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務實派調整策略蔡英文難以再模糊處理

  昨日上午,《美麗島電子報》副董事長吳子嘉到民進黨總部遞交由三十二名黨代表共同提案、三十五人連署的《敬請「全代會」授權中執會,根據「總統」蔡英文「兩岸維持現狀」論述,提出民進黨新黨綱,取代一九九一年黨綱第一條「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一九九九〈台灣前途決議文〉、二零零七年〈正常國家決議文〉,以符時代需求,凝聚台灣共識,強化民進黨維護台海和平之穩健形象》的「全代會」黨代表連署提案。民進黨秘書處今天已確定收件,吳子嘉向媒體們出示了民進黨中央黨部秘書處發出的收件證明文件。
  喧嚷了一天的「新黨綱提案」事件,終於揭盅,原來是兩年前策劃《凍結「台獨黨綱」》提案的同一批人:《美麗島電子報》的副董事長吳子嘉、郭正亮,調整策略後捲土重來(兩年前還有童振源,而現在他已出任「行政院」發言人,不方便參與此活動)。而且由於採用了「授權案」的策略,蔡英文必須將其付諸大會表決,不能再像兩年前那樣,以「時間不夠」為由,裁決將相關提案交由中執會處理,亦即是以其一貫的模糊手法,迴避矛盾,以圖在時間消磨中不了了之。
  有趣的是,兩次「去獨」提案的策劃者,雖然都是民進黨員,但卻不是民進黨「全代會」黨代表,甚至在兩年前,其中的郭正亮因為未有繳交黨費,而不具黨權(去年蔡英文策劃「不分區立委」名單時,為吸聚溫和派黨員的選票,將郭正亮安排進名單內,而且排在「安全名單」的邊緣,讓「郭粉」們感到,倘民進黨大贏,被排在「安全名單」內的當選者獲得另行安排政府職務而辭「立委」職後,郭正亮就有機會遞補為「立委」,而郭正亮為配合這一安排,繳交了黨費,恢復了黨權)。因而兩次都是在策劃並起草提案文本後,聯絡到一批黨代表進行連署,作為提案人而將之交給民進黨中央秘書處收件的。
  兩年前由於按照《民主進步黨全國黨員代表大會議事規則》規定,在「全代會」召開一個月之前提交提案時,公布了參與提案的連署名單,有些地方「深綠」的群眾去砸黨代表的辦事處,有個別參與連署者退出了連署,差點因不足二十人而成不了案。因而今次吸取教訓,取較為保護的方式,沒有公佈參與連署提案的黨代表名單。但到七月十七日「全代會」向黨代表分發《會議資料》時,還是會公開參與連署的黨代表的名單的,不過屆時連署人已經沒有被迫撤簽的壓力。
  就此而言,策劃者也已預感到這份提案將會遭遇「獨派」黨代表的強力反彈。實際上,兩年前的「凍獨」提案,就遭到「獨派」黨代表的強烈反制,提出「反凍獨」提案,由蔡孟勳等人提出。另外還有一份由洪智坤等黨代表提出的「中立」提案。蔡英文以時間不夠為由,裁示將三案都轉交給中執會處理。在去年九月十九日召開第十六屆第二次「全代會」前的一次中執會,所作出的處理意見是:重申本黨於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四日通過之《二零一四年對中政策檢討紀要》為現階段本黨兩岸政策立場。紀要中已再次確認,《台灣前途決議文》「台灣是主權獨立之國家,台灣前途必須由二千三百萬人民共同以民主方式來決定」之立場;且本黨已多次宣示堅持以民主透明原則處理兩岸協商對話,主張應推動符合公益與進步思維之兩岸交流,故目前應無修訂黨綱、或新增決議文的必要。
  既然如此,那次「全代會」就沒有透露這三個立場不同、甚至是「對著幹」的提案。而在實踐上,民進黨的歷次「全代會」,也確實是從來都沒有討論審議過由黨代表提交的涉及黨綱及決議文的提案,往往都是將之轉交給中執會處理,倘認為可行,就以中執會的名義提交。而獲得提交到「全代會」審議表決的黨代表提案,都是非重要提案,包括修改黨內規章等。而且即使是由中執會創制的涉及黨綱和決議文的重要提案,在成文之前還經過長時間的醞釀,進行反复修改。例如當時的黨主席游錫堃在擬制《正常國家決議文》提案時,初稿更激進,但「總統」提名人謝長廷擔心將會影響他的選情,公開反對,對此也有同感的陳水扁就強勢介入,親自操筆與進行修改,將其中一些過「激」文字去掉。
  兩年前蔡英文在面對三個嚴重對立的涉及黨綱及決議文的提案時,擔心倘將之提交大會討論審議,將必然會引發激烈的爭論,因而就以還要進行新一屆中執委、中評委和中常委的選舉,時間不夠為由,裁決將之轉交中執會處理。吳子嘉等人今次就學聰明了,所策劃的提案沒有建議任何黨綱內容,亦即沒有任何主張,也沒有「凍獨」,只是希望把黨綱整合一下,融入蔡英文的主張。而且,只是「授權案」,即使是有爭議,也是在中執會中辯論,而不是在「全代會」大會上爭吵。等於是把「球」交給中執會,不必在大會上討論。更重要的是,既然是「授權案」,蔡英文就不可能再採用「轉交中執會處理」的模糊招數,亦即不能由黨主席一人決定,而是必須經過「全代會」授權。是否授權,由全體黨代表投票決定,亦即是必須表決,蔡英文想迴避也躲不掉。
  但有利必有弊,按規定該提案倘被否決,一年內不得再提同類提案。不過,按黨章規定,除「臨時黨代會」外,「全代會」也只是一年才召開一次。因此,即使是該提案遭到否決,提案人並無任何損失,明年「全代會」同樣可以再提。
  吳子嘉等人所採取的第二個靈活調整策略,就是找到兩年前提出反制「凍獨案」的提案的蔡孟勳,參與並領銜連署該提案。這一招顯然是希望能化解黨內「反對派」,以減輕提案獲得通過的阻力。因此,就形成了蔡孟勳「以今日的我否定昨日的我」的效應。
  其實,該提案的主要策劃者之一的郭正亮,才更是「以今日的我否定昨日的我」的典型。因為他本人竟然就正是一九九九年《台灣前途決議文》的執筆者之一。而昨日他在《美麗島電子報》中撰文,批評《台灣前途決議文》在台灣民主化之後,「中華民國」已經等於台澎金馬,不再等於「一中」。
  當然,時空背景不同,當時陳水扁參選「總統」受制於「台獨黨綱」,必須設法降低選民們的疑慮,但又不能走得太遠。現在,民進黨已經兩度執政,民進黨的主流主張是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已為多數人所認同。因而《台灣前途決議文》的任務已經完成,何況後來還通過了《正常國家決議文》,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原則,《台灣前途決議文》已被「凍掉」。那就干脆,將這兩個亦即脫離社會現實的決議文,連同「台獨黨綱」都處理掉,並以已為多數人接納的「維持現狀」來取代之。
  這是《美麗島電子報》的一貫主張,但今次重話重提,可能也有其他的背景,那就是海基會董事長之爭。《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許信良一直想拿到這個位子,因而《美麗島電子報》一直在幫蔡英文。但蔡英文卻考量要任命非民進黨人出任,許信良就將被排除在外。然而,「非民進黨人」的兩個人選,宋楚瑜並不容易駕馭,隨時會自把自為,王金平則不為北京所接受,因而遲遲未能定案。這次,《美麗島電子報》想到了再為蔡英文解套,以修改「台獨黨綱」來代替承認「九二共識」,因而提出該提案。當然,更是暗中施加壓力,要她及早就海基會董事長人選作出決斷。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6-17 04:58:3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