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以辯證法眼光看「肥水不流別人田」命題

  從七月上旬開始進行的「恢復通關」的進度看,是按部就班、照表操作、循序漸進。在小範圍及小規模進行試驗及檢測,取得經驗及調整操作手法,並讓過境人士熟悉健康碼的轉碼操作後,再逐步開放。因此,相信在取得經驗,而且實測通關能力後,會進一步開放,直到開放內地居民以自由行及旅遊團形式來澳旅遊。
  實際上,現在澳門檢測核酸的能力是一萬六千人次,但開放名額是一萬一千人,因而是沒有用完的。可能是其中沒有公開使用的五千個名額,提供給賭場員工及其他「內部人員」使用。因而才有已為兩間大型娛樂場(金沙集團和澳博)的二萬五千名員工完成病毒核酸檢測的數據。並因為核酸檢測到效期為七天,這幾天每天出入境的人數,都超過每天進行核酸檢測到人數(翌日才生效),甚至在剛過去的週六,有超過五萬三千人次出境,並有超過六萬三千人入境。
  此實績,與在澳門接受核酸檢測到人數並不「對稱」。可能是有部分澳門居民或內地外僱,是於首次在澳門享受免費檢測後,在七天的有效期內,轉到珠海的十四家指定醫療單位檢測。雖然也需預約,但畢竟其手機預約軟件操作比澳門的手機及電腦預約操作方便,極少「當機」,而且八十元人民幣的收費,比澳門一百八十元澳門元便宜。另外,六十歲以上長者免除預約,隨到隨檢。而且分開當地居民和珠澳跨境人士檢測,未見擁擠。何況,有部分持有珠海居住證的澳門居民,或珠海身份證的內僱,早在第一波開放時就是在珠海進行檢測,此後每隔七天就「習慣成自然」地繼續在珠海接受檢測,因而分流實際上是減輕了澳門的負擔,並形成通關人數高於在澳門檢測的人數的效果。
  在本月二十四日實施開放非公務粵澳「兩地牌」小汽車限額通關後,每天七百個名額並沒有用完。以澳門海關通報的星期六的實績為例,當天本澳三個陸路口岸通關的粵澳「兩地牌」輕型客車的出入境流量為一千一百一十七架次(出境六百二十架次,入境四百九十七架次)。因而海關呼籲「兩地牌」汽車配額申請者不應隨意申請配額或獲取配額後不使用,以免影響真正有需要駕車往來珠澳兩地人士及申請系統正常運作。海關會密切監察有關配額使用情況,對沒有使用者將採取有效適當措施。
  既然連高峰的星期六都沒有用完,可以預測,在平日通關的小汽車將會更少。因此,倒不如不作限額,避免申請到配額者棄而不用,需要者卻申請不到配額的錯置及不公平情況。何況,使用配額限制的方式,導致三個陸路口岸的通關車道疏落,只有零星車輛通關,未見車龍出現。因而造成珠澳兩地口岸汽車通道的人員及設備配置浪費的情況。取消限額,反而能夠充分利用人員及設備配置,並因此而減輕旅客通道的負擔。估計,現在作出的限額決定,可能也是參照旅客通道的經驗,循序漸進,在取得經驗及對通關能力進行實測後,根據實際情況逐步提高開放程度。但由於澳門居民已經適應「轉碼」程序,即使是在旅客通道前也已經不再見學習「轉碼」程序的人群,而持有「兩地牌」駕照者的適用能力更強,早就掌握了「轉碼」的技術,實際上雖然警方在汽車通道前配置警員,檢查過境司機及隨車人員有否「轉碼」,並為離境人士提供指示和協助,但因為一方面過境車輛疏落,另一方面過境司機及隨車人員已經熟練掌握「轉碼」程序,因而通關暢順。因此,進一步放寬對「兩地牌」汽車通關限制,已經具備條件。
  其實,雖然目前與疫前澳門居民及內僱通關人數相比仍有差距,但已經是距離不大。在扣除遏制「水客」,及部分澳門居民嫌棄接受核酸檢測「麻煩」而放棄出境機會,甚至是認為在目前沒有出境的必要之外,已經是希望能出境者都已經出境了。亦即只要願意接受核酸檢測的,在剔除有發燒、感冒等病症(並非感染新冠病毒,因為澳門沒有發生本土疫症)之後,都已基本可以通關了。至於通關未見擁擠,主要是因為尚未開放內地居民以自由行或旅行團的形式出入境。實際上,以過去的實績看,澳珠各口岸的通關人流,內地居民反而是佔了「大頭」,尤其是在內地連續節假日期間,今年春節前的盛況更是如此。因而在一定意義來說,澳門居民的通關要求已經基本獲得滿足,而且也已基本恢復疫前的常態。現在需要爭取及應對的,是內地居民的個人遊自由行及旅行團。
  現在內地已經恢復跨省旅遊。至於有個別地區爆發新一波疫情,其實準確來說,都是「輸入型」,是外國船員或貨物等輸入,如大連等;香港也是如此,而且還多了機組人員。相比之下,澳門更安全,因為按照行政長官批示,目前仍然禁止外籍人士入境澳門,對從境外返回澳門的本地居民,也作出必須持有核酸檢測是陰性的嚴格限制,因而只有一宗病例,而且也及時攔截在「區門」之外。反而在內地,包括廣東省,仍然有零星的輸入型病例,這顯示澳門比廣東省還要安全。   
  在澳門對外口岸採取了不遜於內地,甚至還嚴於內地的防控措施下,內地實施的開放「跨省」旅遊,就應該包括澳門在內,因為廣東省等內地省份與澳門特區之間,就是「跨省」,而非「跨國」。只要中央點頭,或是廣東省「想通了」包括具有大局觀念,將澳門排除於「別人田」,亦即「肥水不流別人田」的意識不適用於澳門,是時候了。
  當然,內地有關部門並沒有將澳門特區視為「別人田」,但卻將美資博企視為「別人田」,就是美資博企佔澳門半壁江山,而現在美國對中國持敵對態度,如果對澳門開放自由行,豈非「益」了美國尤其是特朗普的「金主」?因為就有一家美資博企,在特朗普舉行就職儀式時,捐了一筆錢。而且,在十八年前的賭牌開投中,當時還是商人的特朗普,也曾「探路」,意圖參加開投。如果開放「自由行」,必有部份賭客進入美資博企投資的賭場,尤其是捐錢給特朗普的賭場,這等於是「資敵」。要等待到十一月二日美國總統選舉投票,以至明年一月二十日新總統就職之後,最好是特朗普落選,才開放自由行。
  其實,按照辯證法的觀點,有時壞事會變好事。實際上,美資博企與美國高層的關係,是可以充分利用的政治資源。實際上,在當年澳門賭牌開投時,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就充分利用澳門特區的賭牌資源,在美國兩大政黨中「玩平衡」,以利於他在主持對美外交中,能夠運籌帷幄,操作自如。而且更妙的是,在北京申請二零零八年奧運主辦權中,就發揮了關鍵的作用。在錢其琛的運作下,利用其中一家美資博企在美國國會議員中的影響力,遊說他們當年沒有就中國的「人權」提出議案,減輕了中國「申奧」的阻力。
  中國革命奪取勝利的「三大法寶」,第一個是「統一戰線」,比「武裝鬥爭」還排在前面。其實這可運用在國際鬥爭尤其是對美鬥爭方面。既要發揮「戰狼」精神,更要進行「國際統戰」。中國慣用的統戰原則也可運用在賭牌續期或重新開投方面,放美資博企一馬,讓他們傾向自己一方,為己方的利益說話、辦事,也好證明泱泱大國的風度和寬大。這些複雜的戰略計算如何作出沙盤推演,都在挑戰中國的決策能力。因此,應當以辯證法的觀點,看待「肥水不流別人田」的命題,而且相反還應當將之為國家的對美鬥爭服務。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7-27 05:08: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