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洪秀柱班底以求穩固盤為主開拓為輔

  這幾天台灣政壇很熱鬧。這邊廂正在敲鑼打鼓準備粉墨登場,那邊廂卻是呈現「散班」棚尾拉箱各走各路狀態,馬英九因要為「九合一」敗選負責已辭去國民黨主席,而回不去國民黨總部,只能在內湖找了個辦公處所,享受八年的卸任「總統」禮遇,但不排除伺機在明年五月國民黨進行第二十屆主席選舉時,捲土重來。
  而國民黨總部卻沒有閑著,洪秀柱主席昨日委任了七位縣市黨部主委,新任秘書長莫天虎也正式上任,結束了洪主席沒有末了張幕僚長的「跛手」狀態。前者,是洪秀柱繼四月十日公佈首波十二名地方黨部主委名單之後,第二波公佈的縣市黨部主委。與第一波縣市基本上是「藍大於綠」縣市(也有綠大於藍如台南市、高雄市,但卻是政治區位重要的直轄市),不同,昨日委任的七名主委所在的縣市,全是「墨綠」亦即民進黨的「大票倉」,其「深耕」的意圖甚濃。實際上,國民黨發布的新聞稿指出,為因應當前任務與挑戰及各縣市政治情勢變化,依據洪秀柱主席所指示的原則,重新檢視後派任具有地緣關係或工作經驗的幹部擔任縣市委員會的主委,在該黨選情艱困的縣市,派任具有參選意願或可全力輔選幹部加強經營,為該黨找回基層活力,蓄積動員能量。亦即他們將負責重新開拓深綠地區的選票。
    但從洪秀柱委任並非是黨務工作者,也非政務官出身,甚至完全不了解國民黨地方派系的情治官員莫天虎為秘書長的情況看,洪秀柱的主要考量,還是以力求坐穩黨主席位子及鞏固基本盤為主,開拓為輔。其原因,是由於按國民黨黨章規定,補選的黨主席只是續任其前任尚未完成的任期,因而她的任期只是到明年七月為止,只有一年半時間,可以說是過渡性的主席,難以有較為充裕的時間,對積重難返的黨勢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何況,洪秀柱所面臨的宭境,不單止是國民黨兵敗如山倒,在一段不短的時間內難以翻身,而且處理黨內事務也並非可以得心應手。實際上,一方面她過去雖然曾任國民黨副主席,但那是榮譽性的,並無實權,更未有經過行政歷練,她的那點行政經驗是在學校擔任訓導主任,隨後就直接參選「立委」,然後就一直呆在「立法院」內,即使是曾出任「立法院」副院長,也是長於立法事務,缺乏行政經驗,並不具駕馭一個龐大政黨的能力,而按照政黨政治,政黨的主要任務就是透過選舉獲得執政權,並在施政中貫徹黨的綱領宗旨,而以她的能力,不足以領導國民黨完成這個任務;另一方面,她的政治立場雖然完全符合國民黨的原教旨主義,但卻與黨內「本土派」相悖,不要說是開拓,就是在黨內固盤也不容易。即使是她全情投入,也將是事倍功半,在一年多的時間內交出亮麗成績。而且在明年換屆改選時,黨內那些「大咖」勢必兇猛出擊,爭奪黨主席。因此,她只能是過渡性的黨主席,似是只能顧得現在,尚未想到是否爭取連任的問題。在此情況下,也就顧不了開拓的問題了。
  正因為洪秀柱也知道自己是「老虎怯躲,馬騮做王」,對自己的駕馭能力心中無底,甚至可能還有一點虛怯,所以才會找到一位情治官員作秘書長。其用意就像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書記長陳亭妃所一語道破的那樣,,洪秀柱用了莫天虎,國民黨內人員可能不敢造次了,情資都在他的手上,「秘書長叫你來,你也不敢造次」。
  實際上,莫天虎在出任移民署長之前,曾長期供職於「法務部」調查局,並從基層做起,逐級晉升,曾任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士林站主任、花蓮縣調查站主任及台南市調查站主任、調查局國內安全調查處副處長、高雄市調查處副處長、台南市調查處處長、國內安全調查處長。而調查局的前身是國民黨中央調查局亦即「中統」,與現為「國防部」軍事情報局的前「軍統」齊名。調查局過去的主要職能,是緝查「台獨」和「共諜」,因而其成員都是國民黨最忠貞的部隊。在李登輝暴露其「台獨」真面目後,不少探員強烈「反李」,轉向支持具傳統國民黨精神與黨魂的新黨。在「大法官會議釋憲」,確定鼓吹共產主義和「國土分裂」是屬於言論自由後,調查局的主要職能,才轉為防制內亂與外患、保護「國家」機密、貪瀆防制和賄選查察、國內安全調查,以及防制非法槍械、毒品、組織犯罪、經濟犯罪與洗錢等。因此,受到這種政治氛圍長期熏陶的莫天虎,其對國民黨的忠心耿耿,完全沒有問題。而且由於長期在島內南北各處負責反「黑金」的工作,對國民黨內有「黑金」等非法活動背景的「大咖」、「中咖」和「小咖」全部了然於胸,因而可以鎮得住黨內「三山五岳」。
  曾在國民黨內「總統」初選和「換柱工程」中受盡欺凌的洪秀柱,面對在黨主席選舉時的投票率和得票率是國民黨史上最低,自己也堪稱是最弱勢黨主席,不少黨內具有份量的人正積極佈局明年的黨主席選舉,當然不會幫她的忙的殘酷現實,也就不但是無法循傳統慣例邀請資深黨工或政務官出任秘書長,而且更擔心即使是這些人中有人願意幫忙,也擔心其會藉著秘書長的職權,運用黨中央資源來經營小圈子,架空自己的權力。
  洪秀柱只能是另闢蹊徑,一反傳統地從情治系統中覓才。這對父親曾經受過國民黨情治系統迫害的洪秀柱來說,確實是需要一種「顛覆」的勇氣。當然,更是出於她「女不嫌母醜」的胸襟。因此,她在當選國民黨主席第二天,就驅車到莫天虎住宅誠意邀請他出任國民黨秘書長。莫天虎在經過一番慎重考量,並徵得家人同意,尤其是其兒子還加碼說:「國民黨陷入如此困局,就是需要爸爸這樣的人」之後,決定提前退休,義無反顧地投入黨中央的黨務工作。
  莫天虎明知洪秀柱的任期只有一年半,而且是否能連任也是未知之數,而秘書長是與黨主席共進退,而公務員鐵飯碗之下,仍然毅然接受洪秀柱的邀請,看來他也有自己的打算。一來,他的公務員年資已有四十多年,可以辦理提前退休手續,不用「為稻粱謀」。二來,依他長期在調查局工作確立的「反獨」政治立場,也不願在不承認「一個中國」原則的民進黨政權裡「討生活」。
  洪秀柱與莫天虎的心理,當然是希望國民黨能夠在自己的手中起死回生,但受到各種主客觀條件限制,似乎在一年多的任期內,這只是奢望。因此,就只能是做得多少就做多少,不要出亂子,固本培元地完成任期。當然,有條件也可推動開拓性的工作。但在這一年半內,台灣地區沒有大的選舉活動,只能是在任期的後半段,為二零一八年的縣市長選舉做好準備,這個擔子也不輕。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5-11 05:56: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