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官場

  十六年前,陳水扁上台,台灣地區發生首次「政黨輪替」。民進黨由於長期在野,沒有舞台及機會培養執政人才,黨籍縣市長盡管任期已經過了二分之一,抽調上「中央」任職無須進行補選,只是由「行政院長」委派代縣市長即可,可以省卻許多麻煩;但「中央」行政事務畢竟不同地方行政事務,因而只能是挑選了幾個具有潛質者。最大的難題是「行政院長」,陳水扁不但為民進黨尚未有可用之才而發愁,而且還需面對「政府」內的常任文官大多是國民黨員,未必服從民進黨領導的棘手問題。為了應對這兩大難題,陳水扁被迫委任國民黨籍的「國防部長」唐飛為「行政院長」。為此,還發生了政黨爭論,時任國民黨代主席的連戰,堅持要「黨對黨協商」,亦即主張唐飛是代表國民黨出任「行政院長」,而不是作為個人的國民黨黨員出任,但後來卻不了了之。不過,最後仍然因為,唐飛以停權保留黨籍組閣。但最終都因為與民進黨的理念不合,尤其是不能接受民進黨的「廢核」政策,因而以健康不佳的理由宣佈辭職,在任僅一百三十九天,創造了一九四九年以來「最短命閣奎」的記錄(此記錄現在已被只有一百零九天的張善政所打破)。本來,他的這個理念,與也是因為就是否停建「核四」而與民進黨政權扞格的連戰理念高度吻合,應當向國民黨申請復權。但可能是對在獲邀請出任「行政院長」時國、民兩黨之間的齟齬,仍不諒解,因而在翌年初的國民黨員重登記時,也就索性以拒絕登記的方式退出國民黨。
  也就在唐飛明知自己的政治理念與民進黨嚴重抵觸,卻也樂於出任「行政院長」截然相反的是,有任期保障的「考試院」副院長關中,卻毫不留戀,毅然宣佈辭職,不與「台獨」為伍,成為有任期保障的國民黨政務官中唯一因「政黨輪替」而提前辭職者,贏得不少忠貞國民黨員贊賞。
  關中的自動辭職之所以獲得讚賞,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他與時任「考試院長」一職的許水德,形成強烈的對比,就是仗著「考試院長」有任期保障,而堅持不辭職,直到二零零二年八月底任期屆滿時才離開「考試院」。這直把陳水扁氣得「生蝦咁跳」。因為陳水扁拿下政權後,必須酬庸那些「獨派」大佬,給他們安排位高尊崇,但又無須多大的行政經驗的職位,包括「總統府資政」等。而「考試院」正副院長就是最高的位子,在關中已經自動辭職後,陳水扁希望許水德也「走人」。但許水德卻是以「考試院長」有任期保障為由,堅決不走,直到任期屆滿才離開。但奇怪的是,人們都認為他與李登輝「走得很近」,但他卻沒有加入台聯黨,卻是繼續留在國民黨內。
  現在,又一次「政黨輪替」。也重演了十六年前的一幕,「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官場」。首先「跳船」的是「移民署長」莫天龍。這位老情報官,出於其「反獨」的理念,不願為民進黨政權效力。本來他是事務官,而且確實是業務精尖,無須擔心被蔡英文「挪位子」,可以安安穩穩地做到退休,至低限度也是幹到任期屆滿。
  但正在此時,剛當選為國民黨主席的洪秀柱,走上門來,誠意邀請他出任秘書長。本來,洪秀柱只是補選主席,而且還是「第二補」(「首次補」是朱立倫,補替為「九合一」敗選負責而辭職的馬英九),餘下任期只有一年半,而且從各種跡象綜合判斷,將難以爭取到連任,而秘書長是與黨主席共進退,因而秘書長的任期也有只有短短的一年半。這與「移民署長」的職務相比較,簡直是「蚊髀與牛髀」。但他卻義無反顧,並在家人支持下,正好借這把階梯,辦理提前退休手續,與民進黨政權說聲「拜拜」。
  這並非是「獨家事例」,昨日又有「國防部」發言人國防部發言人羅紹和正式退伍,離開任職三十一年的軍旅生涯。羅紹和在五年前出任「國防部」發言人時,正巧碰上網路社群媒體發達,媒體資訊量暴增,加上部隊官兵逐漸重視自身權益,經常透過媒體爆料,往往讓各軍種發言系統疲於奔命。此時羅紹和站在第一線,說明「國防部」的立場和態度,讓國軍渡過洪仲丘、阿帕契案等重大危機;而「國防部發言人」的臉書粉絲團也讓民眾更貼近國軍,羅紹和還會親自回文,對媒體的採訪需求也都一視同仁,相當受到媒體歡迎。算年紀,羅紹和距離少將服役年限還有好幾年,但他已多次報請退伍,但都被部長挽留,這次總算得償宿願。雖有民間企業願出高薪聘請,但羅紹和都加以婉拒,也不要「國防部」安排工作,大有「不為五斗米折腰」的氣概。
  羅紹和宣佈正式退伍,這給民進黨政權一個難題,無法再找到一個與他相若的發言人。盡管說,「死了張屠夫,不吃混毛豬」,但以「國防部」話題的敏感性,目前還是難以找到像羅紹和這樣的人才。
   也是在昨日,「外交部」也有一位國民黨員「跳船」。繼駐英國代表劉志攻自爆理念與新政府不合而離職之後,駐日本代表沈斯淳的辭職也已獲准。同時,「總統府」也發布消息說,「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高華柱,副秘書長趙克達、高振群、劉大年也都已准辭職,均應予免職。另外,同樣在昨日准辭的,還包括「考選部」部長邱華君,「銓敘部」部長張哲琛,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主委蔡璧煌,「考選部」政務次長謝連參,「銓敘部」政務次長吳聰成,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副主委李嵩賢已准辭職,均應予免職。
  當然,除了劉志攻和沈斯淳之外,上述人士的辭職,是在新政府已經宣布或正在物色接替他們的人選的情況下,主動宣布辭職的,不辭也得「走人」。但以自己趕在「總統府」發佈人事命令予以免職之前,自行宣佈辭職,雖然同樣也要經過「總統府」發佈人事命令予以免職的程序,但似總是爭取到主動,感覺好一些。
  但另一方面,也有一些國民黨員爭相登上民進黨政權這條「船」。其中,準「外交部長」李大維,準「國防部長」馮世寬,準「退輔會」主委李翔宙,都是有繳交黨費,履行黨員義務的國民黨員。
  李大維願意為民進黨政權服務,除了「外交部長」這個位子確實誘人之外,可能也是逆反心理作崇。實際上,他本來與馬英九相交,但不知為何,一直得不到馬英九重用,反而遭到邊緣化。這次,蔡英文卻當他是「寶」,他也就有「受寵若驚」而「感恩圖報」的心理了。
  馮世寬已經七十歲了,也是空軍二級上將,按道理早已到了可以辦理退役或退休手續的年齡。但似乎也是此前就受到蔡英文「看好」,而現在則是獲得蔡英文「欽點」的原因,而願意為蔡英文「兩肋插刀」留下來。
  至於曾是國民黨員的準「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在國民黨當年辦理黨員重登記時未有登記;而準「海巡署長」李仲威、準「勞動部長」郭芳煜、準「財政部長」許虞哲、準「金管會」主委丁克華,也是失聯國民黨員,因而倒是無可厚非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5-17 04:52:0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