未有對他們進行懲罰。但按照「香港國安法」的規定,在他們進行立法會選舉參選人登記時,選務機關完全有權而且也必須「DQ」他們的參選資格。因此,這部分參選機會還是將會交還給傳統民主派。
  這就是「謀定而後動」,甚至是「引蛇出洞」的道理,戴耀廷們不要高興得太早。其實,從「香港國安法」的立法過程看,就是一個「謀定而後動」甚至是「引蛇出洞」的全過程,讓壞人充分暴露,暴露到連原來也曾經同情他們的中間人士也都表達不滿時,就是立法的最佳時機。因而就應了那句「上帝要他滅亡,必先讓它瘋狂」。
  實際上,中央早就有警告,國務院港澳辦前主任張曉明和《人民日報》在「黑暴」們最囂張時就警告說,按照基本法規定,中央有足够多的辦法、足够强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現的各種動亂。而十九届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有關「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支持特別行政區強化執法力量」的論述,就已經為制定「香港國安法」作出規劃及指令「埋下伏筆」。但「將軍欲以巧勝人,盤馬彎弓故不發」。一旦時機成熟,「香港國安法」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出台,出手時機之妙、力度之猛、效果之驚人,讓人拍案叫絕。
  由此可見,時機十分重要。過去之所以中央極爲克制,是因為要服務於外交大環境——「港獨」勢力的後台老闆是美國等外部勢力。他們是服務於美國的「顏色革命」計劃。所謂「打狗看主人」,當在中美關係中,中國還有一絲機會緩和與美國的關係時,香港問題就須服從大局需要,予以隱忍。因此,倘是在「非法占中」就出手制定「香港國安法」,雖然是香港可以獲得穩定,但中美關係卻會提前惡化。
  但在時間踏進二零二零年之後,特朗普不但是在中美貿易戰上繼續瘋狂,而且在新冠肺炎疫情方面拼命對中國進行「甩鍋」,還意圖構建反華同盟,幷拋出了所謂制裁條款。到此時,對美國也就沒有「投鼠忌器」的顧慮了,應當進行「背水一戰」,「置於死地而後生」。而香港問題也到了「時候一到,一切都報」的時候,尤其是如果不解决,二零二零年立法會選舉就可能會失守,進而影響到下任行政長官選舉,讓美國及其代理人的「顏色革命」得逞。因此,兩方面的時機已經成熟,就是「香港國安法」出台的適當時機了。
  這是「大氣候」。而昨日國務院港澳辦及香港中聯辦的聲明則是「小氣候」,為一個多月後立法會選舉的「DQ」埋下了伏筆。實際上,聲明中「協調反對派參選立法會的目標就是要控制立法會、否決財政預算案、癱瘓特區政府、全面『攬炒』香港、顛覆國家政權,已經涉嫌觸犯香港國安法第二十二條以及香港本地選舉法律」的論述,已經預兆著「DQ」勢在必行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7-15 05:26:3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