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五二零講話兩岸定位為「非國與國關係」?

  隨著「五二零」的日漸接近,各方都在為蔡英文在就職講話中的兩岸關係部份,是否會正面回應「九二共識」及其核心內涵「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而操碎了心,並紛紛出謀獻策。在被視為蔡英文「國師級智囊」的「中央研究院」院士胡正勝中央社專訪,預測蔡英文「五二零」就職講話不會講「九二共識」,但會表述「以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海基、海協)會談的歷史事實及雙方求同存異的共同認知、『中華民國』政體制等政治基礎上,來持續推動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發展」,仍未能獲得蔡英文的肯定回應,反而是蔡英文前日在前往陸委會聽取簡報時,面對現任主委夏立言向她表達了「九二共識」的重要性,但她不但是沒有回應,連過去曾經說過的「九二事實」和「憲政體制」都沒有提及。相反,卻聲稱「未來新政府會致力維持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現狀,並建立具一致性、可預測且可持續的兩岸關係」。人們都已確定,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將不會回應「九二共識」,而且連「九二事實」也將不會提及。
  實際上,蔡英文是有恃無恐。其「底氣」的來源,除了是本欄曾經分析過的她擁有高票當選的「新民意」,及「兩岸關係牌」已遭「太陽花學運」等「公民運動」污名化,以及「國家安全局」評估,北京的對台策略,將會是重批「台獨」、少批蔡英文以創造兩岸緩衝空間等之外,還因為有了最新的「強力支持」,那就是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梅健華說,美國對「九二共識」沒有任何定義,「因為我們不是其中任何一方」;雖然「九二共識」在過去八年中為兩岸提供了對話基礎,但是否要繼續在此基礎上發展兩岸關係,「則是台灣人民的選擇」。這與蔡英文所強調的「新民意」,是一樣的。更讓蔡英文充滿信心的是,美國總統奧巴馬將指派他的好朋友、前貿易代表柯克擔任美國的代表團團長,赴台灣參加蔡英文的就職典禮。這與過去美國代表團團長多由白宮卸任的幕僚長擔任相比,柯克是奧巴馬任命的首位貿易代表,和奧巴馬更有深厚友誼,甚至還是奧巴馬的高爾夫球球友,這就更凸顯美國已經從二零一二年以「九二共識」來壓抑蔡英文,到現在不但對「九二共識」沒有任何定義,而且還強調了蔡英文與奧巴馬的「私人關係」,蔡英文當然是鐵定了心,拒絕在「五二零」講話中,正面回應「九二共識」了。
  其實,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將不會正面回應「九二共識」,還有一個很私人的原因,就是「不屑」蘇起搶在她就任「陸委會」主委之前,提出「九二共識」這個名詞,以圖「框住」她的所為。實際上,在種種跡象中,蔡英文似乎對蘇起有一種「天生」的抗拒感。正因為如此,與蔡英文「走得很近」的「新潮流系」,在決定將「創流元老」洪奇昌除名時,公開其最大「罪名」,就是「與蘇起走得很近」。
  蔡英文既要不承認「九二共識」,又希望能「維持現狀」,但北京卻嚴正指出,「維持現狀」就是必須堅持「九二共識」,如何解套?《美麗島電子報》副董事長吳子嘉親自撰寫了《蔡英文五二零演說如何解套》一文,建議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將兩岸關係定位為:「兩岸是《中華民國憲法》之下的特殊關係,不是國與國關係。依照現行法律,兩岸分別是台灣地區和大陸地區。」 並認為此論述將能順利踏上「維持現狀」的第一步,「解纜揚帆,平安出航」。
  吳子嘉提出的這個新論點,值得注意。這是因為,正如中國評論社「快評」所指,吳子嘉的文章據信有「很深背景」那樣,《美麗島電子報》與蔡英文的關係確實不一般。雖然其成員尤其是董事長許信良只是民進黨前「美麗島系」中的「新動力辦公室」的餘脈(按:「美麗島系」後來分裂為「新世紀」與「新動力」兩支),並與陳水扁及其「一邊一國連線」、「新潮流系」等民進黨內「主流」派系相左,但卻是蔡英文的無條件擁護者,因而在前段時間中,不斷為蔡英文「解套」,包括在民進黨主席和「總統」黨內初選的「蔡蘇之爭」中,不遺餘力地批評蘇貞昌,支持蔡英文,及發起「凍結『台獨黨綱』」提案。而據說,蔡英文有意利用許信良與北京較為友善的關係,讓他出任海基會董事長,並正在疏通黨內的「反許」勢力。前段時間當政壇盛傳王金平有意辭去「不分區立委」,改為爭取出任海基會董事長時,吳子嘉為文猛烈批判王金平,就是要為許信良掃清障礙,並向蔡英文提供王金平「不適任」的理由及證據。
  「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盡管與「九二共識」的核心內涵「兩岸同屬一個國家」仍有距離,但卻是以負面表述方式來正面回應「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中華民國)」。更重要的是,《美麗島電子報》中人深知,北京極為諱忌及不滿蔡英文曾受李登輝委托,主持「強化中華民國國家主權地位小組」,研擬出「特殊兩國論」的結論。而倘是由蔡英文親自表態「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就不但是為未能正面回應「九二共識」解套,而且更是為自己的「特殊兩國論」解套。
    其實,蔡英文也正在為「特殊兩國論」解套,曾多次辯解說「強化中華民國國家主權地位小組」研擬的報告並沒有「特殊兩國論」的結論,是李登輝在接受德國記者專訪時,將其研究成果解讀為「特殊的國與國關係」,而媒體則將之幾簡約為「特殊兩國論」,但這並非該小組研擬成果的本意。
  而吳子嘉文章還有另一個背景,就是大陸外交部長王毅在美國有關「你們的憲法」談話內容,及「馬英九在「習馬會」後的記者會上洋洋自得地說,他多次在習近平面前提到「中華民國」,但習近平沒有反駁,相反還在宴會的過程中,問了一個問題:「你們的總統府是否就日本人的總督府」?這兩個情況引起民進黨智庫的高度重視,認為北京可能會靈活處理「中華民國」的符號。民進黨只要能接近國民黨的「中華民國在台灣」,並不是「華獨」的「中華民國是台灣」,就可以「有商量」。
  因此估計,吳子嘉文章的背景,既有可能此論述是許信良向蔡英文提出來的「解套」建議,也有可能是蔡英文的「解套思考方向之一,並由與北京較為親近的《美麗島電子報》透露,以測試各方面以至是北京的反應。
  但盡管如此,「兩岸非國與國關係」仍與「九二共識」存在較大的距離。因為它是單向的,即是只提「中華民國」;而「九二共識」是雙向的,即使是按照國民黨的說法也是「兩岸各表一中」,並不排斥大陸方面的「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因此,北京是否「收貨」,看來並不樂觀。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4-29 04:53: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