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使陰招圖阻止馬英九出境訪港

  台灣地區第四位民選「總統」蔡英文甫就職,就接到其三位民選「總統」前任拋出的政治難題。先是陳水扁要求出席「凱達格蘭基金會」成立十一周年暨「阿扁總統感恩」籌款晚會,繼而是馬英九申請赴香港出席由「亞洲出版業協會(SOPA)」舉辦的「亞洲卓越新聞獎」頒獎典禮,並就兩岸關係發表專題演說,現在再搭上一件李登輝要在於七底前往沖繩石垣島訪問五天,期間將對日本的青年市長們演講,講題是石垣島與台灣的連結,以及台日交流的願景。
  在這三件個案中,李登輝早就過了敏感期,出入境來去自由,不受任何限制,本應是最簡單的事情,無須蔡英文掛牽。但問題是,李登輝前不久才發表了「釣魚島是日本的」繆論,現在又遇到沖之鳥「護漁」的難題,讓為了抗衡中國大陸而一心要討好日本,但又受到島內政治和社會輿論牽制而進退失據的蔡英文,擔心屆時李登輝訪問沖繩時,尤其是對日本的青年市長們演講時,是否會「大咀巴」亂講話,針對沖繩島的歷史,尤其是美日兩國在一九五一年簽定《舊金山和約》,把琉球的管理權轉給日本,但行政權歸屬美國。一九七一又簽定《美日歸還沖繩協定》,把沖繩的「施政權」交給日本的歷史,與日本在簽署《舊金山和約》及《中日和約》時,都只是表示「放棄」對臺灣、澎湖等島嶼的一切權利、權利名義與要求,但對於臺灣、澎湖脫離日本後的明確處置則無國際法上的有效明文規範,因此至今仍有「獨派」團體籍此而主張「臺灣地位未定論」,並以自己「在二十一歲前是日本人」的「身世」掛連起來,大談「釣魚島是日本的」,甚至連台灣「也是日本的」怪論,就必然會在台灣地區掀起一陣政治風暴,並迫使蔡英文回答相關問題。使得本來打算冷卻此類問題的蔡英文,可能又得左支右絀,里外不是人。
  至於陳水扁出席「凱達格蘭基金會」籌款餐會的問題,陳水扁與蔡政府都做出了妥協,陳水扁遵循「法務部」的規定,包括不上台、不公開講話及不接受採訪,未有進入宴會廳,只是在會客室與老朋友會面,既能讓陳水扁達到籍著會見老友而「示威」之目的,又能讓蔡政府有台階可下,算是鬆了一口氣。
  其實,陳水扁此舉,固然是為了「見老友」,但他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要籍此展現自己的「政治實力」——幾乎所有民進黨的「大咖」都來看望他,而且籌得了八百多萬元,更是要挑起民進黨內「獨派」的情緒,向蔡英文施加「特赦」的強大壓力。實際上,蔡英文最要好的「陳菊」,昨日就聲稱陳水扁雖然是法律問題,但也是政治問題。為了台灣社會和諧,她希望能好好處理陳水扁的問題,期待新政府在適當時機可以特赦他。由於陳菊與蔡英文的「革命情誼」極為密切,再加上她是黨內「新潮流系」的元老,而「新潮流系」向來不屑於陳水扁的貪腐行為,卻又是蔡英文的忠實支持者,因而她此舉對蔡英文所形成的壓力,就是非常之大的。
  然而,要「特赦」陳水扁,並非易事。因為根據台灣地區現行的《赦免法》,只有走完司法程序,亦即等待陳水扁涉及的所有案件都終審定讞後才可申請,但陳水扁仍有案件要審理,不符相關要件。對此,已有民進黨「立委」要為陳水扁「度身定做」地修法,蔡易餘等人就已經提出《赦免法第三條條文修正草案》,並經「立法院」程序委員會排定,列入「院會」報告事項。
  不過,以逆向思考看,陳水扁要求的是「特赦」而不是「平反」,這就表示連他也不敢認為自己「無罪」,因而不敢提出「平反」的訴求。實際上,李登輝在一九九零年上任的第一天,在啟動「憲法」賦予「總統」在法律外的一個特別權力,將「美麗島事件」的受刑人通通赦免時,唯獨後來當選為民進黨主席的施明德,不承認自己有罪,因而不接受被赦免,故而多坐了四年的牢。陳水扁可能也想到,自己及家人的貪腐確是證據確鑿,無法抵賴,近日美國全國公共電台的「金錢星球」節目,還以《如何眾目睽睽藏百萬元》為題,邀請當年協助調查的美國官員,親身還原當年扁家如何持有海外豪宅的內幕。而在不久前,經過特偵組與瑞士聯邦檢察官和司法部協調多時之後,瑞士聯邦檢察署檢察官決定,將被瑞士威格林銀行兩家公司凍結的陳致中、黃睿靚夫婦的多個帳戶的六百七十四4萬美元,匯回特偵組所指定的台灣帳戶。
  其實,蔡英文也不願特赦陳水扁。因為目前的「保外就醫」狀況,最符合蔡英文的利益。一方面,「保外就醫」符合蔡英文的價值觀,實際上蔡英文從來沒有就職水扁的貪腐案本身說過話,只是同情陳水扁的司法人權,並強調程序正義,而陳水扁以治病的理由申請保外就醫並獲批,就既符合她的「司法人權」價值觀,也可緩衝「獨派」對陳水扁仍然被關押而不滿的壓力;另一方面,「保外就醫」有許多限制,如不得參加政治活動等,這就等於困住陳水扁,不讓他以「太上皇」自居,來對自己指手劃腳。
  最讓蔡英文頭痛的是馬英九申請出境案。因為不單止這是首宗卸任「總統」仍在三年保密期內的申請出境,而且馬英九本身還有「案」在身,並被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向法院提起出境禁制令之訴。因此,馬英九在此時申請出境,可被視為「試水溫」,試探蔡英文對該項訴訟的態度。而且,更大的政治碰撞是,馬英九到香港暢談兩岸關係,與她在兩岸關係領域的「撞牆」狀態形成「對照組」,正好是踩中了她的痛腳,「哪壼不開提那壼」。更讓蔡英文擔心的是,馬英九將會做「連戰第二」,為實現「習馬二會」而開路。
  但蔡英文沒有理由禁止馬英九出境。就連「總統府」也認為,「獨派」社團提出的不符申請時間規定,不是問題,因而將之交給「國安會」評估。這就等於是暗示,馬英九的出境訪問,涉及「國家安全」問題。但一綠色政客似乎是未能領晤蔡英文的意思,迫得「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公開直說,「重點其實不要掉入日期裡面,而是要看涉、守密的程度。」
  這才使得「獨派」們恍然大悟。昨日民進黨「一邊一國連線立委」王定宇就爆料說,馬英九在卸任前,從「總統府」辦公室搬走了數量不明的紙箱,紙箱中裝了不少文件,涉嫌侵占機密公文,要求特偵組立即搜索調查。「英系立委」羅致政則「認打蛇隨棍上」,聲稱馬英九涉及侵占、隱匿公文等罪,「總統府」、特偵組應採取行動,進行調查,拒絕馬英九出訪香港。
  雖然馬辦當即回應,馬英九是用紙箱打包搬走私人物品,但倘真的有「立委」向特偵組「檢舉」,而特偵組也立案偵查,就可能會以必須留在台灣接受詢問為由,禁止他出境,這就達到蔡英文之目標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6-09 05:05:0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