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陸委會業務將受制於大環境卻內部有利

  「英政府」這部機器於本週一正式開動運轉後,新陸委會昨日迎來其第一個每逢周四舉行的新聞發佈會。因而曾經「室內冷落人馬希」的十八樓記者室,一下子湧進五十多各個記者,擠得水洩不通;而且以往幾乎是無問題可問,只是十來分鐘就告散會的冷清場面不復見,反而是記者們向新任副主委兼發言人邱垂正連番提出二十多個提問,導致新聞發布會開了五十多分鐘,為近幾年來之最。會後,新任主委張小月也特地來到記者室,與記者們茶敘,受到記者們的熱情歡迎,台灣記者與大陸駐台記者紛紛與她交換名片,她也滿臉笑容地一一和各媒體握手致意。此情此景,已是多年未見,可能又將會回到當年蔡英文任陸委會主委時,記者室的熱鬧情景。倘果如此,就將會重墮「兩岸交流不暢,陸委會記者室熱鬧;兩岸交流暢順,記者室反而冷清」的怪圈。 
  原因很簡單。在蔡英文出任主委的時期,正因為陳水扁不承認「九二共識」,相反還拋出「一邊一國論」,因而不但是海協會與海基會的事務性談判未能恢復進行,而且兩岸交流也陷於低潮,台灣當局各個與兩岸關係業務有關的部會,都無法開展工作,這就反而凸顯了陸委會在各部會的兩岸業務中的「集中話語權」,再加上蔡英文的強勢作風,所有部會的兩岸業務都得看陸委會的眼色。因此,各媒體機構要獲得台灣當局有關兩岸事務及政策的信息,都主要是依靠陸委會的渠道,因而記者室的人氣很旺。
  但在馬英九上台後,因為承認「九二共識」,恢復了兩岸。在談判全面深入鋪開後,尤其是談判議題涉及各相關部會的專業主管業務時,基本上就是分別由「經濟部」、「交通部」、「金管會」、「法務部」等部會的司處長官員,與大陸對口的部委的司局長官員直接並具體商談,達成共識後就由海基會董事長與海協會長出面簽署協議。因而相關新聞的信息來源,已經轉移到各相關部會和海基會。而陸委會也就只剩下「統一發言」的角色,但其內容早已被廣泛報導,如同嚼蠟般無味,因而十八樓記者室的對記者們的「凝聚力」就越來越弱。其實,不單止是記者室,就是陸委會的委員會議,因為各相關部會有關兩岸事務尤其是談判的業務,其官員已經直接與對岸對口部委的官員接觸或商談,因而該會議對他們的重要性就大為降低,作為委員的各相關部會的副首長,都趨向於派出其下屬官員作「作表」出席。
  而在再次政黨輪替,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再次上台之後,兩岸談判必然會陷於停頓,實際上對岸國台辦和海協會已經連續發表言論,強調只有確認堅持「九二共識」這一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共同政治基礎,兩岸事務主管部門的聯繫溝通機制才能得以延續,兩會的協商也才能得以繼續進行,看來不但是陸委會主委的熱線電話將會「凍過水」,而且海峽兩會的談判也將會無從談起。在此情況下,「經濟部」、「交通部」、「金管會」、「法務部」等部會的信息來源渠道將會閉塞,有關兩岸事務的「話語權」又將回到陸委會。因此,今後陸委會發言人的出鏡率和見報率將會很高。倘台海局勢惡化,兩岸「空中過招」頻繁激烈,甚至半夜三更也得「十八樓見」。
  就此而言,陸委會未來的業務雖然將會受制於兩岸關係的大環境,難以有所作為,但「塞翁失馬,安知非福」,陸委會本身對兩岸事務的「統一話語權」將會「物歸原主」,再次成為各部會的「龍頭」而受到觸目。
  不過,陸委會雖然再次成為「熱衙門」,但昨日無論是邱垂正回答記者的提問,還是張小月與記者們的交談,都顯得極為小心謹慎,而且其所談內容,倘是以「單純技術觀點」衡量,也充滿善意,尤其是邱垂正的一連二十四個「溝通」,及明確回答「兩岸關係就是兩岸關係」,等於是強調兩岸關係並非「國與國關係」。但是,卻是受制於蔡英文仍然拒絕正面回應「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陸委會的官員再放軟身段,也將無濟於事。
  此昨日張小月與邱垂正的表現看,進一步證實了蔡英文的兩面性:在意識形態領域的部會如「文化部」和「教育部」等,找了「獨味」較濃的民進黨員出任部長,他們一上任就不負蔡英文「改變」的重托,推動系列的「由正返亂」行為,包括停止使用微調課綱等。但在涉及到「國家定位」及兩岸關係的「國安」系統,則是使用國民黨人員或具有國民黨背景的人,並強調「外交」、兩岸與「國防」都是要超越黨派,追求整個「國家」利益。由此,張小月昨日與媒體茶敘時就強調,「政府」未來的兩岸政策一定會非常理性、務實、不挑釁、不衝突,方向是溝通、和解、合作。
  這是因為,蔡英文很清楚地知道,她之所以能以高票當選「總統」,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選民們對改善台灣經濟現狀的期望值很高。而台灣經濟對大陸的依賴度極高,但「新南向政策」能否擺脫對大陸的依賴仍是未知之數,何況其結果也非短時間內可以得知,因而還得「乖乖地」維持馬英九的兩岸關係現狀。即使未能恢復兩岸協商,至少也得像當年她本人出任陸委會主委時推動「小三通」,修訂《兩岸關係條例》解除部分束縛那樣,主動作為,「可操之於我」地推動一些台方單方就可進行的工作,甚至是「倒逼」大陸跟進。
  但從個人風格來看,要張小月具有蔡英文那樣的主動作為作風,恐怕是有一定的難度。實際上,蔡英文是國際貿易專業出身,該領域的特點是既堅持原則又靈活變通。而且她也很早就參加台灣方面的「入關」談判,及接觸兩岸關係事務,包括主持起草《港澳關係條例》法案,作為隨員參加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的訪問大陸活動等。張小月則是「外交官」,外交官的特點是堅持原則有餘,靈活變通不足,甚至有點僵硬。這一點,可能是張小月不如蔡英文 。
  還有,當年蔡英文是得到充分授權的,因而很多事情都可以自己拍板,陳水扁還要對她言聽計從,甚至陳水扁在會見美國記者時,說出考慮可以接受「九二共識」,她還敢於「犯上」發表新聞稿予以否定。而蔡英文能否給予張小月充分授權,還待觀察。
  反而在兩岸事務的專業上,邱垂正就比張小月要強得多。不但因為他歷任「扁朝」三位陸委會主委的辦公室主任,參贊陸委會的核心業務,而且他也長期進行兩岸關係理論的教學研究工作,理論與實踐兼備。何況,他曾經常到大陸參與兩岸關係研討會,熟悉大陸的情況及大陸官員的思維習慣。說不好,當張小月無所作為,使得蔡英文感到不耐煩之後,他這個「真命天子」就直接上場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5-27 04:13:0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