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李司長出師不利更熱盼通關進一步開放

  可能是因為代表澳門特區政府前往香港出席何鴻燊的喪禮,返澳後按規定必須進行十四日隔離醫學觀察的原因,因而曾經「消聲匿跡」一段時間的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昨日在「坐防疫監」期滿後公開露面。正因為他有「切膚之痛」,一方面是在獲行政長官賀一誠賞識。向中央提名並獲中央任命為經濟財政司司長後,大有「捋起袖子加油幹」之態,要推動澳門經濟精益求精,更上層樓,卻是在「黑天鵝」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出師不利,打亂了通盤大計;另一方面,在連自己也不能享受「特權」,必須與從香港返澳的普通居民一樣「坐防疫監」,親身經受這場疫情對普通居民的出入境自由的嚴重戕害,聯想到澳珠口岸的「被封關」而對澳門經濟的損害,因而有著深切的感受,一「出監」就發表了更熱切盼望通關進一步開放的言論。其實這也是他的本職所在。
  實際上,李偉農昨日上午出席公開活動後接受訪問表示,今次新冠肺炎疫情對全世界的經濟造成很大的影響,而且持續時間也超出預期。七月十五日內地調整了政策,兩地居民逐步恢復正常往來,對澳門來說是個重要的節點;七月二十八日,內地又放寛了澳門居民可以在全廣東省活動。為此,特區政府會做足風險評估和風險管理,採取動態管理以應對往後的經濟變化。
  在回應內地何時開放自由行政策時,李偉農表示,疫情始終未完全平伏,只能採取循序漸進方式開放,但刻下市民仍不能鬆懈,需繼續做好防疫工作,以迎接未來自由行的逐步開放,希望市民保持耐心,一俟有消息會向外公佈。他又表示,特區政府將與內地進一步做好聯防聯控工作,做足風險評估和管理,逐步有序恢復兩地居民正常往來,希望藉著訪澳旅客增加可以提振澳門經濟。他強調說,澳門經濟是以服務出口作為主體,佔本地GDP近八成,旅客是澳門經濟重要支柱,往後澳門將會與內地進一步加強做好聯防工作,兩地逐步恢復正常交往是可望可及的,市民要有信心,繼續堅持做好防疫工作,同時也讓未來旅客來澳感到安全和安心。
  作為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關心的當然是經濟及政府財政的問題。而在澳門特區真正實現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之前,對博彩業的依賴性仍然很高,因而他在談話中,對內地逐步開放自由行寄望也是極高。不過,可能是因為中央屢次要求澳門特區擺脫對博彩業的依賴,因而他採用了一個顯然是經過修飾的術語,那就是「服務出口」,這當然是與「WTO」規則中的「服務貿易」相吻合。進而又與習近平主席前日強調的「多邊主義」相對應,而習近平主席的論述,是對特朗普所風險的「單邊主義」及「脫群」行徑的批判。因此,在全球化的角度而言,逐步有序地開放自由行,也是屬於「服務貿易」的一部分,而且也符合「多邊主義」的原則。
  實際上,作為在國際旅遊領域奉行「全球化」原則的聯合國世界旅游組織,前日發布的報告顯示,新冠肺炎疫情導致今年五月的國際游客數字,較去年同期大跌百分之九十八。累計今年首五個月的業績與去年同期比較,國際游客數字下跌超過百分之五十六,損失金額超過三千二百億美元,是二零零九年金融海嘯的三倍。因此,聯合國世界旅游組織秘書長祖拉布•波罗利卡什维利強調,一旦安全獲確保以後,旅游業必須儘快重開。因爲國際性旅游業大跌危及數以百萬計生計,當中包括發展中國家,全球每個國家必須確保健康,同時亦要保障就業及行業發展機會。
  而李偉農昨日所指的「持續時間超出預期」,既有「大概念」的整個疫情拖延的時間,尤其是當初以「SARS」為經驗的到了夏季就自動消失的預想;也有「小概念」的原本設想在四月間可以恢復自由化,詎料在三月下旬爆發全球疫情大流行,中央實施全國邊境口岸「禁入令」,「城門失火」卻「殃及池魚」,導致其實已經禁止外國人入境,等於是已經為珠澳口岸加多了一層保險,而且澳門特區沒有社區病例,因而很安全,但卻因澳門也被列為「境外」,因而也「被封關」,而打破了原來的計劃設想,甚至更糟糕。因為「封關」前,還有零星內地旅客入境澳門;「封關」後,內地旅客就人影都沒有一個了。這就正好與當初的「四月恢復自由行」設想,完全相反。
  現在所面臨的,可能還有一個新的「打亂計劃」,那就是香港連續多日,每天都增加過百宗確診病例。本來,按照一般人估計,在「香港國安法」生效,在政治領域發生震懾力之後,中央會對香港推出各種優惠,以展示「香港國安法」在經濟領域的威力,其中一項就是恢復及擴大自由行,尤其是沒有「驅蝗」行為騷擾下,香港的旅遊業和零售業都會受惠,澳門也因實施同樣的政策措施而受惠。但結果因為香港再次爆發疫情,而可能會影響中央對香港推出優惠措施,進而拖累澳門。這就需要澳門特區政府向中央充分說明自己的情況,避免澳門與香港捆綁在一起。實際上,現在所實行的通關政策,就是澳門與香港分開的。澳門與內地之間,可以憑藉健康碼轉碼而通關,但香港原已實行的與深圳、珠海核酸檢測互認卻停止了。因此而得出啟發,恢復自由行也可以澳門與香港「脫鉤」。
  其實,這是「雙贏」的格局。實際上,自從李偉農所強調的「七月十五日」恢復通關的節點後,對促進珠海以至鄰近地區的經濟也發生了重大作用,至少是拱北口岸地下商場及拱北片區的消費行業也恢復了生氣活力,岐關車站也恢復營運,的士司機也有了生意。當然,兩地要恢復到疫前的盛景,可能需要兩三年的時間,因為疫情導致兩地居民的收入減少,消費能力削減。
  澳門與珠海兩地為恢復通關都做了大量工作,在分階段推進中取得經驗,在循序漸進地逐步擴大開放,而且除了極個別人違規離開廣東境之王,沒有發生大的紕漏。這個經驗同樣也可以推展到「兩地牌」通關方面去。因為從澳門海關澳門關檢處處長黃永明昨日公佈的數據看,「兩地牌」車入粵預約系統自本月二十四日開通至今,已有四千二百輛「兩地牌」車申請配額,但使用配額的車輛只有四成左右。這可能是在開始登記預約時,有「兩地牌」持有人「怕執輸」,不管是否有需要都進行預約登記,但取得核准後卻又不使用,導致有需要卻未能預約到者「行不得也哥哥」。這就形成有人虛佔名額,有人有需要而得不到名額。因而可以考慮,在取得經驗後,比照旅客通道的方式,不作限額,只要持有效期內核酸檢測酸性互換碼者,就可通行。但為避免集中在拱北口岸過境,可以透過進行預約方式,由當局進行分配通關口岸,將預約者按比例分配到三個口岸過關,就較為平衡。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20-07-30 04:58:1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