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廢除紅十字會法的潛台詞劍指兩岸關係

  蔡英文正式就職後的第一個工作日,就「三箭齊發」,給兩岸關係發展帶來濃重的陰影。除了是本欄昨日所指的蔡英文發布「總統令」,將台灣當局派駐美國的「代表」稱為「駐美大使」(直到昨晚,使用此稱謂的「總統令」仍然掛在「總統府」網站),及「行政院長」林全作出重大決策,向台北地方法院發出「刑事撤回告訴狀」,對太陽花學生運動一百二十六名被告撤回告訴乃論的刑事告訴之外,就是在當晚,「行政院」首次召開「行政立法政策協調會報」,針對《紅十字會法》存廢問題,行政、立法部門協調後,同意朝向「保留組織、廢除專法」方向進行,將民進黨和「時代力量」「立委」的提案,轉為「政府」的決策。昨日,「立法院」朝野黨團針對《紅十字會法》廢止案逕付二讀一事進行協商,由於民進黨及「時代力量」黨團都主張廢止,國民黨黨團則要求在委員會修法討論。
  由於徐永明認為國民黨黨團是惡意擋案,引發現場國民黨「立委」不滿,紛紛離席抗議,朝野協商因此破局。但鑑於民進黨和「時代力量」「立委」佔大多數,國民黨黨團即使再拖,也拖不下去,看來是廢除《紅十字會法》是勢在必行。
  「蔡政府」和民進黨、「時代力量」黨團要廢除《紅十字會法》,將之歸於《人民團體法》規範,這本身就不是理由。因為在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都是以專法或特別命令方式設立紅十字會,例如美國、日本、韓國以專法設立;英國、澳洲、荷蘭等則以特別命令方式。在對岸,一九九三年十月三十一日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四次會議也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紅十字會法》。其原因很簡單,紅十字會是世界各國政府及國際社會認同且支持的國際性人道組織。而在台灣,如果沒有特別法,《人民團體法》、《公益勸募條例》將無法足以監督紅十字會。而且在臺灣社會萬一發生戰爭時執行傷兵戰俘與難民的救援任務,以及重大災難時的救災減災、平時的人道救援、人力與物資的培育籌募任務等,《人民團體法》也根本無法適應。更重要的是,倘廢除《紅十字會法》並以《人民團體法》來規範紅十字會,就將任由民眾依,《人民團體法》設立紅十字會,將違反國際紅十字運動章程所規定的「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只能有一個紅十字會」的統一原則,也喪失對紅十字名稱及標誌專用權的法律保護。何況,倘是將紅十字會回歸為一般人民團體,「政府」不再是紅十字會理監事成員,若發生重大災難,紅十字會要參與救災救難,「政府」不協調,將使紅十會功能受阻。
  至於民進黨和「時代力量」黨團所指的台灣紅十字會高層「官僚」等問題,完全可以透過修法以加強對其的監督來矯正。實際上,按照現行的《紅十字會法》規定,紅十字會有三十一位理事,政府指派七位理事和三位監事,另外二十四位理事是會員透過民主程序選出,「政府」指派的當然理事多是「內政部」、「衛福部」的官員,監事則是「監察院」、「審計部」的官員。現在已經「政黨輪替」,當然理監事將會換上民進黨「政府」的人,完全可以監控紅十字會的行政和財務。甚至可以透過修法,增加官派理監事的比例。
  其實,民進黨當局要廢除《紅十字會法》,是「項莊舞劍」,劍指兩岸關係。因為從紅十字會在兩岸關係中所發揮的重要作用,就可知民進黨「立委」在潛意識中,對紅十字會的強烈不滿。
  實際上,在兩岸尚未正式實現「三通」之前,當時的台灣當局在大陸的積極努力和台灣民眾的壓力與呼籲下,開始面對現實,於一九八八年三月十九日宣布實施「通信不通郵」的政策,從四月十八日起,台灣民眾可由台灣紅十字會的50000號信箱向大陸投寄信件,這是台灣當局首次開放兩岸的間接通郵。這種「間接通郵」的方式,是由台灣紅十字會專門印製封面印有「香港•內詳」的航空信封,讓台灣民眾將寄往大陸的信件收入該信封內,再由紅十字會拆封後集中運往香港並轉運大陸。大陸居民寄往台灣親友的信件,也是在外信封上寫上台灣50000號信箱收。這種「通信不通郵」方式,直到一九八九年七月七日正式宣告撤銷,實施「直接通郵」為止。在「間接通郵」到「直接通郵」的一年零一個月又二十一天中,台灣寄往大陸的信件共有三百六十九萬多封。由此可見,台灣紅十字會為兩岸關係作出了重大貢獻。
  台灣紅十字會對兩岸關係的另一個重要貢獻,就是《金門協議》的簽署。為了避免再次出現類似「閩獅漁」、「閩平漁」等事件的死傷悲劇,切實解決私渡人員的遣返問題,兩岸紅十字總會組織於一九九零年九月十一日至十二日,在金門舉行商談並簽訂了協議書。這一協議,後來被稱為《金門協議》。雙方本著切實解決問題、迴避目前尚難以解決的兩岸政治分歧的務實精神,就見證遣返的原則、對象和遣返程序等方面作了明確的規定。《金門協議》是一九四九年以來,海峽兩岸分別授權的民間團體簽訂的第一個書面協議。據了解,《金門協議》簽署後,兩岸紅十字組織共同實施雙向遣返作業二百二十七批,總人數三萬九千零三十五人。隨之而來的是,兩岸紅十字合作在人道主義救援、生命救助培訓、民間溝通交流等領域的全面展開。
  據曾任海基會綜合服務處副處長的方鵬程在《台灣海基會的故事》一書中指出,兩岸雙方至今仍然沿用《金門協議》來處理遣返問題,台灣紅十字會與海基會共同參與見證。而《金門協議》所創造的各項靈活策略,正是雙方日後舉行高階層的「汪辜會談」所使用的模式。
  然而,民進黨是《金門協議》的強烈反對者。《金門協議》的台方主談者——台灣紅十字會秘書長陳長文就回憶說,當時還處在動員戡亂時期,金門仍為戰地,有位民進黨「立委」曾一狀告到地檢署,告他「叛亂」。
  眾所周知,由於蔡英文至今仍未承認「九二共識」,兩岸兩會要繼續進行協商談判,已經根本上是「此路不通」。而兩岸紅十字會的協商談判是不受「九二共識」的規限的。因此,台灣紅十字會還可承擔起部份責任,與大陸紅十字會洽簽某些與其業務相近的協議,可以發揮「代償」的作用。倘是將台灣紅十字會當作普通的人民團體,可能連這個兩岸接觸談判的管道也給切斷了。
  而從蔡英文的言談中看,她在政績壓力下,還是希望兩岸能夠繼績協商並簽署協議的。既然海峽兩會的協商管道不通了,還希望能有其他「代償」的渠道,而紅十字會模式就可與「澳門模式」雙管齊下。那些要廢除《紅十字會法》的民進黨「立委」們,為了蔡英文的政績,應該冷靜下來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5-25 04:37:4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