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吃人夠夠,第三勢力未成氣候?

  蔡英文對民進黨二零一六年大選的目標,是既要贏得「總統」大選,又要與「第三勢力」一道,奪取「立法院」過半議席,實現「完全執政」。目前,在「總統」大選方面,她早就獲民進黨中央決定提名為「總統」候選人,做好參選的準備工作,計劃挾著「九合一」選舉大勝的餘威,及充分利用國民黨高層怯戰、畏戰,只有屬於「B咖」的洪秀柱在單打獨鬥的有利條件,爭取成為台灣地區的第一位「女總統」。可以說,蔡英文在台灣島內的有利因素較多,因而她躊躇滿志,志得意滿,只是希望不會有外來因素困擾。而在她的心目中,最大的「外來因素」有兩個, 一是中國大陸,一是美國。在中國大陸方面,由於民進黨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因而並沒有與中共建立黨際交流制度,無法進行溝通交流,以降低來自中國大陸方面的影響因素;而在美國方面,還是有溝通門路的,民進黨秘書長兼駐美代表吳釗燮認識美國不少朝野人員,可以為蔡英文與他們進行溝通予以安排,並接受美國相關官員的「面試」。
  但在「立委」選舉方面,蔡英文卻可能會有點煩,就是至今仍然未能與「第三勢力」政黨「傾掂數」,甚至因此而遭到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的痛罵,因而可能不但會是在選舉實績上無法達成「國會過半」的戰略目標,而且還將會與「第三勢力」結下梁子,嚴重影響民進黨政府(倘蔡英文當選的話)的效績,再次重複陳水扁、馬英九當選並就職後「開高走低」的怪圈循環。
  其實,「第三勢力」可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在廣義方面,鑑於實行「單一選區兩票制」而形成國民黨和民進黨兩大政黨寡頭壟斷「立委」議席的格局,因而凡是該兩大黨以外的政黨,都可被稱為「第三勢力」,既包括意識形態與民進黨相互接近的台聯黨,和與民進黨既有合作又有競爭的「時代力量」和社會民主黨;也包括意識形態與國民黨相近的親民黨、新黨和剛成立的民國黨等,還有無黨聯盟。而在狹義方面,則主要是意識形態基本上與民進黨相通的台聯黨和「時代力量」、社會民主黨、綠黨等「泛民」政黨。
  蔡英文要爭取「立委」議席過半,當然主要是要與上述狹義的「第三勢力」政黨合作,而不能投靠親民黨、新黨、民國黨和無黨聯盟。盡管近年來親民黨與民進黨眉來眼去,並曾在「立法院」議事中有過多次合作記錄,但畢竟親民黨與民進黨的意識形態,尤其是在兩岸關係政策方面背道而馳,而某些「橘綠合作」的假象,主要是由於「馬宋情結」在發酵,宋楚瑜就是「不爽」馬英九;而在「馬後」,「馬宋情結」自然消除,尤其是民進黨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與因為承認「九二共識」而能夠成為中共高層座上貴賓的宋楚瑜,就將會「水唔溝油」,蔡英文不能指望與之合作。向來與民進黨進行堅決鬥爭的新黨、無黨聯盟等,就將會成為絕緣體。
  但民進黨在與「第三勢力」的合作中,卻仍然以「老大」心態,堅持將民進黨的勝選利益擺在第一位。因此,在三十一個艱困選區中,只是願意釋出十三個選區給「第三勢力」。而按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凡是未能在上次「立委」選舉中,政黨票跨過百分之五「門檻」的政黨,倘要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必須提名十位「區域立委」的候選人。因此,「時代力量」和社會民主黨都必須分別提名十名「區域立委」候選人,才能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因此,「第三勢力」的精神領袖林義雄,要求民進黨「禮讓」二十個選區。但民進黨卻只願「禮讓」十三個選區,其他艱困選區寧願讓剛當選的黨籍縣市議員違背向選民的履職承諾,再次參選「立委」,也不願將這些艱困選區拱手相讓給「第三勢力」。這把「林聖人」氣得瞪眼睛吹鬍子,痛罵蔡英文「愚蠢」。
  這就是民進黨與「第三勢力」的矛盾癥結所在。民進黨是以自己爭取最大勝選可能為第一要務,凡是認為仍有希望的艱困選區,都要推出自己的人選,絕不「浪費」任何選區資源。何況,倘是在這些艱困選區放棄「區域立委」的參選權利,就將連帶黨在該選區的「政黨票」亦即「不分區立委」選情,也大受影響,因而形成「一減一等於零」的效應。而且,在民進黨的嚴重,「第三勢力」是在最近才宣布投入「區域立委」選舉,但「第三勢力」在希望能獲得民進黨「禮讓」的選區的參選人,只是徒有「名氣」,卻從來沒有在該選區深耕細作,與早已在此選區深耕多年的民進黨人選相比,已經輸在起跑線上,民進黨當然不願拱手相讓。
  何況,即使是民進黨能夠發揚「高風格」,將另七個艱困選區「禮讓」給「第三勢力」政黨,「第三勢力」政黨的候選人也將無法運用民進黨在該選區的政治資源。相反,由於以林義雄為精神領袖的「第三勢力」,分裂為「時代力量」與社會民主黨參選,就將分薄票源,除了兩個小黨都難於衝破百分之五的「門檻」,根本無法獲得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之外,還將會瓜分掉原本可能會支持泛綠陣營的「政黨票」,讓原本「政黨票」就較少的台聯黨,也無法跨過百分之五點「政黨票門檻」,台聯黨現有的三個「不分區立委」議席就將會丟失,甚至因為「第三勢力」在「政黨票」部分,無法吸收到國民黨支持者的選票,反而是將會虹吸民進黨支持者的若干「政黨票」,民進黨能獲得分配的「不分區立委」議席也將會減少一到兩席。因此,除非是民進黨在「區域立委」部分大有斬獲,否則民進黨就將無法達成「國會過半」之目標,反而還將丟失若干議席。即使蔡英文在「總統」大選中勝選,也不但無法達成「完全執政」的願景,而且相反還勢必會重演陳水扁那八年「跛腳總統」的困境。
   因此有人說,民進黨吃人夠夠,「第三勢力」不成氣候。尤其是後一句,倘「第三勢力」政黨未能在明年初的「立委」選舉中有所斬獲,可能就此會煙消雲散。這也正是林義雄氣急敗壞的主要原因。但是,今次林義雄即使再次上演絕食戲碼,也不靈了。因為第一次絕食是天才,第二次是庸才,第三次是就是蠢才。
    其實,林義雄現在就正在吞下其當年絕食的苦果——現在他與「第三勢力」的困局,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他在「立法院」門前搞絕食,提出「國會減半」及實行「單一選區兩制」的訴求所造成的。如果不是這麼一搞,以林義雄為精神領袖的「第三勢力」,其與民進黨的合作,由於是複數大選區,可以讓實力較強的候選人「配票」給實力較弱者,說不好還真的能夠實現「席位過半」,林義雄也不用向蔡英文要二十個選區了。
  看來,林義雄倘真的是再要以絕食相逼,就應是向自己當年的愚蠢行為「絕食抗議」,他批評民進黨愚蠢,其實這頂大帽應戴到自己的頭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6-01 04:32:1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