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以反右防「左」應對蔡英文的兩面手法

  蔡英文「五二零講話」中的兩岸關係部分,不同政治立場的人有不同觀察視角;即使是大陸學者,也有不同評價。他們在一致地質疑蔡英文迴避「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的同時,有人認為她並沒有直接否定「九二共識」,而且還提到基調是「一個中國」的「憲法」,及彰顯「一國兩區」,憧憬「國家統一」的《兩岸關係條例》,這已是有所進步及帶有善意的一面。但也有人認為,她在「講話」中仍然暗藏了「台獨」的「機關」,包括發展兩岸關係必須遵循[民主原則及普遍民意]。而她所指的「民主原則」,顯然是包括了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正在極力推動的降低「公投門檻」;她所指的「普遍民意」,除了是在「總統」大選中,選民們對她的選擇之外,還包括近來民進黨對兩岸關係和「九二共識」取態的幾個民調。
  這兩種說法都有其道理,尤其是後一種說法。但倘是易位思考,蔡英文仍然受到「台獨」基本教義派的強大壓力,也受到民進黨「台獨黨綱」和《台灣前途決議文》、《正常國家決議文》的嚴重掣肘,因而也不得不兩面討好,盡量避免刺激「台獨」基本教義派。何況,在兩岸已經分離六十多年,政治、文化、社會環境完全不一樣的情況下,要她與中國大陸有「共同語言」,確實有極大的難度。而且,比此前民進黨放風的那段內容,多了「憲法」和《兩岸關係條例》,及「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與求同存異的共同認知」,確是比想象中的有進步。當然,這是在「五二零講話」前,大陸施加強大壓力的結果,也是面對自己「當家」後必須顧及老百姓「柴米鹽油」現實的無奈之舉。
  但卻又必須警惕,她在「講話」中,仍以「民主原則及普遍民意」來包裝其「台獨」本質。尤其是在「行政院」「組閣」時,雖然在一些必須實務地面對大陸的部會如「陸委會」、「外交部」、「國防部」等,使用了國民黨人,但在意識形態的部會,如「文化部」、「教育部」等,卻是使用了「獨派」意識極為強烈的民進黨人,其推動「文化台獨」和「社會台獨」的意圖極為明顯。
  也就是說,蔡英文是採用了「兩面手法」,意圖以此來蛊騙台灣民眾,及糊弄大陸當局。其中長期策略,是為避免弄僵兩岸關係和台海局勢,以致使她的統治基礎搖搖欲墜,而且因此而搞壞經濟,使人們在比照中將她被馬英九比下去,那就使她喪失當選並出任「總統」的正當性。而在短期效應而言,就是必須以「緩兵之計」,保證林延奏能夠進入世界衛生大會的會場,否則甫宣誓就職就當頭挨上沉重一棍,讓馬英九的預言兌現,等於是自己在競選時對選民所作的欺騙言論破局。
  實際上,她在競選「總統」時,就是利用部份選民對馬英九政績欠佳的不滿,打出「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旗號,才讓選民們對她上台充滿憧憬的。倘她上台後,由於種種原因,政績比馬英九更糟,結局可能比馬英九更慘。即使因為國民黨勢弱而不會再次發生「政黨輪替」,也有可能在民進黨的「總統」黨內初選中,被其他政客如賴清德等推翻。她可不願在自己開創了台灣地區第一位「女總統」的紀錄後,又寫下任期最短、只有一任的「民選總統」的紀錄。
  因此,必須以「二分法」來看待蔡英文的「五二零講話」,尤其是現象中看清其本質,並用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兩手」,來應對蔡英文不利於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兩手」。既要反右,更要防「左」,亦即既要緊緊抓住蔡英文有所進步的因素,促使她貫徹落實,從而堵死她滑向「台獨」的邪路,並時刻警惕她的「台獨」傾向抬頭,一露頭就嚴打死守;又要避免急躁粗暴,「為叢驅雀」、「為淵驅魚」地將她推到對立面去。
  陳水扁對兩岸關係推動演進及惡變的教訓,就應當吸取。陳水扁上台時,作出「四不一沒有」承諾,後來也說了「兩岸統合」等較為進取的語言。當時是對他實行「聽其言,觀其行」的政策,但這個觀察期卻是長了一些,使得他等得並不耐煩;而且沒有緊緊抓住他的上述積極表現,使之稍縱即逝。他倘是按照北京的旋律來唱歌,他就不是民進黨了。不要說兩岸分離半世紀,政治、社會、文化背景完全不同,何況民進黨人與大陸的淵源不深,與大陸難有「共同語言」;即使是從大陸渡台的國民黨,也已拋出了「特殊兩國論」。何況。陳水扁還遭受「台獨」基本教義派的強大壓力。
  就是在陳水扁專程到面對廈門的「一國兩制統一中國」的大標語的大擔島,高喊「請江澤民先生到大擔島喝茶」之後沒幾天,卻在他的當選並兼任民進黨主席的當日,卻被「諸魯斷交」所激怒,當場叫喊「走咱們台灣自己的路」,並在幾日後聲嘶力竭地叫喊「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後來更是破罐子破摔,並為了轉移對其家族腐敗的視線,及選舉需要,而徹底倒向「台獨」。
  因此,對蔡英文就要提防來自右和「左」的干擾。只要她能「手中無劍,心中有劍」,雖然口中沒有明說「九二共識」,但所作所為基本上符合「九二共識」,就適宜緊緊抓住,因勢利導,以與之相適應的兩岸互動,鞏固此態勢,並力求擴大,達致最終公開承認「九二共識」的核心內涵——哪怕她沒有說出「九二共識」這四個字。
  因此,在「聽其言,觀其行」的時間段內,還是以爭取為主,不要動輒就火力全開,甚至大搞什麼「雪崩式斷交潮」。這並不符合毛澤東兵法,一下子就把籌碼全數拋出,今後就再沒有更有力度的「利器」了。而且,也容易引起台灣民眾反彈,更不利於爭取兩岸民眾。在「二二八悲情」尚未完全消散之下,也不宜動輒就祭出「武統」的最後手段。
  那麼,什麼時候是「觀其行」的「死線」呢?適當的時間點,應是在夏秋之間的民進黨第十七屆第二次「全代會」。屆時,蔡英文在已經鞏固權力,不用擔心「台獨」基本教義派的反彈之下,倘是為了能夠證明自己比馬英九「更行」,更能搞好兩岸關係,而且兩岸交流合作的「紅利」可以惠及全民,尤其是「三中一青」,而必須破除「台獨黨綱」的魔咒,或許將會提出《中華民國決議文》或《台海和平決議文》提案,並主導強勢通過,使得民進黨黨綱向《中華民國憲法》靠攏,並以「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原則,取代「台獨黨綱」和《台灣前途決議文》、《正常國家決議文》。當然,倘屆時她未能做到這一點,那就證明她仍是死抱「台獨黨綱」不放,就應當以「反右」為主,對她施加更強硬的壓力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5-23 05:35:0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