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避提「九二共識」,趨向「中華民國是台灣」?

  還有一個星期,「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就要粉墨登場了。海峽兩岸以至是全世界,都在密切關注蔡英文就職演講的內容,尤其是在兩岸政策上,是否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函,並有一些智庫或專家學者作出種種猜測或提出建議。
  按照以往慣例及邏輯推理,蔡英文「五二零講話」的框架已定,在透過某些親近人士進行半真半假的「放風」的同時,已經將其中的兩岸政策論述部分送交美國「過目」。在收集到各種反應之後,對文稿進行最後的修飾,定稿後還需翻譯及印製。據說,其封面已經設計好並以定稿。因此,才有美國透過曾經在國務院或美國在台協會出任過高職的智庫人士釋放才有「過關」信息的動作。由此看來,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對兩岸政策的定調,基本上與她在投入競選之後,尤其是去年六月在美國訪問時提出的「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維持現狀」相吻合,因而獲得美國「OK收貨」。
  倘果如此,就可以合理推側,蔡英文「五二零講話」的兩岸政策基調,一方面仍然是避提(不是公開拒絕)「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但卻以技巧性的手法,暗示承認海峽兩會曾於一九九二年在香港進行談判及續後函電往來的事實;另一方面,則豐富和延展「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及「維持現狀」的老調。
  這樣,蔡英文就達致將會令北京「失望」,但尚不至於「絕望」,北京將會不能「接受」,但仍可「忍受」;而美國則基本表示滿意並予以認可的預期效果。這是因為,蔡英文不能接受「九二共識」,除了是她並不贊同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及擔心「獨派」勢力強烈反彈之外,還因為她認定「九二共識」是其「陸委會」主委前任蘇起的「私貨」,更是要以此來「框住」即將就任「陸委會」主委的「政治工具」。
  但蔡英文也深知不能迴避「國家」定位及兩岸政策,因而就標舉「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旗幟。畢竟,她宣誓就任的是「中華民國」的「總統」,而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也已經認同了「中華民國」的「國號」,並以「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原則,「凍結」了主旨為透過「公投」建立「台灣共和國」的「台獨黨綱」,撇清了「台獨」的嫌疑。因此,民進黨推測,北京雖然失望及難以接受,但卻又未至於絕望,還處於可以忍受的「最底線」。
  實際上,盡管蔡英文的「中華民國」定義,與國民黨是「中華民國在台灣」,認定中國大陸也是「中華民國」的領土不同,她是被稱為「華獨」的「中華民國是台灣」,亦即其疆域只限於台澎金馬,而國民黨,但畢竟沒有正式打出「一邊一國」的旗號--陳水扁說是「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亦即是「台灣」而不是「中華民國」;而她的「華獨」論述則較為靠近她自己所創制的「特殊兩國論」,亦即兩邊都是「中國」,一邊是「中華民國」,另一邊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兩者間仍然存在著民族血脈和歷史文化的聯繫。因此,還不能算是法理意義上的「台獨」。
  而這套歪論,卻能在一定程度上迎合美國的口味。因為「中華民國憲政體制」,較為接近第一個《中美聯合公報》中著名的「基辛格語言」——「在台灣海峽兩邊的所有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政府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畢竟,美國從未承諾過「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是美國自己的立場,只是對中國的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及在《中美建交公報》中,也是以同樣手法,表述「美利堅合眾國政府承認中國的立場,即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而已。實際上,美國對「一個中國」概念的定位,是「政策」而不是「原則」。
  另外,蔡英文的「維持現狀」,也基本吻合美國的「一個中國,維持現狀,不統不獨」,及「改變台灣現狀必須得到台灣人民同意」。這就使人注意到,就在昨日,民進黨「立委」陳其邁主持「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初審《公民投票法》修正法案,朝野「立委」達成共識,將「領土變更案」的複決納入「全國性公投」適用事項,及兩岸簽署政治協議須經二階段「公投」。這似是有意無意地對上述「美英雙黃戲」作出「配合」。
  不過,倘蔡英文以「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原則為由,指稱《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凍結」了「台獨黨綱」,但同樣是「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原則,《正常國家決議文》也已經「凍結」了《台灣前途決議文》。而《正常國家決議文》是主張以「台灣」為「正常國號」,並以「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這就使得她的「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之說,喪失黨內政治綱領的支持。——按照民進黨「全代會」決議,經由「全代會」通過的「決議文」和「總統」參選人的競選政綱,是黨的政綱的一部分。
  因此,蔡英文在粉墨登場後,還得設法處理《正常國家決議文》。亦即以「後法優於前法」的手法,提出新的「決議文」,以「凍結」掉《正常國家決議文》。實際上,單是「凍結台獨黨綱」,已不足夠,因為「凍」不掉「獨」性也不弱,而且是民進黨最新「決議文」的《正常國家決議文》。
  此前,曾有黨內中生代「立委」連署提出《台海和平決議文》草案,但並未正式在「全代會」審議表決。而且,也不符合蔡英文「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政治意境。只有以「中華民國是台灣」的定位提出《中華民國決議文》,才能達致蔡英文之目的。
  但要今年七月召開的「全代會」完成此「政治工程」,看來已經來不及。因為按照「黨章」規定,「全代會」提案必須由中執會提交,而由黨代表連署提交的,必須在「全代會」召開前一個月提交。下一次中執會的召開日期,是在七月間,無法完成相關作業。黨代表提案則將難以取得黨內較大的共識。
  因此,明年七月的「全代會」,可能就是最佳時機。而此時正好是《正常國家決議文》通過十周年,比《正常國家決議文》是在《台灣前途決議文》八年後制定的時間還要長些,也是需要提出新的「決議文」的時候了。何況,屆時蔡英文的地位已經坐穩,將她的口頭言論黨內規章化,也就是不用再怕「獨派」反彈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5-13 05:20:5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