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出任駐日代表蔡英文與謝長廷各有盤算

  蔡政府「駐日代表」謝長廷,昨日啟程到日本東京履職。他在抵達東京羽田機場後受訪時表示,臺灣和日本的關係一向友好,這幾年在前幾任代表的努力之下,經濟、文化各項交流密切,今後如同蔡英文期許台日關係進入新紀元,希望在良好的基礎上,深化、強化台日關係,為子孫奠定友好的機制,不論哪個黨派執政或誰來執政,都不會改變。他還應日本電子媒體的要求,用日文說明任駐日大使的抱負。他表示,盼深化台日之間的情誼。實際上,他到任後的第一項活動,就是將於今日搭機前往四月間發生強震的熊本縣,與高雄市長陳菊、台南市長賴清德會合,陪同這兩位市長與熊本縣知事等會面。這展現了謝長廷以「親善」為基調,推動臺日關系發展的強烈企圖心。對於謝長廷的到任,日本媒體也給予了足夠的重視,紛紛報道評議這是首度有曾任「行政院長」的臺灣政治家擔任相當於「大使」的海外職務,并指出民進黨籍的蔡英文政府任用重量級政治家,凸顯極其重視台日關係。
  實際上也確實是如此,這從蔡英文前日刻意地利用每周民進黨中常會的機會,來為謝長廷送行,就可知蔡英文對臺日關系的高度重視。蔡英文專門準備了一份神秘禮物,把謝長廷過去的資料照片整理成集錦,並在上面簽名,親手致贈給謝長廷,并在致辭中表示,過去大家都稱謝長廷為「長廷兄」,但未來要改稱他「謝大使」,不過無論稱呼怎麼改,相信謝長廷將來在影響力、份量上絕對是「重量級」。蔡英文並還肯定謝長廷的見解具有穿透力,往往都是新聞焦點,蔡英文說,民進黨好幾次都仰賴謝長廷的機智,順利化解危機,身為主席她相當感謝謝長廷。蔡英文表示,謝長廷過去不吝分享他的政治哲學,感謝他為台灣付出很多,也期許謝長廷未來持續促進台日關係,她預告台日關係將進入另一個新紀元。
  這個極為隆重及溫馨的送行場景,與「駐美代表」高碩泰是在「悄無聲息」的情況下赴美就職,形成強烈的對比。倘再考慮到,高碩泰的就任,是在幾乎以「掃地出門」的恥辱方式,將馬政府的「駐美代表」沈呂巡提前趕走,以便于高碩泰能及早接任的情況下進行的,但蔡英文卻沒有為他舉辦任何送行活動,就可知她確實是「親疏有別」何況,在國際社會上,美國的地位比日本跟重要,但蔡英文對兩位「代表」采取了不同的態度,這使人有「耳目一新,倍感不尋常」的感覺。
  為何會如此?表面上看,謝長廷是民進黨中常委,更是民進黨創黨成員,曾任民進黨主席和「行政院長」,並曾先後代表民進黨參選正副「總統」,因而作為兼任黨主席的蔡英文,必須在黨務活動的層次給予謝長廷應有的「禮數」。而高碩泰是國民黨員,此前的最高公職是駐外「代表」,其曾任「駐美服代表」的資歷也只是相當於司局級,與謝長廷相比是「蚊髀與牛髀」。何況,謝長廷是民進黨「自己友」,高碩泰畢竟是「外人」,這更是「冇得比」了,應了一句俗語「人比人,氣死人」。故而給予極高禮遇。
  當然,對謝長廷的隆重送行,也折射了蔡英文日后將會在對日「外交」上,落重注并下大功夫。實際上,倘是以「短期任務」計,其實高碩泰的任務更為「吃重」,因為要為蔡英文本月下旬首次進行「國事訪問」,并對美國進行「過境外交」,希望華府給予提供較高的禮遇,起碼不要低于馬英九,這就需要高碩泰充分發揮其過去積累的人脈關系,打點方方面面。這也正是蔡英文要提早趕走沈呂巡的主要原因。但可能蔡英文從今次「總統」大選中,華府對她的態度,與四年前相比,「靈舍不同」,以及蔡英文去年六月訪問美國,得到美國支持,因而她對對美的長期策略,心中已有底。再加上在「扁朝」時,吳釗燮任「駐美代表」,對時任「副代表」的高碩泰的能力和表現有深刻印象(這可能也是蔡英文會委任他為「駐美代表」的主要原因,因是出于吳釗燮的推薦),因而對自己能在過境美國時「不輸給馬英九」,很有信心。反而對日關系,還是屬于「急需開拓的處女地」,亦即是未知之數,需要「補強」,因而必須派出像謝長廷那樣的「重量級」人馬,并以隆重送行,作為說給安倍政府聽的「肢體語言」。 
  而派遣謝長廷出任「駐日代表」,就正是蔡英文的一石二鳥妙計。一方面,正如前述,可以加強與日本的關係,趁著安倍政權與中國大陸關係鬧僵之機,派出曾留學京都大學,是「知日派」日本擁有廣泛的人脈,且是民進黨重量級政治家的謝長廷任「駐日代表」,凸顯她極其重視台日關係,籍以感動安倍這位「上帝」,聯手抗衡北京。另一方面,也可「名正言順」地將「元老」調離台北,讓自己有一個沒有「八大老治國」的清凈施政環境,但但又不致於使「元老」們「蘇式牧羊」那樣凄苦。因此,將「元老」們委任為駐外「代表」,尤其是派往發達大國,就是一個極為巧妙的安排。
  正因為如此,蔡英文為謝長廷的赴任搞了個那麼隆重的歡送儀式,也是做戲給其他「元老」看。而此前《自由時報》「報派」的蘇貞昌駐新加坡,呂秀蓮駐巴拿馬,看來也不是空穴來風。
  但「報派」職務卻偏是沒有提到游錫堃。其實最有可能會威脅到蔡英文的施政,反而是游錫堃,而不是蔡英文贊譽為「好伙伴」的謝長廷。實際上,游錫堃在二零零七年任民進黨主席時,主導通過了《正常國家決議文》,按「後法優于前法」的法理,這個「毒汁」四濺的《正常國家決議文》,已經「凍結」了蔡英文宣揚「維持現狀」的理論基礎《臺灣前途決議文》。而更讓蔡英文芒刺在背的是,游錫堃直至如今還將《正常國家決議文》朗朗在口,生怕蔡英文會將之廢掉。「游派」干將們還成立了「正常國家促進會」,擺明就是要蔡英文執行作為民進黨「黨綱」一部分的《正常國家決議文》。倘此,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就必會破功。  
  俗語說,「一個巴掌拍不響」,蔡英文要與日本「策略結盟」,還要看日本政府的態度如何。而蔡英文在發佈「人事令」時,是與高碩泰一樣,將謝長廷稱之為「大使」,而前日在民進黨中常會上也當面稱呼謝長廷為「大使」。如果英政府送交日本外務省的文書也是寫為「大使」,而外務省也欣然接受,那就等于是承認「一邊一國」或「兩個中國」,蔡英文的策略聯盟夢」就成功一半了。 
(發自貴州畢節)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6-10 04:40:1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