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添亂「內閣」中馮世寬表現倒是可圈可點

  蔡英文上臺後,民進黨新「內閣」頻頻失言,荒腔走板,謬誤百出,樂得國民黨人在一旁看笑話,國民黨「立委」柯志恩就指出,民進党過去在野時「罵太凶、演太大、說太滿」,沒給政策留下迴旋空間,也沒有考慮清楚現實可能發生的狀況,才會屢屢上演現實與發言矛盾的狀況,失言情形必然發生。當然也氣得一眾「綠委」直跳腳,民進黨「立委」黃偉哲就直言,新「內閣」已快集結成一本《失言錄》,團隊應把蔡英文那句「八年施政比不上八秒失言」聽進去,否則雖然身為執政黨「立委」,但他和同仁不會再一味容忍下去,「該監督就會嚴格監督」,盼「內閣」團隊謹言慎行。「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蔡其昌也在接受廣播專訪時不諱言地說,行政團隊專業能力沒問題,但政治能力不夠,影響到案子的推動、溝通與說服。他表示,不溝通協調,就徑行宣佈與民進黨主張不同的想法,這是危險的事情!
  新「內閣」成員頻頻失言,原因很多,其一是既然是新「內閣」,來自各方面的「熟人」與「生手」之間,就有磨合的問題,用于「閣員」們的政治背景不同,思維定勢和工作習慣也各有堅持,因而必然會在溝通過程中「干架」;其二是某些民進黨「閣員」仍然習慣了在野時的思維方式,不適應執政,以在野時的「大鳴大放」心態來執政,當然其所言所為根本就不像一位「閣員」;其三是雖然也明白「屁股指揮腦袋」的道理,有意調整自己以作適應,但由于過去的那一套行為方式已經根深蒂固地植根于腦子里,因而要不一時轉不了彎,要不在轉彎時顯得太突然太猛烈,過猶不及。
  而幾位出身於國民黨的「內閣」成員,其表現也在人們的嚴格檢驗中,審視他們是否能與蔡英文步調一致,及與民進黨磨合。
  蔡英文上臺後,在「組閣」時也像陳水扁那樣使用了一些國民黨人,但出發點卻不一樣,因而在上臺初期所獲效果也不盡相同。陳水扁是因為國民黨分裂而僥倖當選,因而毫無執政心理準備,而且當時的民進黨,此前長期在野,只有包括陳水扁自己的臺北市和一些縣市執政,但「中央」執政畢竟不同地方治理,台灣地區雖然只有九萬平方公里,二千三百多萬人口,大陸地區許多省級地方行政區域都大過它,但蔣介石撤逃到台灣時,都是將一整套「中央 」管治機構和體制照搬到台灣。因而接收政權的陳水扁,也只得「如此這般」地操弄一番,這就使得他深感缺乏「治國」人才,而且也是為了穩定局勢,因而只得委任國民黨員唐飛出任「行政院長」,及不少國民黨員作經濟財政范疇的「內閣」成員。相反,在「國安」系統,如「外交部長」、「國防部長」和「陸委會」主委等,卻使用自己的人,以圖穩住整個局勢。
  蔡英文則不同,她所處的歷史背景和所擁有的人才條件與陳水扁不同,已經是「鳥槍換炮,闊多了」,一是民進黨在「扁朝」已曾執政八年,畢竟培養了一批「中央」執政人才;二是蔡英文自己已準備了八年,建立了智庫,收容了不少「扁朝」官員,儼然就是一個「影子內閣」,一上場就可以使用;三是在經歷了「馬王政爭」、「太陽花學運」後,國民黨政權已經奄奄一息,失去選民的支持,導致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落荒而逃,蔡英文對自己能夠贏得「總統」大選,已是信心滿滿,因而對自己能上臺執政早已有心理準備,可以從組織上和思想上,都能實現「完全執政」。
  因此,蔡英文在「組閣」時,就采取了與陳水扁完全不同的做法。從「行政院長」到屬于意識形態范疇的官員,如「教育部長」、「文化部長」等,都是使用民進黨人,以體現「綠色執政」;但由於她從競選語言到心底渴望,都尋求「維持現狀」,因而在「國安」系統,基本上卻是委任國民黨員,或雖在國民黨員重登記中未辦理登記手續,但思想體系仍是屬「藍軍」的人員,從「外交部長」、「國防部長」到陸委會主委,都是國民黨人。當然,為了體現「綠色執政」,還是在一些要害性的職位,如辦公室主任等,委任了民進黨員作「監軍」。
  他們能否由蔡英文合拍?從過去的半個月看,陸委會主委張小月是吃透悟深了蔡英文對對岸「不挑釁,求溝通」的心理路線,表現得很謹慎,講話也帶有一些「誠意」,沒有給蔡英文添亂,因而蔡英文完全可以放心。但奈何受制于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因而其工作難有進展。
  「外交部長」李大維也中規中矩,而且更因為北京似乎是留有回旋余地,沒有實施「雪崩式斷交」,甚至在「世界衛生大會」上也沒有對臺灣代表「趕盡殺絕」,因而使得他并未像上任前所想象那樣的緊張。現在他的重點工作,是籌備好蔡英文的首次出訪,尤其是爭取美國給予高規格的「過境禮遇」。另外,還得設法·解決蔡英文短缺幾千萬元外訪經費的問題。但「外交部」自己的本年度「總統」外訪預算早就已經用完,可能只能在「總統府」的「預備金」中想辦法。
  最令蔡英文揪心的,應是「國防部長」馮世寬,他在首次到「立法院」備詢時,在「兩位」追問之下,按照自己的思維定勢脫口而出說是反對「台獨」。本來,按照蔡英文所說的「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他此語無錯。但卻抵觸了執政黨的「台獨黨綱」,更令在「立法院」中佔有大多數議席的民進黨「立委」感到刺耳,事后他自己也「嚇得出了一身汗」,連忙收回。這算是給了蔡英文一個面子,沒有給她添亂。但就他個人而言,卻是失了格,為了做官,而不惜出賣自己靈魂。當然,從另一角度看,為了掌住軍權,不讓其落在「台獨」分子的手中,忍辱負重,還是值得的。
  然而,馮世寬所說的將會趕運四萬發炮彈到太平島和東沙島,卻令人有一番「否定之否定」的感受。最初認為他是「大咀巴」,泄露了「軍事機密」;但後來卻反過來感覺到他在客觀上是要對蔡英文的南海政策「代替決定」——盡管他說這些炮彈是針對共軍,其實他心中也知道解放軍不可能進攻太平島和東沙島,因為解放軍在南海還有更重要的任務,就是要防范美國和南海周邊聲索國的進犯。何況,維持太平島現狀可以形成「兩岸共衛南海」的形象。因而馮世寬的真實意圖,可能是要防范南海周邊聲索國,以為中國大陸不樂見臺灣地區由民進黨上臺執政,就有可能會乘兩岸沒有互信之機,進犯太平島和東沙島。
  這可給蔡英文提出難題。一方面,美國對馮世寬的上述講話表達關切,蔡英文可能會擔心其「過境禮遇」將會「黃了」;另一方面,馮世寬此言在提醒蔡英文,不要丟了「國家」的南海政策,尤其是十一段線。而由于馮進寬的所為有其正當性,是執行正常軍務,將會導致蔡英文有如啞巴吃黃連,出不了聲。
(發自貴州織金)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6-11 03:37:1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