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新「政府」首個工作日就推翻蔡英文就職講話

  昨日是台灣地區第三度「政黨輪替」,「英政府」就職後的第一個工作日。「總統府」和「行政院」兩大系統的機器立即投入運轉,行政效率頗為神速,但由於是「新機器」磨合需時,因而顯得有些凌亂,甚至出現了與蔡英文「五二零講話」的精神有所扞格的狀況,使得蔡英文在講話中極力要表現的「善意」,被一掃而光。
  蔡英文和林全昨天首日正式上班,分別簽發了一些公文,雖然並非是什麼「驚天大事」,但卻將會對台灣地區今後的內政外務產生重大影響。蔡英文昨日在上班後簽發的第一個「總統令」,是「駐美國大使沈呂巡已准退職,應予免職。特任高碩泰為駐美國大使。」而「行政院長」林全昨日作出的第一個政治決策,是向台北地方法院發出「刑事撤回告訴狀」,對太陽花學生運動一百二十六名被告撤回告訴乃論的刑事告訴。
  值得注意的是,蔡英文昨日簽發的「總統令」,無論是對遭到撤銷職務的沈呂巡,還是新任命的高碩泰,其職務稱謂都是「駐美國大使」。而按照《外交部駐外代表機構組織規程》規定,台灣當局派駐「非邦交國」相當於「大使館」的機構,一律稱為「代表處」;相當於「總領事館」或「領事館」的機構,一律稱為「辦事處」。「代表處」的首長叫「代表」,「辦事處」的首長叫「處長」。實際上,過去長期以來,無論是李登輝、陳水扁還是馬英九時期,都是稱呼其駐美「外交」首長為「駐美代表」。而現在蔡英文所簽發的「總統令」,卻改稱為「大使」,這是明目張膽的「一邊一國論」或「兩國論」。未來是否會將駐美「代表處」,比照《駐外使領館組織條例》的規定,改稱為「大使館」?而所有派駐「無邦交」的機構也隨之改名為「大使館」或「總領事館」、「領事館」,其「代表」或「處長」也改稱為「大使」或「總領事」、「領事」?就頗受矚目。
  蔡英文一上任就撤換沈呂巡,應是多個因素發酵促成。其一、據說沈呂巡私下扣押了蔡英文向美國國務院關於將會任命高碩泰為「駐美代表」的通告;其二、是要讓高碩泰盡快就任,以便於為蔡英文六月二十五日出訪經過美國爭取較高的「過境禮遇」而進行交涉;其三、是蔡英文高度不信任沈呂巡這個人。
  先說沈呂巡這個人,他是當年清廷「欽差總理台灣及各國事務大臣」沈葆楨的後人,也是林則徐的後人(沈葆楨的夫人林普晴是林則徐的親生女兒),更是馬英九高中時的同班同學——當時同學們週末放學後常一起混西門町,馬英九、沈呂巡和蘇永欽(蘇起之弟,現任「司法院」副院長)三人卻跑到舊台泥大樓前,在門口台階上玩起「總統與大使」的遊戲;由馬英九扮「總統」,蘇永欽演「總統幕僚長」,而沈呂巡則扮演「大使」,三人就在台泥階梯上模擬「大使」呈遞「國書」,沒想到當時的兒伴遊戲》後來卻竟然成為現實。而由於自己的家世背景,沈呂巡的「反獨」立場也就可想而知。實際上,當「台獨」團體在「護照」上加貼「台灣國」貼紙時,他就發出了警告。對於這樣的「中華民國死忠分子」,而且還是馬英九的兒時好友,蔡英文當然是放心不過,必要撤換不可。
  至於沈呂巡「扣押公文」之說,目前只是一兩家媒體報導,或只是穿鑿附會。即使是有此事,也非故意,而是按程序辦事。畢竟,新舊政府的交接是五月二十日,而且還是不同政黨的輪替,因而沈呂巡不可能在舊政府仍在任的五月十九日之前遞交給美國國務院。如果只是因為此事而對他「急急如立令」地下達「羞辱性」的撤職令,就顯見蔡英文容不得人,將其在「五二零講話」中極力要扮演的「包容」撕毀得體無完膚。
  因此,真正的原因,是蔡英文要盡早換人,以便讓自己所信得過的人,與國務院交涉,在蔡英文六月二十五日出訪經過美國時,給予較高的「禮遇安排」,最低限度不能低於馬英九。這不但是她要與馬英九「較勁」的需要,而且更是要籍此測試,在她沒有正式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及「九二共識」的情況下,老美是否也對其給予較高的「過境禮遇」。倘能「達陣」,她的「兩國論」就「偷渡」成功,而且還是首先由美國給予「認可」了。
  這也是蔡英文在就職後只有一個月,就急不及待地要出訪,及對美國進行「過境外交」的主要原因。而巴拿馬運河拓寬工程的竣工慶祝典禮,正好是向她提供了實施該計劃的好機會。使她不但可以提高在國際上的能見度,而且可以親身對有意與中國大陸建交,「移情別戀」的巴拿馬和巴拉圭進行「箍煲」。更重要的是,給了蔡英文對美國進行「過境外交」的絕佳機會。既可測試美國對民進黨政府的態度,也可藉此向北京「示威」。
  蔡英文可能是「食過翻尋味」。.去年五月她訪問美國時,美國給予了很高的禮遇。這除了是美國已經判定蔡英文將能當選,她今後將是美國與台灣打交道的對象之外,還因為當時中美兩國在南海問題上對立尖銳,美國要藉此來表達對北京的不滿。而現在英政府向華府交涉蔡英文的「過境禮遇」之時,正好更是中美兩國在南海的對立更加尖銳激烈,而且還是奧巴馬總統正在越南訪問,宣佈解除對越南的武器禁運,因而可能也將會「隔離田車水,自己也得益」地得到較高的「過境禮遇」。
  至於林全的對衝擊「行政院」的「太陽花學運」學生的撤告,據他所說的理由,是「太陽花學運」是政治事件,並非單純法律事件,應在多一點和諧、少一點衝突原則下儘量從寬處理。
  然而,學生闖入「行政院」破壞公物,造成約新台幣三百萬元的損失,不但是衝擊官署的刑事行為,而且也是損毀公物的刑事行為。林全輕輕地將之扭轉為政治事件,固然是符合民進黨的一貫理念,但卻有可能會衝擊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表達的希望能繼續與對岸進行協商談判的精神。
  實際上,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是希望能延續兩岸兩會協商的,因而才作出了令人感到意外的「讓步」,不但是正式提到「憲法」,而且也首度提及彰顯「一中兩區」及「統一前」的《兩岸關係條例》。而衝擊「行政院」的背景,是參與的學生們不滿馬政府的「行政院」主持洽簽《兩岸服貿協議》的工作。因此,林全這樣做,等於是承認「太陽花學運」反對兩岸協商的訴求是「合法合理」及具有正當性的。以此邏輯,蔡英文「五二零講話」中的相關內容,就是「多此一舉」,讓蔡英文的盼望「破局」。當然,基於蔡英文自己也大搞「兩國論」,將駐美人員稱為「大使」,破壞兩岸交流談判的政治基礎,或許林全此舉,正是來自蔡英文的部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5-24 05:37:4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