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全代會不可能審議「維持現狀」提案

  民進黨再次上台執政後的首次「全代會」--第十七屆第一次全國黨員代表大會,將於七月十七日召開。按《民主進步黨黨章》規定,「全代會」的職權之一是「議定本黨綱領」、「受理及議決提案」,並明定「經全國黨員代表大會就國家重大政策所做之決議文、競選綱領,視為本黨綱領之一部」。因此,在該次「全代會」上,是否又有黨代表「屢敗屢戰」,再次提出「凍結台獨黨綱」的或相應「決議文」的提案,也就引人關注。
  按照《民主進步黨全國黨員代表大會議事規則》規定,黨章黨綱修正提案,應由中執會提出,或是有二十名黨代表連署才能成案,而後者必須在「全代會」召開前一個月向中央黨部提交;黨章修正案及重大事項的表決,須經出席黨代表三分之二通過。而在日前召開的中執會(三個月召開一次),並沒有討論向「全代會」提交提案的事宜;至於黨代表提交提案的截止期,就在今日。
  昨日出刊的《聯合晚報》報導,民進黨台南市全國黨代表蔡孟勳提案建議,「全代會」討論授權中執會根據蔡英文主席「維持現狀」論述,在二零一六年提出民進黨新黨綱,以取代一九九一年黨綱第一條「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按:即「台獨黨綱」)、一九九九年《台灣前途決議文》、二零零七年《正常國家決議文》,以符合時代需求,凝聚台灣共識,強化民進黨維護台海和平之穩健形象。
  該提案稱,二零一六年大選,蔡英文以百分之五十六選票當選「總統」,民進黨也首次贏得「立法院」多數席次,蔡英文的「維持現狀」論述顯然是民進黨勝選的關鍵因素.為了呼應主流民意,持續鞏固勝果,民進黨是實有必要提出與時俱進的新黨綱,超越不合時宜的黨綱和決議文,提出更符合各界期待的基本宗旨。
  該提案指出,民進黨於一九九一年通過「台獨黨綱」時,台灣尚未民主化,兩岸尚未正常交流,現在它已不再符合民主現狀和兩岸交流現狀。一九九九年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儘管首度提到「中華民國國號」,但有關台灣和「中華民國憲法」的關係仍待釐清。二零零七年通過《正常國家決議文》,時值兩岸處於決裂邊緣,部分過於激進主張,目前也已脫離國內外現實。而蔡英文主張「維持現狀」,承諾「在『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推動兩岸關係」,獲得多數民眾和國際主流認同,這三項黨綱和決議文,民進黨實無再予標舉的必要。
  該提案又聲稱,兩岸交流日益正常化,至今已簽訂二十三項協議,民進黨作為執政黨,實無必要繼續保留容易引發兩岸和國際誤解的三份黨綱和決議文,不但徒增本黨困擾,而且也常導致本黨自絕於兩岸議程之外,坐視國共兩黨壟斷兩岸主導權。民進黨應務實面對兩岸未來,推動合理交流,保障台灣主權現狀和最大利益,爭取國際主流支持,追求兩岸和平穩定發展。而民進黨再次成為執政黨,全黨同志應更積極面向未來,超越既有三份黨綱和決議文,提出與時俱進的新黨綱,凸顯民進黨強化處理兩岸事務的新時代使命。
  眾所周知,造成蔡英文目前無法打開兩岸關係大門的困境,是集中在她在「五‧二零講話」中,雖然已經比過去其兩岸關係論述有所進步,但卻仍未明確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日後即使是她能就此作出讓步,也只是有助於打破目前兩岸「冷對抗」的僵局,或許可以恢復海峽兩會的聯繫及協商,以及陸委會與國台辦的制度性聯絡,卻仍然難以推動民共兩黨關係。因為即使是她承認「九二共識」,也只是口頭上的語言宣布,只在政府的政務層次產生效力,卻不具黨內法律效力,也未能構成黨綱的一部份。只有在「全代會」上通過凍結以至修改「台獨黨綱」,或是連用「後法優於前法」的原理,通過一個否定「台獨黨綱」的政治決議文,才能畢其功於一役。
  因此,蔡英文倘能接納蔡孟勳的這個提案,並交給「全代會」討論表決,在事前做好大部分黨代表的思想工作,使該提案獲得通過,那就「一天都光曬」,其效果比在口頭上宣示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還要好得多,不但將可恢復兩岸協商及陸委會與國台辦的制度性聯絡,而且還能建構民共兩黨的黨際關係。蔡英文對兩岸關係及台海和平的貢獻,就將比馬英九要大得多,因為兩人的起步點完全不同。
  根據《民主進步黨第十六屆票選全國黨員代表通訊錄》顯示,提出該提案的黨代表蔡孟勳,一九八六年十二月三日出生,是台南市南區莊玉珠市議員服務處的助理。因而是民進黨中的「小字輩」,因而知名度和號召力均並不高。而且,他的老闆莊玉珠,雖然是民進黨員,但卻捲入了國民黨市議員李全教的市議會議長賄選案,被台南地檢署裁定莊玉珠以新台幣三十萬元交保候傳,並因此而遭民進黨開除黨籍,其丈夫蔡啟新(民進黨創黨元老蔡介雄之子,民進黨台南市黨部評議委員會召集人)則遭台南地方法院裁定羈押禁見,因此而與民進黨「明星」賴清德結下了很深的樑子。在此背景之下,蔡孟勳能否在今日之前徵集到二十名黨代表連署,並向中央黨部正式提案,就有疑問。
  即使是能在今日提案。也將難以提交「全代會」討論。實際上,「全代會」提案有兩種,一種是由中執會提案,另一種就是由黨代表聯署提案。而在歷史上,「全代會」通過的幾個涉及黨綱的決議文或修改提案,都是由中執會提出的,並在提案前,發動全黨討論醞釀了好幾個月。而黨代表的連署提案,從來未有交付「全代會」討論的機會,往往是由主持會議的黨主席裁決,以「時間不夠」為由交由中執會處理。而且,在有黨代表提出「凍結台獨黨綱」提案時,「獨派」黨代表也提出反制的提案。正因為如此,蔡英文為了避免爭吵,就以「時間不夠」為由(實際上也是如此),裁決將兩造提案轉交中執會處理。
  「攪笑」的是,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的民進黨第十六屆第一次「全代會」,當陳昭南、童振源、郭正亮等民進黨人策動陳冠谷等黨代表連署提交「凍結台獨黨綱」提案後,就是這位蔡孟勳,領銜提交《提請討論「應要求二零一六年『總統』提名候選人於競選政見提出明確台獨時間表,並允諾當選後在任內執行》的「反制」提案。真是以今日的我來打倒昨日的我。
  不過,應當像歡迎蔡英文轉變那樣,也歡迎蔡孟勳轉變。但估計,蔡英文又是採用「時間不夠」的一招,裁決將他的提案交付中執會處理。實際上,今次「全代會」的主要任務,是中執委、中常委及中評委的選舉。按筆者過去長期現場觀察的經驗,單是投票和點票的時間,就耗費四、五個小時,直到晚上八時許才結束,還有甚麼時間去討論提案?
  何況,蔡孟勳的提案也是主張「全代會」授權中執會提出新黨綱,但卻要求在今年內召開「全代會」討論通過。而按《黨章》規定,「全代會」每年只開一次,要增開就是「臨時全代會」。估計,還是要待到明年七月舉行第十七屆第二次「全代會」時,一方面經過一年多的磨合,蔡英文的權力更加鞏固,可臻「一言九鼎」之境界,「獨派」不敢再「玩嘢」;另一方面,在兩岸不通,「新南下政策」又不能在短時間內出成績,各界人士尤其是工商界施加壓力,蔡英文只得被迫回過頭來向大陸「求和」之時,才是討論蔡孟勳提案的有利時機。但因為政治風險太大,也不是廢除「台獨黨綱」,而是運用「後法優於前法」的原理,討論通過《中華民國決議文》,而較為穩妥。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6-16 04:46:5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