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台北市政府竟讓大運會標舉「台獨旗」?

  第二十九屆世界大學生夏季運動會將於二零一七年八月在台北市舉行。這項由前台北市長郝龍斌於二零一一年爭取得來的國際性賽事,可能會敗在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的手中,而且還將嚴重影響台灣地區今後爭取舉辦任何國際性賽事、會議的機會。現在就要看,柯文哲究竟是為讓「中華台北」能夠繼續在國際社會上提高能見度而「識時務者為俊傑」,糾正市政府體育局的荒謬決定,還是以自己「大嘴巴」的秉性,縱容市政府體育局的錯誤言行,卻要由全台灣地區二千三百萬人犧牲其國際賽事主辦權來「買單」。
  我們說,「大運會」可能會受到嚴重影響,並非是因為原定於舉辦其開幕式及若干賽事的「大巨蛋」,因其面臨拆卸或建設工程受阻而不能舉行,因為還可以在台北市內的其他相關設施舉行,甚至還可借用由民進黨執政的桃園市的「巨蛋」——一九九六年首任由全民直選產生的「總統」李登輝的就職禮,就在此舉行。反正台灣地區內的各城市,都是在一個「中華台北」的會員體內。實際上,柯文哲就曾向新北市長朱立倫求助,借用新北市的相應設施舉行「大運會」的一些賽事。甚至還有一些國際性賽事,分別在不同會員體的城市進行的例子。比如二零零八年的北京奧運,除了風帆等海上運動在青島舉行之外,其馬術賽事就在香港舉行,雖然香港與北京同屬一個中國,但在國際奧運的體制上,「中國香港」奧委會卻是單獨的會員體,並不隸屬於中國奧委會。因此,台北「大運會」將會受到的困擾,並非出在舉行賽事的設施方面。
  那麼,將使台北「大運會」遭受困擾的,是什麼因素呢?是有可能會發生的台北市政府體育局縱容在賽場中展示「台獨」標識,嚴重違反授權台北市承辦此次「世界大學生夏季運動會」的「國際大學生體育聯合會」,承認一個中國原則,遵循國際「奧運模式」,反對「台灣獨立」、「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宗旨。
  其原委是這樣的:「中華台北」足球代表隊於今年六月二日舉行的二零一九亞洲杯資格附加賽的首回合比賽,在高雄體育場主場迎戰柬埔寨。在當日比賽上,有球迷在球場內懸掛具政治性的「臺灣獨立」旗幟,亞洲足協根據規章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八項,針對球迷的行為向「中華台北」足協判罰五千美元罰款。近日,,臺灣媒體以此事為例,向臺北市政府體育局詢問,如果「世界大學生運動會」遇到類似狀況,市政府將如何應對。臺北市政府體育局回應稱,「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包括參賽的旗幟、國歌、名稱等,都採用的是「國際大學生體育聯合會(FISU)」模式,球迷如果用「國旗」為「中華臺北」加油,不會禁止。  但就記者提問所舉的「台獨旗」的例子,體育局表示,如果有觀眾秀出「政治性旗幟」,只要不干擾賽事,按規定應不會特別處理。但同時也勸誡說,如果可以避免,還是希望儘量避免。
  現在,不知這這個言論,是體育局職員的一時口快,還是作為「大運會」籌委會的主體——台北市政府體育局的正式決定?倘是前者,還有作出「更正」的迴旋空間,但直到昨日為止,尚未見到台北市政府會市體育局作出任何回應。倘是後者,不要說是中國奧委會將會向國際奧委會及其他國際性體育組織提出預警性抗議,而且相信「國際大學生體育聯合會」,以至其他按照國際「奧運模式」允許台灣地區以「中華台北」名義參與的國際性組織的警惕,為避免麻煩,今後在面對「中華台北」爭取主辦權時,就要求其作出不會違反一個中國原則的保證,倘未能作出保證,就根據相規定,取消其參與競爭主辦權的資格。
  實際上,記者們此次向台北市政府體育局據以詢問的例子——有球迷在亞洲杯資格附加賽的首回合比賽的賽場懸掛「臺灣獨立」旗幟的事件,就是由在現場的巴勒斯坦籍賽會職員發現,並將狀況回報「亞洲足協」,最終導致「中華台北」足協被罰,而根本無需北京的相關體育協會提出的。其實,「中華台北」足協已經很自覺地遵守一個中國原則了,曾經多次與市民進行溝通,不要在其主辦的國際賽事的賽場內,懸掛具政治性色彩的旗幟、標語、橫額或其他宣傳物品。二就在這次高雄的亞洲杯資格附加賽上,「中華台北」足協賽前為了儘量避免不當標語懸掛在欄杆上,已將觀眾席最前方兩排座位設置封鎖線,希望防止球迷進入, 降低電視轉播的可視度,但最終仍有市民闖入封鎖區並掛上被指為具政治性的台獨旗幟,從而受到罰款懲罰,因而使得他們很無奈。
  「大運會」雖然並不是奧運機構,但在台灣地區的會籍問題上仍採「奧會模式」。二零零九年在高雄市舉行的「世運會」,雖然也非奧運機構,但也得遵循「奧運模式」,因而在其主題歌曲發布會上,高雄市政府在主席台上掛了「青天白日旗」,國際世運會協會總會長朗佛契見狀掉頭就走。這讓高雄市長陳菊有所警惕,因而為了爭取中國代表團參與賽事,使得該次「世運會」能夠完美,專程到北京「拜碼頭」,希望中國奧委會能派出隊伍參賽,並保證在整個過程中,絕不允許出現任何「台灣獨立」、「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旗幟標識的保證。結果,陳菊果然信守諾言,沒有升掛「青天白日旗」,而是升掛「中華台北奧委旗」,也沒有奏唱「國歌」,而是「中華台北奧委會歌」。
  在這方面,柯文哲及其手下,顯然就不如高雄市長陳菊。不知「大咀巴」柯文哲長了甚麼「膽」?居然為了自己的「信仰自由」,而膽敢挑戰「奧運模式」,而且還是允許比「青天白日旗」的違規性更嚴重的「台獨旗」進入賽場並予展示。不要說,這將使中國代表團心生警惕,拒絕出席,使得該次「大運會」「金甌缺角」不完美,而且還將遭到不得向全球轉播的禁制,讓台灣地區喪失一次難得的「向國際社會亮相」的機會。更嚴重的是,柯文哲此舉還會連累整個台灣地區,今後將會喪失爭取舉辦各種世界性賽事的機會。
  倘此,就將使他已經直直落的民望,再受挫拆。不要說是甚麼「總統」美夢,就說是兩年後的台北市長衛冕戰,也未必能打得響。已經對他大失所望的選民,即使仍然不滿國民黨,也不會再選他,而是將會把手中的選票投給民進黨的姚文智。實際上,本來在兩年前的民進黨台北市長初選中,是姚文智勝出的,但後來蘇貞昌主席還是決定禮讓給柯文哲。事後有民進黨人認為「虧大了」,因為按照「九合一」選舉的情勢,原由國民黨執掌的台中市、桃園市都陷落在民進黨的手中,就連被視為「國民黨明日之星」的新北市長朱立倫,對上已經過氣的「老牛」游錫堃,也僅是險贏二萬餘票而已,嚇得他不敢參加國民黨「總統」初選,以至在整個「總統」選戰中荒腔走板。就此,當時根本就無需在台北市「禮讓」柯文哲,姚文智直接上陣也能「砌低」連勝文。既然如此,更因為柯文哲在「大運會」中拖累整個台灣地區,姚文智就更能理直氣壯地親身上陣,將台北市也拿到民進黨的手中,讓全台「六都」都綠旗飄揚。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6-18 13:16:0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