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也可牽制蔡英文

  為期三天的「香格里拉對話」(亞洲安全峰會)昨日結束。面對美國在南海問題上的挑釁,中國代表團團長孫建國在演講中,以罕見的強硬措辭不點名地批評美國在南中國海搗亂,並批評菲律賓以國際法為幌子,將南中國海爭端提交國際法庭進行仲裁。他明確表示,中國不接受也不會執行仲裁結果。這位中國軍方代表在表明中國軍隊堅決捍衛領土主權與海洋權益決心的同時,也表達了中國致力於通過和平協商解決爭端的意願。孫建國將軍理直氣壯,展現了中國軍民的志氣和底氣。
  沒有參加於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正在蒙古訪問的美國國務卿克里,在即將前往北京對中國進行為期三天的訪問,參加第八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將就中美關係以及共同關心的其他重大問題,與中方深入交換意見的前夕聲稱,如果中國在南海劃設防空識別區,美國會視為挑釁或破壞穩定的舉動,因而他呼籲中國不要採取「單方面的挑釁行動」。因而相信,在北京的第八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上,中美雙方將會對中方是否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有一番口頭較量。
  美國反對中國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的主要理由,是將會令區內緊張局勢升級,引發摩擦,甚至「擦槍走火」,惡化為局部戰爭。然而,美國的這番話,在中國設立東海防空識別區時,不也是說過,並強力反對麽,而日、韓及菲律賓等
  國也均公開宣稱不予承認,澳洲及部分歐盟國家亦認為此舉將加劇東亞緊張局勢,日本更是氣急敗壞,不顧飛航安全,禁止飛經此區域的航機向中國通報麽?但從兩年多的實踐來看,不但是沒有發生上述國家所「預測」的事件,相反,美國等相關國家的航機進入此區域時,均遵守相關規定,並未發生意外。而中國卻因此而控制了包括釣魚島上空在內的航空情報管制權,爭取到華東沿海地區的防空主導權,並進而掌握了對釣魚島海域的護漁權,日本海上防衛廳的艦艇,不敢再像過去那樣驅趕中國大陸和台灣地區的漁船,理直氣壯地捍衛了國家主權和領空、領海的完整。
  因此按此推理,,中國倘在南海也設立防空識別區,發生衝突的機率也將會不高。但是,卻可進一步申述中國對南海海域及其上空的主權。尤其是南海周邊各國都在吞食我國南海的一些島礁,越南正在一些礁盤上填海造島(中國的填海造島其實是向越南「偷師」學習的,只不過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造得更大而已。但美國卻一味批評中國,卻沒有批評始作俑者的越南,極不公平)。而菲律賓更是「惡人先告狀」地向常設仲裁法院提出,中國在南海所主張的九段線,已違反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因而訴請仲裁。而中國外交部則聲明,不承認常設仲裁法院對此案的司法管轄權,也拒絕接受菲律賓任何形式有關此案的和解建議。因此,當常設仲裁法院作出裁決,而該裁決又是罔顧事實之時,就是中國宣布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的最佳時機。
  中國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不但是政治和外交鬥爭的需要,而且更是軍事鬥爭的需要。因為拒絕簽署《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美國,不但是公開支持菲律賓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作說詞的為籍口的常設仲裁法院之訴,而且更是派出軍機軍艦,騷擾中國在南海諸島的軍民,威脅他們的安全,甚至還抵近海南島進行間諜偵察活動。在此情況下,像設立東海航空識別區那樣,也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就可以對美國的這種軍事挑釁行為劃下「紅線」,遏止其囂張氣焰。因此,美國越是反對,中國的態度就越是要堅決。而趁現在美國國力尚未完全恢復,龐大的國防經費難以為繼,所謂「亞太再平衡」的軍事部署也尚未完成之際,宣布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的壓力,就相對較為輕些。就此而言,「該出手時就出手」,現在正是「亮劍」的適當時機。
  何況,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還有利於實踐習近平主席的「一帶一路」的大戰略,確保「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必經之路——南海航道的安全。對此,還應展開與南海各國協商,重劃飛航情報區與搜索和救援區等。南海地區現行的飛航情報區,有中國香港、中國三亞、菲律賓、越南河內與胡志明、新加坡等,飛航情報區(FIR)不等於防空識別區(ADIZ),所劃定的區域也不一定相同。前者是國際民航組織依據《芝加哥民航公約》,劃定作為民用航空用途使用的區域劃分,具有國際法上的依據;後者在國際法上則沒有任何法源依據,是指一國基於空防需要,單方面所劃定的空域,以利軍方迅速定位管制,沒有國際法效力,其範圍大於領空。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後,將改變南海區域飛航現狀,所有航機除必須通報並接受中國管理機構或其授權單位的指令外,同時因新增的助(導)航設施,可能重劃空中航線。
  而且,劃定南海防空識別區,還可對蔡英文政權形成牽制壓力。實際上,此前中國大陸在設立東海航空識別區後,時任台灣地區「總統」的馬英九,雖然聲稱大陸此舉「無助兩岸關係正面發展」,但卻在第一時間宣布,飛經該區的台灣民航機,將向大陸提出飛行計劃。他說,台北飛航情報區的主管機關為台灣「交通部民航局」,目前台灣上空共有十四條國際航線,「凡是經過台北飛航情報區的航空公司,若要向大陸提送飛航計畫,同時希望由我方代轉,我們都會提供這項服務」,採取了與美日截然不同的態度。他還強調,東海防空識別區雖有二點三萬萬平方公里與台灣的防空識別區重疊,但不會影響台灣空軍的演訓。不過,他卻又呼籲陸方未來不要在南海設立類似的防空識別區。隔日所有台灣媒體都將之做成標,由此可見其敏感性。  
  馬英九不贊成大陸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並非是因為不堅守主權,而是擔心,將會把目前仍由台灣當局控制的太平島,以至東沙群島也納入南海防空識別區,就將予人「兩岸共同捍衛南海」的口實,不利於他討好美國。至於大陸劃定東海防空識別區,他是明拒實迎,是因為台灣方面並沒有在東海實質控制任何島嶼,不存在上述的疑慮。相反,卻可為台灣漁民提供安全保障。
  而當時北京可能是如同配合馬英九的「外交休兵」政策,沒有與他爭奪「邦交國」一樣的考慮,而確實是沒有宣布南海防空識別區。但現在馬英九已經卸任,而接任者蔡英文卻不承認「九二共識」,也不承認「九段線」,還說甚麼民進黨政府的南海政策是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基準,亦即是不支持中國對「南海仲裁」的立場。這就是可以考慮宣布南海防空識別區的時候了,而這也是作為遏制「台獨」,促推臺灣走向統一道路的外圍壓力。因為南海防空識別區的劃設範圍必與「九段線」相匹配,除涵蓋台灣所掌控的東沙島及南沙太平島之外,還對臺灣形成三面包夾的戰略態勢。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6-06 03:59:4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