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上演「總統」打臉黨主席鬧劇

  蔡英文兼任民進黨主席,不但存在著本欄日前所指的,她將會受到民進黨「黨綱」中的「台獨黨綱」本文部分,及按「黨章」規定也被列為民進黨綱領一部分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正常國家決議文》的嚴重制約,她作為黨主席,就必須對這些「獨味」濃烈的綱領負責並予以執行,因而她就是一個「台獨總統」,而不是「一中憲法總統」,所謂「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之說,就宣布破產的問題,而且還存在著自我「打臉」的問題,當她作為代表全體人民的「總統」的利益,與作為黨主席所代表的民進黨的意識形態、政治立場相左,而發表不同立場的談話時,就有可能會上演自相矛盾、自我「打臉」的鬧劇。
  這不,蔡英文對台灣地區的公共衛生行政事務主管官員,以「中華台北」的名義,「觀察員」的身份,出席「世界衛生大會」(WHA)的態度,就是一個顯著的例子。二零零九年,「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陳馮富珍基於「在一個中國原則下的特殊安排」的原則,並徵詢中國政府的意見及獲得同意後,發函台灣地區「衛生署長」葉金川,邀請他以「中國台北」(台灣譯為「中華台北」,下同)的名義,「觀察員」的身份,出席「世界衛生大會」,而時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就猛烈攻擊馬英九和葉金川「傾中賣台」、「自我矮化」。而現在,蔡英文當上「總統」了,卻把自己當年曾經發出的政治語言拋到太平洋,不但是力爭其麾下的「衛生福利部長」林延奏,以同樣的名義和身份出席今年的「世界衛生大會」,而且還在昨日急不及待地會見剛從日內瓦返台的林延奏,表彰他在「世界衛生大會」的表現是「不負眾望」,他在會議中的發言自稱「中華台北」,絕口避提「台灣」,是「沒有在稱謂上被矮化」。蔡英文的這一自相矛盾言論,暴露了她的雙重標準,自相矛盾的政客真面目,在政壇和輿論界引發嘩然一片,中天電視台還激烈地抨擊,這是「蔡總統」打臉「蔡主席」。
  實際上,蔡英文曾經代表台灣地區參加「入關」談判,深知一個中國原則已被國際社會普遍接受,所有政府間國際組織尤其是與聯合國有聯繫的國際組織,都必須遵循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規定,不得出現「台灣獨立」、「兩個中國」和「一中一台」的情況。因此,「GATT」理事會通過決議,台灣地區只能以「台澎金馬經濟體」的名義,地區經濟體的身份「入關」,而且即使是台灣地區的「自由經濟」已經成熟,完全符合「入關」的條件,也須等待當時條件尚未完全成熟的中國,在條件成熟而先行「入關」後,才能「入關」,哪怕這個「先行」只有幾分鐘。後來「GATT」改組為「WTO」亦即「世界貿易組織」,在對待兩岸參會的問題上,就是嚴格地遵循了「陸先台後」的規定。蔡英文作為當事人,是深知這個遊戲規則的。
  蔡英文作為國際貿易法學的專家,及李登輝在國際貿易事務方面的顧問,當然也知道兩岸三地在參加「亞太經合組織」(APEC)方面的不同待遇:中國是以完整的國家經濟體的身份參與,並擁有該組織的完全資格,包括外交部長和商務部長可以出席其「雙部長會議」,並可舉辦「雙部長會議」;後來「APEC」引入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機制後,中國國家主席是當然出席者,中國也可在輪排後主辦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而台灣地區則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及香港地區(回歸後改稱「中國香港」),則以地區經濟體的身份,參與該組織,但不具去完全資格,即其「外交部長」(香港則是主管對外事務的官員)不能出席「雙部長會議」,也不能舉辦「雙部長會議」。在引入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機制後,按照「西雅圖模式」,台灣領導人只能派出經濟領域的部長級官員作其代表出席,而且也不能在台灣地區舉辦該會議;香港也一樣,不能舉辦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但在回歸後,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可以直接出席其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二零零一年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和「雙部長會議」在中國的上海舉行,陳水扁感到這是宣揚「兩國論」的好機會,就意圖直接混進會議,但遭到大會拒絕。他卻不甘失敗,又意圖指派前「副總統」李元簇作為他的代表出席,以圖打破「西雅圖模式」,同樣遭到拒絕。陳水扁就竟然不指派代表出席,連已在上海出席「雙部長會議」的「經濟部長」林信義,是可以作為其代表出席的,也沒有作出指定,從而白白丟失了一個民進黨官員出席在中國大陸舉辦的國際性高級會員,以彰顯民進黨政權的存在的極佳機會,因而就連在民進黨內部,也是罵聲一片。對此,當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應是完全了解的。
  但在二零零九年,當馬政府的「衛生署長」葉金川首度獲得邀請,以「中華台北」的名義,「觀察員」的身份,出席「世界衛生大會」時,時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卻大罵馬政府和葉金川「傾中賣台」、「矮化台灣」。現在,蔡英文當選「總統」,由於自己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擔心其「衛生福利部長」被拒絕與會,就出盡法寶,委任曾任馬政府「衛生福利部」副部長,與大陸關係良好的林延奏出任部長。在焦急中收到附有聯合國二七五八號決議的邀請函後,民進黨內有人叫囂要提出「抗議」,蔡英文為了避免被馬英九「比下去」,及甫就任「總統」就在參與國際組織活動方面慘遭滑鐵盧,就一反其七年前的高姿態,予以低調處理,不但是讓林延奏公開宣稱自己是以「中華台北」的名義,「觀察員」的身份出席本屆「世界衛生大會」,而且還讓他在作大會發言時,只提「中華台北」而完全不提「台灣」;而在馬政府時期,出席者在作大會發言時,是有技巧性地插入「台灣」一詞的。另外,所謂「抗議」,也沒有公開進行,只是由隨團法律顧問將「抗議函」送交陳馮富珍。
  蔡英文如此低調,是擔心「過了這一村沒有下一店」,從明年起就收不到邀請函了。實際上,今年之所以能夠收到邀請函,是因為在發出邀請函的作業期間,還是屬於馬英九的「總統」任內,而且在民進黨已經宣布林延奏將出任民進黨政府的「衛生福利部長」的情況下,邀請函還是發給馬政府的「衛生福利部長」蔣炳煌。蔡英文今年是撈到新舊政府交接期的便宜,明年起就沒有那麼「好彩」了。
  蔡英文這種雙重標準的表現,受到國民黨的猛烈抨擊。洪秀柱主席就批評蔡英文「欠葉金川一個道歉」。而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則在昨日「立法院院會」突然提案,以林延奏沒有在「世界衛生大會」提到「台灣」為由,要求「行政院長」林全和林奏延下台道歉,院會議事因此而停擺。 此舉動雖然是「矯枉過正」,但卻也讓蔡英文等人尷尬萬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5-28 04:32:0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