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香港之「失」正是澳門之「得」,不容再流失

  前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香港自治法》成法,並簽署行政命令終止香港部份優惠待遇地位。本來,按照以往的「經濟規律」,應當是香港股票市場急瀉,成為「黑色星期三」。但實績卻是並不盡然,港股開高走低,全日恆生指數反而微升三點,守住「山頭高地」。而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前日在一個論壇中致詞時更是指出,「港區國安法」立法後,有價值一千億港元的美元流進香港、股票單日成交量曾逾二千億港元,證明國際金融界對香港有信心。對於有人指「港區國安法」影響投資者信心、導致資金外流,會動搖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的謬論,陳茂波更直斥這是罔顧事實。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筆者不是財經專家,難以作出專業性的分析,因而只能是從直覺的角度,進行概念性的分析。其一、是香港金融股票市場早已對此有心理準備及承受能力,而且既然特朗普已經「嚷嚷」了這麼久,該跌的也早已跌到盡了。其二、特朗普的各項「制裁措施」似乎是「來勢洶洶」,但卻多以「高高舉起,低低放下」作實,並不像人們所預料的那麼嚴重,似是特朗普也擔心「損人一千,自傷八百」,自家並沒有能在「制裁」中拿到什麼好處,尤其是對其一眾「金主」的利益反而不利。因而他所祭出的種種「制裁」措施,似乎都還「留有一手」,並不如想像中的「犀利」,令人大有「不外如是」的感覺。其三、內地經濟在全世界中率先實現反彈,因而內地股市在七月初出現一輪暴漲。在特朗普對中國資金疑神疑鬼,老是認定將會「危害」美國的國家安全,甚至揚言要將若干國企視為「政治代理人」,並下令不准新的中國企業在美國上市之後,中國內地的熱錢為了「圈錢」,尤其是圈取外匯,就流入香港,反正是同文同種更是同一個國家,只要安分守己,沒有觸犯內地和香港特區的法律,這錢就攢得放心及安心,不用在紐約市場那樣感到不安心,而且不但是資金不安全,政治更不安全。
  其四、某些「既講經濟,更講政治」的國企「揸FIT人」,也有意要將自己的商業行為,注入支持中央為「香港國安法」立法的政治元素,以實際行動配合中央,創造「香港國安法」充分發揮在經濟領域的威力,主動為香港股市「護盤」。反正,這筆資本始終都要「錢搵錢」,投放在「香港國安法」立法後的香港特區,就更具有意義。當然,不排除中央有關機構也有此指示。
  此種現象,值得澳門特區政府及經濟界人士借鑒參考,跳出澳門本身的框框,以更寬廣的視野,來思考如何恢復及振興澳門經濟的問題。實際上,行政長官賀一誠在「經濟發展委員會二零二零年全體大會」中的發言,就指出疫情的到來,再次暴露了澳門產業結構單一、過度依賴博彩業、經濟韌性不足等問題。必須加快思考優化澳門經濟結構的具體方向及措施,推動經濟適度多元,並且付諸落實。特別是發揮好「一國兩制」的制度優勢,為積極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做好準備,為特區長遠的可持續發展,奠定更牢固的根基。他呼籲社會各界攜手努力,共同為推動疫後澳門經濟的復甦出謀獻策,集思廣益,積極提出寶貴的意見。而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司長也指出,相信通過特區政府和社會各界共同積極應對,繼續抓緊參與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機遇,加快推動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澳門經濟定能在疫後走出低谷,開啟發展新篇。
  既然是要抓緊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機遇,就必須吃透弄通《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如下的一段論述:支持澳門發展租賃等特色金融業務,探索與鄰近地區錯位發展,研究在澳門建立以人民幣計價結算的證券市場、綠色金融平台中葡金融服務平台。
  正因為如此,廣東省政府港澳辦公室日前公佈的「實施《粵澳合作框架協議》二零二零年重點工作中就提出,廣東今年將重點支持發展澳門特色金融,助力澳門打造「中國——葡語國家金融服務平台」,便利澳門居民在粵使用移動電子支付工具進行人民幣支付,推動移動支付工具在粵澳互通使用。金融業服務將完善粵澳金融合作機制,貫徹落實《關於金融支持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意見》政策措施。支持澳門金融機構參與廣州綠色金融改革試驗區建設。研究探索建立跨境協同監管機制,推動應用金融科技「電子圍欄」探索有效的信息化監管。
  現在回頭看,不久前廣東省的金融官員提出的有關在澳門設立粵澳合作的證券市場的方案,並非是「個人行為」,而是奉廣東省有關方面的指示而為之。雖然是廣東省的「單方行為」,但也只有一方主動研擬方案,才能促進被動的另一方參與其中。遺憾的是,當時澳門的反應並不是積極正面的。現在遇到美國「制裁」香港的事態時,才知道這個設想真是「走在時間的前面」,對澳門絕對有益,尤其是在經歷「封關」及「停止自由行」之痛之後,這種不用親身來到澳門也可透過先進通訊工具進行交易的經營行為,正是澳門擺脫「博彩業一枝獨秀」,促進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一個正確方向。
  至於特朗普的所謂「終止香港部分優惠待遇」的指令,其實澳門也可從中得益。實際上,澳門上世紀七十至九十年代「四大經濟支柱」之一的出口工業,幾乎就是藉著美國向澳門的成衣業及紡織業提供給配額及關稅特惠而發展起來的。當時因為澳門工業的「基數」較小,並未對美國的同類工業構成「威脅」,因而美國政府主動及樂意給予澳門提供配額及關稅的優惠,導致正為缺乏配額而焦急的香港廠商紛紛來澳設廠,享受此特殊優惠,這正是澳門當時出口工業蓬勃發展的重要原因。後來內地改革開放,澳門成衣及紡織業的主要工序遷往內地,結果引進美國海關頻繁來澳門「查廠」。澳葡政府為了應對美國,就與商人柯為湘合作,在黑沙灣填海造地,興建「一條龍」式的紡織印染廠,以回應美國海關的質疑。後來,美國撤銷配額制度和關稅特惠制度,導致澳門出口工業徹底萎縮。
  但美國仍然在其他領域對澳門提供特殊優惠。在部分終止對香港的特殊優惠之後,是否又將會像三四十年前,導致香港的香港商家紛紛遷來澳門,繼續享受澳門特區仍可保存的優惠待遇呢?這是值得有關部門主動研究並作出因應措施的。這也是「肥水不流別人田」的道理,澳門與香港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地方,香港的「肥水」之「失」,就應由澳門來承接而成為澳門之「得」,決不能再讓其平白「流失」。
  至於特朗普決定終止適用《美國--香港政策法》,澳門也正好填補其中一些「真空」。實際上,《美國--香港政策法》規定,香港可以美國購買高科技及敏感設備,但不得轉運中國內地;而《美國—澳門政策法》則是禁止澳門向美國購買此類設備。但澳門有「中國--葡語國家發展合作平台」,某些葡語國家並未受到此限制。澳門是否可以在此方面出力?
  另外,特朗普宣佈對香港居民入境不再提供優惠待遇。而部分澳門居民所持有的葡國旅行證件,是不受此影響的,也將是大有可為,填補香港居民在與美國進行商業交流之「失」。這並非是「落井下石」,而是承接香港,互助互惠。
  習近平主席在視察澳門時說,「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就在賀一誠要求大家齊來想辦法之際,這個解決澳門經濟結構單一的其中一種辦法,就來到我們的眼前,應當緊緊抓住,好好利用,充分發揮其作用。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7-16 04:41:2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