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以向台商提供國民待遇反制新南向政策

  上周五宣佈新一波人事的,除了「陸委會」副主委張天欽之外,屬於「行政院」系統的,還有「海岸巡防署」政務副署長胡意剛、「公共工程委員會」副主委顏久榮。而屬於「總統府」系統的,則有「總統府副秘書長」劉建忻、曾厚仁,「總統辦公室主任」詹志宏、「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國史館館長」吳密察,。黃志芳則負責籌設「新南向辦公室」並擔任主任,「國安會」副秘書長陳俊麟、陳文政,諮詢委員李德財、傅棟成、姚人多、林峯正等。
  在這批名單中,基本上都是由較低職位晉升,只有曾任「外交部長」的黃志芳,其「新南向辦公室」主任不但是一個新設的職位,還是一個屬於「任務編組」的虛職,而且沒有得到晉升。這與同梯宣布的人事中,其他人所擔任的職務,無論是在「扁朝」還是「馬朝」,以至是「李朝」都有的實質職位,並不一樣。
   其實,黃志芳當年出任「外交部長」,就已有人認為是「拔苗助長」。實際上,此前他在「外交部」只是一名科長(相當大陸的處長)。在李登輝任期的最後幾個月,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蘇起,有鑑於兩岸事務經常與國際事務重疊,因而向「外交部」商調了兩個科長。其一是黃健良,出任港澳副處長(相當於大陸的副司局長,後任聯絡處長;馬英九上台後,「蘇起」出任「國安會」秘書長,他則出任其辦公室主任,其遺缺由原「國安會」專門委員盧長水接任;後任駐韓國副代表、駐新加坡副代表,並參與了「習馬會」的會務籌備工作),另一位就是黃志芳,出任企劃處專門委員、聯絡處副處長。後來,「扁朝」的「總統府」公共事務室主任郭瑤琪辭職,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向陳水扁推薦了黃志芳接任,後來又升任「總統府」副秘書長兼發言人,再後來就是「外交部長」。而此時的「外交部」內的不少官員,都比他的資歷要「老」得多,大有「不服氣」的態勢,其實他的能力確實也是難以勝任「外交部長」,並因實際上是不如前的部長,還捲入了「巴新弊案」而倉皇辭職。因此,此次重返「總統府」,應是蔡英文的關照,但卻不是出任實位職,似是有點「委屈」。
  不過,聯繫到此前《自由時報》曾報導,黃志芳將會出任駐印尼代表,或許,這兩個職務是互有關聯的。估計「新南向辦公室」是負責籌劃統籌的「後方」機構,而印尼則是「新南向政策」的最主要目標國家(另一是印度)。派出「重量級人馬」進駐印尼,可能是與民進黨的「廢核」政策有關。因為台灣地區的電力需求很大,「廢核」必須要有替代供應方式,而「煤電」嚴重污染環境,也是蔡英文反對的,而天然氣發電則相對清潔。因此,還在「扁朝」時,時任「副總統」的呂秀蓮到了一趟印尼巴厘島進行「渡假外交」,就與印尼當局商談購買巨額天然氣的議題。相信,這是「新南向政策」重要的一環。
   但這仍不是主要的任務。最重要的,還是仿效李登輝,將原在大陸的台商,引向東南亞國家和印度。但蔡英文鑑於李登輝失敗了,因而稱為「新南向」,加了一個「新」字,包括一些「新」內容。包括在人才、教育、文化、觀光、農業等等面向,與東協及南亞國家及地區建立多元的合作關係,打開「外交」外作與經濟發展的新格局。
  從蔡英文要推出「新南向政策」,就可知她已鐵定了不承認「九二共識」的政治立場。因為她深知,不承認「九二共識」,將會令台灣經濟陷入困境。這主要是因為,台灣地區每年的五千多億美元出口中,百分之四十多是向大陸輸出。台灣因她不承認「九二共識」而失去大陸這個主要市場,經濟將會「苦過梁天來」。為了避免發生此種情況,就不能再依賴大陸。因而必須「南向」,包括將大陸台商引流到東南亞國家和印度。
  當然,蔡英文要搞「新南向」,也有某些有利因素。就是自從大陸注重可持續發展,尤其是保育環境,及近年勞動者的薪金大幅提高,甚至逼近台灣的水平(這正是有部份台灣青年願到大陸謀職的原因之一),因而台商在大陸經營的成本劇增。再加上大陸的經濟運行進入「新常態」,實行「供給側」改革,及去庫存;而新一屆中共打貪,也使他們以往屢試不爽以賄賂當地地方官員換取經營方便利益之路驟斷。因此,一些台商正在尋求出路,蔡英文有見於此,也就要籍著「新南向」,引導他們離開大陸,正好是配合其減輕台灣經濟對大陸依存度的設想。
  但是,畢竟東南亞國家與大陸不同,除了語言不通之外,基礎建設落後、不少地方政治混亂,先後兩次亞洲金融風暴後東南亞更是出現諸多經濟政治亂象,甚至發生暴力排華商事件,許多台商投資失利血本無歸。因此,台商們還是犹豫不決。
  因此,要反制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就應當及時抓住台商們的此種進退兩難心理。既然此前他們在大陸經商的有利條件逐漸流失,就應當「與時俱進」地推出新的有利條件,讓他們能夠繼續獲得合理的利潤。最近不少台商要求給予國民待遇,可能就是應對當今經營困難的其中一個利好元素,可以與大陸商人同等競爭,比其他外資多一個有利條件。既然同是中國人,港澳商人可以享受部分「國民待遇」,為何台灣商人就不可以?
  這也正是讓台灣商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一個好辦法。盡管他們提出此要求是為了經營利益,但隨著時間久了就習慣成自然了,即使是有「台獨」傾向的台商,享受久了「與大陸商人一樣的待遇」,其情感可能也會潛移默化地改變。
  不過,最近海協會長陳德銘所說的「兩岸沒有結束內戰狀態,還未簽訂和平協議,台商企業確實還沒有享受到一些大陸國營企業、民營企業享有的國民待遇」],可能會令他們失望。因為連承認「九二共識」的馬英九都未能做到簽訂和平協議了,不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就更不可能了。何況,民進黨正在「立法院」做手腳,修改《公民投票法》,凡兩岸洽簽政治協議必須進行兩輪「全國性公投」,已經是根本不可能。
  誠然,從理論上說,陳銘德的說法是可以成立的。但除了堅持原則之外,是否可以靈活變動?為了固化台商及其周邊人士的「中國人」意識,為了反制蔡英文的「新南向」圖謀,為了進一步強化台灣經濟對大陸的依存度,更是為了落實習近平主席「兩岸一家親」的論述,應是可以進行靈活調適。--將「敵對狀態」作為拒絕給予「國民待遇」的理由,與「兩岸一家親」是有矛盾的。須知,「兩岸一家親」,是在兩岸尚未結束敵對態的情況下提出的。
  當年前往大陸投資的台灣中小企業,就是因為台灣地區經濟轉型,注重環境保護,他們無法繼續在台灣經營下去。現在,大陸也像台灣當年那樣注重保護環境,他們就只能是跑到與當年投資環境與大陸(包括工薪和地價等)差不多的東南亞國家和印度去了。因此,地方政府應當積極作為,主動為當地台商企業想辦法,幫助他們改善經營能力。而「幹部要幹事,為官要有為」,正是習近平主席對各級幹部的要求。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5-16 05:03:3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