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僧是愚氓猶可訓,妖為鬼域必成災

  這幾天,香港不少傳媒和網媒,都在報導著同一個消息,謂被指爲《香港晨報》「幕後搞手」的蒯轍元,因為涉及兩宗詐騙案,金額共達八百八十萬元(人民幣,下同),在珠海被判刑二十年。蒯轍元曾經自稱是香港中聯辦的副省部級高官,與中央領導關係密切,保證一名內房股老闆能夠在廣東打贏官司,騙取兩百萬。他在上訴中申辯,他「確係爲國家工作,在統戰中有特殊作用、蒯氏集團僅作爲身分掩護」。但廣東高院卻認爲,此項主張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蒯轍元所提供的以其名義發表的大量文章不足以證明其「特殊身分」,更不能成爲證明其沒有實施詐騙犯罪的證據,不予採納,駁回上訴並終身定案。有關的判決書,現在還掛在內地的法院判決案例網上。
  其實,這已是「陳年舊事」,因為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早在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審理該案並於隨後作出一審判決,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也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作出終審判決(內地是實行二審制)。當時海外一些「非建制」網媒也有所報導。因為蒯轍元此人曾經深度介入澳門特區的社會政治事務,甚至聲稱已經向中央最高層報送第三任行政長官選舉「不公」,沒有選舉「最佳人選」何超明的《領導決策參考》「內參」,造成嚴重的干擾作用,筆者對他記憶猶新,而且當時也正是「何超明案」被廉政公署揭發及檢察院起訴,終審法院進行審理之中,因而當時就有注意到上述報導。
  但為何香港的紙媒和網媒現在才大肆報導呢?這可能因為香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本月十七日在其《信報》的定期回憶錄專欄的文章引發。該文憶述他在擔任立法會主席期間,香港中聯辦宣傳部某官員請騙徒、通緝犯蒯轍元做寫手。蒯轍元原來是一名騙徒,在北京犯了騙案逃到澳大利亞,後來潜回香港,因擅長寫文章,贏得香港中聯辦掌管宣傳的領導賞識,成爲御用寫手。結果蒯轍元得意忘形,忘記了自己仍是北京的通緝犯,行事愈來愈招搖,還曾自曝後其「後台」是江澤民和曾慶紅等人。終於引起中央高層注意,二零一四年五月被內地公安拘捕,從此銷聲匿迹。至於重用他的香港中聯辦官員其後也被調回上海當文史館長,但其對香港中聯辦的工作造成的傷害,難以估計。
  實際上,作為詐騙屢犯的蒯轍元,「吹功」一流。直到本文執筆時,「百度」對他的資料介紹,還是非常「顯赫」:蒯轍元,又名蒯轍,男,一九六八年出生,南京人。研究生學歷,教授。現任港澳發展戰略研究中心主任、國際戰略研究會常務副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特約研究員、北京大學傳播與文化研究所專家、研究員。曾任全國青年聯合會常委、中共中央國家機關青聯副主席,全國高級黨政幹部著作編輯出版委員會副主任,中國法學會會員、海峽兩岸法學交流促進會常務理事,中國國際跨國公司研究會副會長,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教授、學術委員會副秘書長等。主要貢獻:長期從事理論研究與寫作、行政、管理、編輯出版工作,主要參加决策管理等社科項目的研究,獲得過中國科技論壇一等獎,全國詩歌大賽特等獎,中國青年論壇一等獎。授代表作品《改革的總設計師》、《胡耀邦生平》;著有《長征前後的鄧穎超》、《康克清傳奇》、《榮毅仁小傳》、《風範長存天地間》、《民族之光》、《世紀之交的求索》、《危機下的中國》、《崩潰邊緣》、《中國大轉型》、《中國戰略縱橫論》等數百萬字的著作。參與策劃、主編了《周恩來外交風雲》、《當代中國金融企業大全》、《全國高級黨政幹部著作文集》、《邁向新世紀的全國名牌産品》、《中國公司大辭典》、《如何教育好孩子》等大型叢書;合編《中國市場經濟建設全書》;一九八八年,當大多數中國人對市場經濟還諱莫如深的時候,蒯轍就發表評論《决定命運的時刻》,明確提出:「只有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新秩序,才是中國改革的惟一出路」。先後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經濟日報》、《文匯報》等報刊上發表大量在改革時代背景中令人深思而有創新理論意義的文章和專論。曾多次受到鄧小平、胡耀邦、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朱熔基、曾慶紅、李源潮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和鼓勵。(筆者按:胡耀邦一九八七年辭去中共總書記職務時,蒯轍元才十九歲;鄧小平一九九零年全退時,他也才只有二十二歲)。
  而曾鈺成文章所提到的官員,是郝鐵川,歷史學博士,法學博士後,教授、博士生導師。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曾任華東政法學院副院長、上海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市委宣傳黨校校長。二零零九年八月出任香港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因為受立功心切,受蒯轍元欺騙,熱心幫助其以創辦《香港晨報》實質卻是詐騙金錢的活動,而於二零一四年五月被召回上海,出任上海市文史研究館館長。
  其實,郝鐵川的理論根底是很深的,他所著的《香港基本法爭論問題述評》、《中共十八大與內地和香港》等著作,仍然是筆者在撰寫政治書評文章的「案頭必備」參考資料。遺憾識人不察,被一個騙徒毀掉了錦繡前程。
  這個政治騙徒,也把黑手伸到了我們澳門。二零零九年五月至七月間,澳門正為進行第三任行政長官選舉,他先後獨自或與馬建波合作,撰寫了幾份「內參」,並公開拋出來,「批判何厚鏵貪腐集團」,力挺何超明。甚至是在何超明到了一趟北京返澳,正式宣布「棄選」,而崔世安也已掌握了二百八十六張選委提名票,餘下十四張提名票已不足參選行政長官所需的五十張之時,他還與馬建波合寫了《澳門特首選舉的困局與危機》一文,據說是呈交專供中央高層閱讀的「內參《領導决策參考》發表。該「高等級內參」文章說:「目前,澳門社會和市民寄予希望,呼聲最高,民調也最高的是何超明。何超明作爲澳門特區檢察長,對澳門法制建設、肅貪反腐方面做出了重大貢獻。尤其是他剛正不阿,依法查辦歐文龍貪腐案,獲得澳門社會一致好評和敬意。而且何超明無大家族商業背景,與商界不存在利益關係,若是出任特首,既能秉持清廉政治,又能依法治澳,打造廉能的特區政府和法治社會。何超明在發表未來澳門發展的政見時,已清楚顯現出,他願意帶領澳門告別過去,走出當前的危機,全面振興澳門,建設嶄新的澳門。由此可見,何超明應當是澳門特首的不二人選。歷史地和現實地看,選舉何超明出任特首,是澳門經濟社會化解當前危機的需要,是中央政府『一國兩制』大政方針全面貫徹落實的需要。總之,是澳門歷史處于緊要關頭亟待走出發展新路的需要,是時代的需要。」
  另外,據當時的《亞洲周刊》報導稱,中國國情研究中心主任蒯轍撰寫有關澳門的報告緊急送到中南海,引起中南海重視。
  蒯轍元的「內參文章」,在澳門引起轟動,政治反對派及何超明的支持者彈冠相慶,奔走相告,更相信何超明所謂其參選行政長官「獲得中央支持」的謊言。其實,這時何超明已經得知,中央正在支持的是崔世安,是由習近平任組長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向中央呈報後獲拍板決定的,因而宣布「棄選」。而何超明自己曾經所說的「中央」,只不過是中央政法系統的據位人,可能還包括周永康。但他們並不分管港澳事務。然而,蒯轍元卻仍然「呃神騙鬼」地撰寫「內參文章」,比何超明騙锝更瘋狂,正是「妖為鬼域必成災」,而廣大受騙群眾則是「僧是愚氓猶可訓」,屬於可以教育團結的對象。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7-22 05:03:4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