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循序漸進催通關,搞活內需促開放

  有關內地與澳門接壤的陸地口岸的恢復正常通關的議題,似是採取「循序漸進」的方式,在開放較小規模的形式,取得經驗及測試通過的技術能力之後,相隔若干日就進一步開放。現在,在旅客的通關逐步開放之後,又輪到「兩地牌」非公務汽車的通關開放,也是採取「循序漸進」的方式。相信在取得經驗及測試能力之後,也將會達致只要是持有「粵康碼」,都予以開放。而且比三月底視為頗為友善的惠民措施更進一步的是,現在雖然是每日限額七百個,但可以搭載隨車人員,而當時是只准駕車司機,未及於隨車人員的。
  雖然在珠海方面,並未對珠澳跨境人員檢測核酸進行限額管理,亦即「張良點兵,多多益善,只是為了避免出現接待「高峰」而實行均衡預約,但在澳門,可能是鑑於設備及人員所限,也是避免輪候著高度聚集,而在「循序漸進」之下,每日限額也只是提升至一萬一千個,可能還未到達實際能力的極限。在此情況下,就有不少已經進行核酸檢測到澳門居民,到珠海進行核酸檢測,以延續通關許可。實際上,珠海十二間醫院為澳門居民進行核酸檢測,分佈在全市各區,預約比澳門更方便,尤其是手機軟件設計比澳門更容易操作,而且收費為八十元人民幣,比澳門收費一百八十元澳門元便宜一半,還有六十歲以上長者不用預約,隨到隨登記採樣。因此,倘是已經獲得檢測核酸的澳門居民,有部分是在珠海接續檢測,就可以對澳門發揮分流作用,減低澳門的負擔,而且可以讓更多的澳門居民進行第一次的檢測。當然,如果將核酸檢測到有效期延長到十四天,就將能進一步釋放更多的名額,實現通關常態化。其實,在核酸檢測的早期,就是實行十四天有效期的。
  在澳門居民和中國籍外僱的通關逐步實現抗疫模式下的通關常態化,甚至澳門特區對內地居民實行豁免隔離入境後,人們的「盼星星盼月亮,就轉為「自由行」旅客了。實際上,即使是現在內地居民可以在持有核酸檢驗的條件下自由入出境澳門,但每日實際入境澳門的內地居民並不多,據說只有一千多人,這與疫情前的十萬人及以上的盛景,仍然有天淵之別。據說,主要原因是尚未恢復簽發自由行簽注,也沒有恢復組織港澳旅行團,甚至連簽發商務簽注都尚未有恢復進行。現在進入澳門的,主要是疫情之前簽發的商務簽注還在有效期內者。
  但自由行仍然是「泥牛入海無消息」。現在,內地已經開放組織跨省旅行團,各文化旅遊景點都在大展拳腳,迎接遊客,以補回疫情時的損失。不過,相關決策仍然決定,不適用於跨境旅遊。
  其實,出境旅遊,已經基本上等於是港澳遊。因為現在大多數國家和地區,因為疫情仍然很嚴重,因而都仍然實行「封關」策略,禁止外國人入境。即使是主要依靠中國旅客的東南亞一些國家也是如此,寧願經濟發展受阻,也要保護當地群眾健康生命安全。而香港由於疫情再次爆發,而且比第一波更嚴重,也不可能開放內地旅行團入境。因此,所謂「出境旅遊」,就幾乎是「澳門遊」的專用詞。
  但看來還有得等。除了筆者此前分析的「肥水不流別人田」之外,看來也是要配合香港事態進展。就是「香港國安法」在政治領域取得成效時,還需在經濟領域發展領域,凸顯「香港國安法」的威力。主要的實行方式,就是在香港立法會選舉獲得較為滿意的結果後,以開放自由行等方式,促進香港的旅遊業、零售業等興旺發展,而且在「香港國安法」的震懾之下,內地遊客也可以不受「驅蝗」活動的干擾,遊得開心。但由於香港「不爭氣」,爆發新一輪甚至可以說是「第三波」的疫情,而且有多個病例是源頭未明,當然不會對香港實施開放自由行,以免衝擊內地已經基本受到控制的疫情常態化。現在又有進一步的信息,有建制派團體擔心住在內地的選民,因為受疫情影響而無法返回香港投票,做成選舉結果欠缺公平,因而要求延後進行立法會選舉。這樣,開放自由行又將進一步延後。
  在此情況下,要搞活澳門經濟,就不能光是等待自由行,必須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搞活內需。特區政府近日推動的多項措施,就很活躍,從康公廟夜市到廉價乘坐直升機,在在如此。其實,可能還收穫意想不到的結果,就是很多已經在澳門居住多年,甚至是在澳門出生的人士,由於生活節奏緊張,未有機會深入細緻地了解澳門。因而澳門居民遊澳門的活動,就彌補了澳門居民的不足及遺憾。因而就凸顯了「心出發,遊澳門」,或「澳門心出發」的文案設計,頗為貼地,真正反映澳門居民熱愛澳門的情懷。
  這種在強化「內循環」中等待「外循環」的調整。是符合習近平主席的「抗疫經濟觀」的。而且由於澳門的內需經濟搞活了,更好地展現澳門的疫情是絕對安全的,說不准將會受到中央或廣東省的注意,對向澳門開放自由行放心,就不等香港的疫情控制,提前向澳門恢復開放自由行及旅遊團。
  實際上,習近平主席本月二十一日在企業家座談會上的講話,已經為劉鶴副總理的「內循環」論說「背書」。習近平主席指出,「我們必須……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意味著中國將更加重視國內市場,將經濟穩定和發展更多地寄托在中國自身。其實,在五月下旬的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就提出過類似說法,此次所說是對「國內大循環」的進一步認可。習近平所稱的是「國內大循環」,劉鶴所稱的是「國內循環」,有細微差异,不過本意應該相近。值得注意的是,兩人都同時兼顧了國內與國外,幷未放弃國際與國內的循環,而是兼容這兩種循環。
  有論者指出,「國內大循環」的主要精神是「自力更生」靠自己,但不代表「閉關鎖國」。實際上,習近平就指出,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絕不是關起門來封閉運行,而是通過發揮內需潜力,使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更好聯通,更好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實現更加强勁可持續的發展。這個道理運用於澳門振興經濟上,就是首先搞活內需,展現「自力更生」的活力,並表達全面深化「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決心,以實際成績感動中央和廣東省,及時地給予支援,恢復開放自由行及旅行團。這樣,澳門就可在內需及跨境旅遊互相促進之下,實現復甦經濟以至促進經濟實行質的飛躍發展。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7-24 05:00:1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