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要未來陸委會更強勢是針對何方?

  此前蔡英文給人的印象,是「空心菜」,因為她的個人特質尤其是兩岸論述,似是而非,空洞無物,說了等於沒說。她老是說,台灣與大陸有共同責任和利益,她的兩岸政策是「維持現狀」,但又不願列舉具體內容,歸根結底就是要回避「九二共識」,不想丟棄「台獨」神主牌。
  不過,蔡英文上週末「內閣共識營」上的致辭,卻不再是「空心菜」了,而是從語意到內容都很明確。但卻又是自相矛盾,自打咀巴,令人不知哪一句才是她的「真知灼見」。
  實際上,蔡英文在共識營上,剛剛才大談「三不」,要求閣員謹言慎行,不要忘記謙卑,不要跟社會脫節,否則「八年的累積可能比不上八秒鐘的失言」,因為「我們沒有蜜月期」。人民正睜大眼睛,看著新政府是不是能夠落實改革的承諾。改革的機會是大家一起爭取來的。要戒慎恐懼,「如果改革失敗,受傷的不只是我們,更是整個國家」。但不旋踵,她在隨後的談話中,卻又要求未來的陸委會必須扮演更強勢的角色,好象要與大陸「撩交打」的樣子,把自己曾說過的「不挑釁大陸」,拋到太平洋去。
  蔡英文是在與「英政府」的閣員們談到「肯尼亞案」時提出此要求的。其原話如下:「馬政府」在「肯尼亞案」中三個不足之處,第一、跨部會協調整合似乎非常不足,所以在整個資訊和政策協調上面,出現很大落差。 第二、各部會缺乏一個主事者,來做充分的溝通跟整合。因而未來陸委會要扮演更強勢的角色,能夠把各部會的意見整合起來,因為陸委會在兩岸關係上有很多政治經驗和談判經驗的累績,這些都非常關鍵,因此希望陸委會未來在整合各部會意見上更為強勢。第三、台灣在與大陸溝通方面,目前看來有些層級上的落差,例如在「肯尼亞案」中,台灣派出的是「法務部」國際與兩岸司的司長,對岸的代表的層級也相對差不多,因此在做更高層次的溝通上就有困難。因而未來在跨部會溝通、協調、意見整合,以及對內的說服、溝通上,都要需要做好充分的準備。才能把問題解決。
  蔡英文的這番話,的有多個方向,其一是針對內部協調,其二是與肯尼亞的交涉,其三是與大陸交涉。如果說,是對內部協調的話,那問題還不致於太嚴重,要求陸委會在協調「英政府」的各部會時「硬起來」。但是,陸委會與「外交部」、「內政部」、「國防部」、「經濟部」、「交通部」、「教育部」、「法務部」和「僑委會」、「蒙藏委員會」等法定部會不同,並非決策機構,有些部會的地位和職權比陸委會高,如何協調得了?
  比如,就以「肯尼亞案」為例,從案發起,就一直是「外交部」和「內政部」的駐南非代表處的「外交」官員尤其是警務秘書在交涉處理,陸委會完全不知情,直到案中台灣籍嫌犯被押解到中國大陸,鬧出新聞後才知悉此事。如此「後知後覺」,又如何掌握主導權去協調「外交部」及「內政部警政署」?又如,即使是與大陸交涉,表面上看似乎是屬於陸委會的職責了,但兩岸簽署的《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卻指定台方的執行機構是「內政部警政署」和「法務部」,實際上台灣方面為交涉「肯尼亞案」前往大陸的訪問團,就是由「法務部」牽頭,陸委會派出的人員只是代表團成員而已。又怎能去協調「法務部」?  
  或許,蔡英文上台後,將會打破此「清規戒律」。但陸委會總不能「撈過界」,去協調指導「外交部」怎樣處理類似「肯尼亞案」的案件吧?尤其是在與外國政府交涉時。「英政府」的陸委會主委張小月來自「外交部」,在「外交部」享有較高的聲譽,可能「外交部」還賣她的帳;但「法務部」就不一定。其新任部長邱太三,曾任陸委會副主委,因而本來是希望能升任陸委會主委,而且就在宣佈他的職務之前,蔡英文還把協調民進黨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任務交給他,似乎是可以滿足他的願望了;但卻要他轉行去當「法務部長」。儘管他在從政之前,曾當過司法官,但他更大的興趣是在兩岸關係,實際上他近年來就經常往大陸跑,參加各種兩岸關係研討會。在此背景之下,由他執掌的「法務部」,是否會乖乖聽命於陸委會?尤其是遇到類似「肯尼亞案」的事件,兩岸依據《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進行協商時,台灣方面的對口單位是「法務部」,而不是陸委會,邱太三是否會「賣帳」?
  蔡英文的「陸委會要扮演更強勢的角色」,如果針對的是大陸尤其是國台辦,那就更是大錯特錯。不要說,國台辦並非是執行《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的對口單位,而且也不一定了解有關案件的具體情況,實際上據說在「肯尼亞案」過程中,陸委會主委夏立言利用兩岸電話熱線交涉時,張志軍就因為國台辦尚未掌握到準確的資料,因避免對方誤會導致誤判而未能接上電話。因此,蔡英文要求未來的陸委會今後在處理類似「肯尼亞案」的事件時,要其「硬起來」,無疑是「瞎指揮」,即使是要「硬起來」也是對口單位「法務部」。何況,要陸委會「扮演更強勢的角色」,那就等於是要與大陸國台辦「掐架」,說好了的「不挑釁」就是一句廢話。
  蔡英文說這番話,自我揭穿她原來「空心菜」模糊形象。這是否顯示蔡英文在競選過程中,為了騙取中間選民的選票,而刻意隱瞞自己的「好鬥」本質,在當選尤其是就職後,就露出其「廬山真面目」,或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倘此,今後台海就將是風高浪急,形勢比她不承認「九二共識」還要險惡。
  值得注意的是,曾經轉述蔡英文上述談話內容的童振源,昨日在接受訪問時表示,民進黨希望兩岸合作解決犯罪問題,但很多政治性議題需要更高層次來化解,未來會強化溝通管道,若台灣在對岸有代表,溝通就會很快。但現在台灣在大陸沒有代表,「法務部」只是國際兩岸司的司長過去,跟大陸公安部的局長,這樣對話層級相對較低,所以許多問題不易一致性解決,會流於技術性。若未來能由陸委會主委或副主委與對岸利用熱線對話,相信在處理爭議時會比較順利。
  這涉及到兩個問題,一是兩岸互設辦事機構,二是「五二零」後兩岸繼續保持熱線。但這兩項都是以「九二共識」為前提的,倘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拒絕正面回應「九二共識」,不要說是兩岸電話熱線將會斷了,就說是兩岸互駐代表,在海峽兩會協商都無法進行下去之下,洽簽《兩岸互派辦事處協議》就將遙遙無期,又如何能達成「台灣在對岸有代表」?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5-03 05:17:4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