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力圖在對外事務領域突圍而出

  蔡英文繼前往「國防部」、陸委會聽取簡報後,昨日又到「外交部」聽取簡報。至此,作為台灣地區「國安」系統的三個主要公開機構,她都已巡視過了。至於餘下的情治機構,由於帶有機密性質,因而可能是在不公開的情況下進行聽取簡報作業。
  由於在蔡英文當選後,無論是兩岸的學者還是台灣地區自己的「國安局」,以至是曾經一直做著「第一位女總統」夢的呂秀蓮,都預測在蔡英文上台後,將會出現「雪崩式斷交潮」,因而蔡英文昨日到「外交部聽取簡報,蔡英文將會對此採取如何的對策,也就成為人們所關注的問題。
  對此,現任「外交部長」林永樂委婉地指出,過去八年台灣地區的「外交」工作之所以能有進展,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兩岸關係的和緩。這對於台灣的「外交」空間、「外交」工作都有正面的幫助。這既是忠告,也是「警告」。實際上,馬英九認為台灣地區的「外交」問題無法脫離兩岸關係,因而他在八年任內,實施「活路外交」政策,就是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實行「外交休兵」,亦即兩岸雙方不在對方的邦交國進行惡性競爭,不浪費資源挖對方的邦交國,同時在自己的邦交國處理對方人民的相關事務時,能秉持人道。他還認為兩岸應就台灣的國際活動空間問題展開談判,台灣對參加國際組織採取「彈性、務實」的策略,不反對「邦交國」與大陸發展關係。對此,大陸方面給予了善意的配合,除了讓台灣方面繼續保持二十二個「邦交國」之外,協助台灣「衛生署」以「中華台北衛生署」的名義,「觀察員」的身份列席世界衛生大會,而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領袖代表」,也從「西雅圖模式」的經濟領域部長級官員升格為前任「副總統」。馬政府之所以能夠取得成績,完全是因為承認「九二共識」並實施「活路外交」政策。蔡英文倘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就不可能在「外交」領域維持現狀」。
  但從種種跡象看,蔡英文極有可能不承認「九二共識」,從而導致海峽兩會無法進行制度性協商談判;但卻又不會像陳水扁那樣挑釁和刺激北京,因而將會在兩岸事物領域,出現「不談不罵」狀態。而在對外事務領域,蔡英文也將不會像陳水扁那樣實行烽火外交」,而是在「親美友日和陸」政策的基礎上,力圖有所突破,以擺脫台灣對大陸的依存度。
  實際上,蔡英文昨日就沒有正面回應林永樂的忠告,也沒有回應記者們有關何時要對沖之鳥礁事件表態」的詢問。而在致辭中,就強調了未來台灣「外交」工作的「三個重大任務」,包括「要致力於區域的和平與穩定」,「要對國際社會做出更大的貢獻」,及「不論官方或民間外交,我們都要全力去推動」。蔡英文說,「讓台灣走向世界,讓世界走進台灣」,就是「外交」工作的目標。她還要求「外交部」的官員,要團結一致,做「外交」的前鋒,「如果前面沒有路,就勇敢把路開出來」。
  平情地說,蔡英文的「三大任務」是較為中性的,與其大陸政策既不承認「九二共識」,也不會挑釁大陸,有著某些相似之處,並與陳水扁的「烽火外交」拉開了距離。這是「識時務者為俊傑」的應有之舉,因為在大陸已經崛起,全球普遍承認「一個中國」原則的情況下,台灣地區的「官方外交」的能力有限,也將收不到什麼成效,只能是事倍功半。
  但對於蔡英文主張的「民間外交」,倒是值得注意。可能就是她所說的「讓台灣走向世界,讓世界走進台灣」主要路徑。因為「民間外交」並未踏到「一個中國」的「紅線」,符合「不挑釁」的思路;但卻可積小成多,促使量變成質變,在「不聲張」中達致「實質外交」的效果。實際上,民進黨在處於在野狀態時,就積極進行「民間外交」,參加了不少非政府間國際組織的活動。而這些非政府間國際組織,往往又與政府間國際組織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對此,最值得關注的,是民進黨最擅長的「議會外交」。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及一些「立委」,以前就將「議會民間外交」攪得有聲有色。當時民進黨是在野黨,可能未能引發警覺。民進黨成為執政黨,尤其是已經全盤掌握「立法院」之後,其所搞的「議會民間外交」,就帶有「官方外交」的性質。而一些國家的國會議員,由於選票壓力,或受其幕後的大財團甚至軍火商的指使,可能在與民進黨「立委」以至台灣「立法院」的交往中,會超越「一個中國」原則。而民進黨也將會籍著與這些國家的國會,或所謂的「友台議員」及其所組織的小團體(如「友台連線」等)發生關係,意圖以量變繼質變,促成「實質外交」。
  蔡英文昨日在「外交部」再次強調「新南向政策」,並進一步提出「新亞州價值」。希望以台灣目前的發展,能夠與週邊國家,特別是東協、印度,能夠更進一步地加強。顯然,蔡英文已經預見到,由於她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因而將會吃不到兩岸關係的「紅利」。而為了發展經濟,創造政績,就只有減低對大陸經濟的依存度,因而推動「新南向政策」。實事求是地說,由於大陸經濟轉型,台商經營成本提升,一些污染度較高的企業可能更是難以生存。因而「新南向政策」對他們還是有一定的誘惑力的。不過,由於東南亞國家也存在著語言不通、政局不穩、治安欠佳等問題,即使是地價、工薪偏低,但所賺到的錢可能會在一夜之間化為烏有。為穩住大陸,可以應當設法持續更優惠的政策。只要大陸方面能夠更為善待台商,推出更多的優惠措施,相信他們是能安心繼續在大陸留下來的。
  至於將會出現「雪崩式斷交潮」的狀況,其實並不可能。因為可能會引發台灣民眾的反彈,反而不利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而且也不符合「毛澤東兵法」,一下子就把手中的「籌碼」全部拋出,以後就「無牌可打」了。因此,「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對那些無關宏旨的小國,雖然在聯合國擁有一票,但在中國已有大多數國家支持之下下,其所能起的作用極微,應是重質不重量。反而是「打蛇打七寸」,針對那些較有影響的較大國家。比如梵蒂岡,是台灣地區在歐洲的唯一「邦交國」,而且也是著名的反共「堡壘」,其與台灣「斷交」的震撼度就遠大於其他國家。
  其實,梵帝岡早就窺準了中國大陸的龐大傳教「市場」,因而就有意與中國建交。現在的關鍵是如何處理地下教會,及主教的任命方式而已。有消息說,以「越南模式」來任命主教,是中梵雙方都可接受的。那就是,由中國提出幾位候選人,讓教皇從中挑選任命,雙方都有「面子」。據說,教皇希望能在今年夏季實行訪問中國大陸。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4-30 04:55:2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