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世衛大會邀請函成為蔡英文的燙手山芋

  還有兩天,就是報名出席本年度世界衛生大會(WHA)的截止日。但遞交報名表的前提,是收到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陳馮富珍的邀請書。然而,直到昨日下午,台灣當局都未有收到邀請書。按照以往馬英九上台後七年來的慣例,台灣地區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及「觀察員」的身份獲邀請出席世界衛生大會,除首年的二零零九年是在當年五月接到邀請書之外,其餘年份都是在四月間就收到了邀請書。這就急得不承認「九二共識」,卻又奢望「維持現狀」的蔡英文像熱鍋上的螞蟻,連忙向美國、日本等國家求救,並指令相關人員向世界衛生組織打聽消息,卻是「泥牛入海無消息」。面對此宭境,新政府的相關人員都「打定輸數」,而台灣媒體也分析認為,由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因而台灣地區出席世界衛生大會恐成「絕響」。
  但似乎是蔡英文「命不該絕」,剛剛才於前日聲稱,除了是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的基本因素外,更因為習近平將會在今年的世界衛生大會發表演說,因而台灣方面已經鐵定不能出席今年的世界衛生大會的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卻於昨日下午在臉書上「爆料,謂世界衛生組織今年將繼續邀請台灣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參與世界衛生大會,但邀請函強調這是「一個中國」原則下的特殊安排。這個消息,讓新政府人翻馬仰,連忙召集相關部會的候任首長開會,研究對策。但雖然已經獲得台灣駐瑞士官員證實確有其事,但由於仍未收到邀請函的正本,蔡正元所說的內容未能得到證實,而致開了三個小時的會也無法作出結論,因而留待今日才正式向外界作出反應。準「行政院發言人」童振源在媒體的追問下,也承認「衛生福利部」尚未收到邀請函,故對此消息無法予以確認。但他卻就蔡正元所說的「一中」前提,胡謅什麼「對於任何加諸我方參與世衛大會等國際組織之政治干預,我們都將表達嚴正抗議」。
  而在北京方面,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在兩岸媒體的查詢下,在晚間「揭盅」證實,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女士當天致函台灣方面衛生主管部門負責人,邀請台灣方面以「中華台北」名義、「觀察員」身份參加今年世界衛生大會。
  馬曉光指出,對於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活動問題,北京的立場是明確的、一貫的,即必須在「一個中國」原則下,通過兩岸協商作出合情合理安排。二零零九年以來,台灣得以參與世衛大會,是在兩岸雙方均堅持「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上作出的特殊安排。今年以來,台灣方面多次表達繼續參會意願,我們予以重視並作出安排,充分體現了大陸方面繼續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真誠願望,也是大陸方面釋放的善意。馬曉光還強調,今後如果兩岸關係的政治基礎遭到破壞,上述安排將難以為繼。
  馬曉光所說的「台灣得以參與世衛大會,是在兩岸雙方均堅持『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上作出的特殊安排」,及「今後如果兩岸關係的政治基礎遭到破壞,上述安排將難以為繼」,真是可圈可點,不啻是向蔡英文拋出了一個燙手山芋。那就是:倘蔡英文手下的新任「衛生福利部長」林奏延報名出席世界衛生大會,那就等於是新政府承認「九二共識」;倘因為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而放棄這個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機會,就是自己「攞來衰」,無法將本已經準備好的「北京阻擾」「抗議書」拿出手。而且更嚴峻的是,在未來幾年的蔡英文任期內,世界衛生組織可能會就此「借坡卸驢」,連邀請函也「懶得」發出了。
  這是一記高招,使得蔡英文對這個燙手山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原本以為可以藉著世界衛生組織以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為由,停止發出邀請函來鬧事,攻擊北京「破壞現狀」,也指責世界衛生組織「缺乏誠信」。但意想不到,的是,陳馮富珍卻充分利用今年的報名期仍處於馬英九任期內的特殊情況,將邀請函寄給馬政府的「衛生福利部長」蔣炳煌,而他是承認「九二共識」的,因而此舉並沒有抵觸二零零九年世界衛生組織與北京達成的默契。但是,卻將讓蔡英文進退失據。這個高招,比傳說中的「雪崩式斷交潮」還要「犀利」。因為倘果如此,將讓蔡英文抓到「把柄」,煽動民粹,激發「獨派」勢力和民進黨支持者激烈反彈,從而進一步拉大台灣民眾與大陸的心理距離,並將「破壞現狀」的大帽子扣在北京的頭上。
  這個高招,也妥適地解決了一個「大難題」。這是因為,世界衛生大會是在五月二十三日開幕,而在此時,蔡英文已在此前三天宣誓就職。而從目前跡象看,她將是不會在「五二零」講話中承認「九二共識」,相反已經正在大搞「文化台獨」或「去中國化」,包括在發行的「就職紀念」郵票圖案上,剔除了「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也包括了在她的就職典禮上負責接待的禮儀小姐的穿著,棄用以往即使是陳水扁時代仍還保留的旗袍;更不可涉及意識形態的部會如「文化部」、「教育部」等的首長,都換上「獨派」分子。如果世界衛生組織仍向新政府的「衛生福利部長」林奏延發出邀請函,等於是「一個中國」原則被蔡英文攻破。
  但是,邀請作業在馬英九任內進行的,因此,充分利用這個時間差,將邀請函發給馬政府的「衛福部長」蔣炳煌,就可避免上述尷尬。而且,透過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強調「台灣得以參與世衛大會,是在兩岸雙方均堅持『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上作出的特殊安排」,及「今後如果兩岸關係的政治基礎遭到破壞,上述安排將難以為繼」這兩大原則,讓蔡英文必須「二擇一」:要想「維持」出席世界衛生大會的「現狀」,就必須承認「九二共識」;倘仍不承認「九二共識」,就請「止步」。
  更讓蔡英文難堪的是,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民進黨中常會邀請「扁朝」「外交部」次長高英茂,就馬政府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的模式提出專案報告,會後蔡英文以黨主席的身份裁示:台灣方面加入亞銀、奧委會、「APEC」、「WTO」等重要國際組織談判時,在名稱或許不盡人意,但「主權」地位仍能確保。但自二零零八年馬英九政府「活路外交」以來,台灣地區的國際參與每況愈下,以「Chinese Taipei」觀察員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這個觀察員的位階不是「主權」實體,而是等同於附屬中國的非政府組織(NGO)。顯見她是不屑於以「中華台北」的名義,「觀察員」的身份出席世界衛生大會的。既然如此,現在又何必為新政府能否出席世界衛生大會而大吵大鬧?!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5-07 05:14:4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