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宜認真總結經驗充分發揮消費卡加疊作用

  為期三個月的第一期電子消費卡的效期將於本月三十一日結束,逾期未使用的餘額將退回政府庫房,亦即清零。從昨日開始,特區政府提前為第二期電子消費卡加值,凡是已經使用第一期三千元完畢的居民,可以在全澳一百九十個加值點自助加值,額度為五千元,使用期長達五個月,由八月一日至十二月三十一日。
  第一期電子消費卡的反應良好,基本能起到預先設定的「抗疫情、保就業、穩經濟、顧民生」作用。在消費券推出時,筆者就分析認為,在澳門遭受百年未見的「黑天鵝」新冠肺炎襲擊後,整體社會曾經幾乎一度「停擺」,不但是社會經濟尤其是中小微企遭受重創,而且居民生活也大受影響。對此,特區政府及時地推出中小企業銀行貸款利息補貼計劃、現金分享計劃、大專學生學習用品津貼計劃、醫療補貼計劃、電子消費券等五項紓困政策方向,以協助中小微企和居民度過難關,加快民生經濟復甦。而電子消費卡則是「直接賑濟」的形式,宗旨是在補貼居民的同時,幫助中小微企「有生意做」。尤其是在澳門周邊地區都對澳門實施「封關」,澳門已經成為一個「孤島」,依附於博彩業的周邊行業,尤其是依靠外來遊客光顧的飲食、零售等行業的中小微企,沒有外來旅客光顧,可能會倒閉的情況下,這項措施就顯得頗為及時,對拉動消費內需會產生一定的作用。雖然是「塘水滾塘魚」,但起碼也可以讓中小微企「有工開」,居民也得到總額三千元的消費補貼。
  實際上,這項措施產不是發放現金,而且電子消費卡只能在澳門使用,就是要讓澳門的中小微企受益,而不是像「現金分享」那樣,持幣者可能會到其他地方消費。因而特區政府的這個設計,符合幫助澳門中小微企的初衷,並進而而令澳門居民受惠。而且,其每天消費上限是三百元,但不受次數限制。一方面,平時習慣小額消者者可能會「彩蝶採蜜」那樣,小額光顧多家店鋪,讓多家店鋪受惠。另一方面,有些手頭「疏爽」者,其消費額可能超出三百元,超額部分當然是自負,等於是促進消費。因為倘若是沒有「每天最高額三百元」這個誘因,未必會出來「幫襯」中小微企。而且,可以在最大程度上,防止套現尤其是在非消費領域的非法流通交易行為。電子消費卡的另一個效應,可能會推動澳門的電子消費發展。目前在內地,幾乎所有消費都是使用微信、支付寶等工具支付,「一支手機走天下」,不用拿錢包。但多數港澳居民因為未有使用這種工具,因而在內地消費時,往往會遭遇尷尬。希望由此之後,帶動及普及電子消費。今後如果將此消費卡與持卡人的銀行戶口捆綁起來,就像銀聯卡那樣,可以刷卡消費,就將形成具有「澳門特色」的電子支付服務形式。
  事實證明,電子消費卡的作用,比筆者預先分析的效果更佳。而且當政者的政治敏感度較高,當在使用初期發生有超級市場乘機提價時,及時予以阻止,不但消弭了一個社會危機,而且也維護了消費者的利益,取得頗為難得的經驗。此前,有關機構已經公佈了第一期電子消費卡使用的量化數值,如果能夠在此基礎上進行歸納梳理,提煉觀點,總結理論經驗,可能會促使第二期電子消費卡發揮更大更好的作用。
  據相關學者的研究結果顯示,消費券的刺激消費效果明顯,消費券是政府剌激經濟的一種短期政策工具。政府發放消費券,受益人在有效期內去政府指定的商品和服務提供商消費時抵扣一定金額,由財政向兌換了消費券的公共服務提供者支付這部分費用。消費券多在經濟急速下滑時採用,政府通過轉移支付增加居民消費,消費增加帶動企業生産,生産增加提供就業崗位,就業促進消費,整個過程不僅良性循環且具有乘數效應,能够帶動更多消費和投資、生産活動,産
  生宏觀經濟的擴張效應。政府一元錢的消費補貼能够帶來平均三點五元以上的新增消費,且新增消費幷不是「消費提前」所致,消費券過後消費恢複常態無明顯下滑。新增消費主要流向受疫情影響較大的餐飲服務等小微商戶,拉動效應最大的是消費水平較低的群體。
  由此,有關研究者指出,為應對新冠疫情對經濟的衝擊,各地政府應該果斷地把大規模消費券發放作爲政策工具。原因如下:第一,這是穩就業和保民
  生的需要。事實上,在嚴峻的疫情防控形勢和經濟下行壓力'下,夯實民生底綫,穩住經濟基本盤,才是統籌推進其他工作順利開展的重耍基礎。第二,發行電子消費券能够更好實現剌激消費的作用。通過電子消費券的發放,避免了現金發放轉化爲儲蓄的可能;通過支持行業的限定和周期的靈活設計,消費券可以定向、多周期地發揮更大的作用;通過消費拉動的乘數效應,可間接起到爲中小微企業减免稅收的作用。
  結合澳門的實際情況,在缺乏內地自由行及旅行團遊客,以及香港、台灣以至海外遊客光顧消費市場,而澳門本身企業也有部份僱員被迫放無薪價,消費能力減弱之下,電子消費卡確實起到鼓勵消費的作用,尤其是促進經濟「內循環」,符合習近平主席和劉鶴副總理最近提出的「我們必須……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的論述。但在目前階段,在內地還未恢復簽發自由行簽注之前,還是以「內循環」為主,以耐心等待「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格局早日到來。
  實際上,當初第一期消費卡的效期設計為三個月,可能是根據當年「SARS」的經驗,判斷到夏天時疫情已經結束。但出乎意料的是,一方面,新冠肺炎病毒並沒有進入夏季就自然消退,而且還沒有結束的盡頭,可能會與人類長期共生同在;另一方面,在第一期消費卡尚未開始實施時,疫情在全球大爆發,中央為了防堵境外輸入,將澳門也列入「境外」,導致「封關」,經濟形勢比原來預料的更嚴峻。部分企業和居民「坐吃山空」,過去多年的積累逐漸消耗殆盡。因而加碼推出第二期消費卡。希望在第二期結束時,可能會有好消息。
  這是基於如下幾個估計:其一、內地的疫情基本受控,進入控疫與生產常態化,經濟呈V型反彈,居民開始有較多的餘錢消費,這為跨省旅遊發展為「跨境(並非出國)旅遊」提供有利條件。其二、中央頒布「香港國安法」,在政治領域取得預期效果後,也要展現在經濟領域的威力,必然會推出類似二零零三年的優惠措施。基於「港澳一碗水端平」的政策,並維護習近平主席對澳門特區「風景這邊獨好」的評價,也必然會惠及澳門。在「驅蝗」行動者受到震懾後,加大自由行力度就是其中一個方向,澳門也必然會如同「隔離田車水」般受惠。其三、按照慣例,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可能會在十至十一月間召開,會議中可能會檢閱執行十九屆四中全會「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支持特別行政區強化執法力量。」決定的成果。中央在給予高度肯定後,必然會以「上層建築反作用於經濟基礎」的理論,加大支持港澳經濟發展的力度,可能會比二零零三年更大,以充分反映「香港國安法」的威力,及「一國兩制」的優越性。
  當然,這只是筆者的「一廂情願」,或許還將會有發生種種意外的可能,但從中國已經引領全球抗疫節奏的態勢看,或許將能「夢境成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7-28 04:54:4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