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海基會董事長究竟是「活棋」還是「臭棋」?

  在蔡英文就職一周月之際,關於海基會董事長人選的話題,又再躍上台灣地區媒體的版面,這是很自然的事。一方面,比起馬英九甫宣誓就職就宣布海基會董事長的人選,而江丙坤就職後不久即到大陸進行海峽兩會協商並簽署首份協議,蔡英文上任都一個月了,她十分在意的恢復海峽兩會協商,以彰顯她比馬英九能幹的重要標誌之一的海基會董事長人選,仍在懸空,就顯得她在競選過程中叫喊的「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口號,權威性及公信力嚴重受損。另一方面,正因為如此,某些有意於海基會董事長職位的人士,都憋不住了,透過媒體渠道放聲,以測探蔡英文的意向甚至是向她施加壓力。
  其實,可能蔡英文比這些人更焦急,但在兩岸關係已經陷入「冷和」狀態下,海基會董事長人選的議題卻又急不得,必須審慎為之。實際上,面對目前對岸關閉兩岸協商大門的僵局,海基會董事長的人選就將是一顆「活棋」。蔡英文以為,她在「五二零講話」中對兩岸事務釋出的善意,比事前人們所預料的要進取得多,幾乎接近「憲法一中」;而且「外交部長」、「國防部長」和陸委會主委的人選,都找了國民黨人,並在政務活動中也奉行「不挑釁」的策略,就是希望北京能夠接受。但北京仍然表達不滿意,非要她直接說出承認「九二共識」不可,還要搭上「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
  對此,必須顧及民進黨「台獨黨綱神主牌」及「獨派」情緒的蔡英文,已經不能放得再開了,因而就只能把打開兩岸關係大門的希望,寄託在海基會董事長人選之上了。她出於「宋楚瑜是北京最能接受的人」的認知,「度」出了一個二雙軌」的「妙招」:由承認「九二共識」的宋楚瑜出任海基會董事長,並由他說出承認「九二共識」,而自己則對其表態採取既不肯定也不承認的態度,翼望北京可以接受。這樣,就可以恢復海峽兩會協商了。
  但顯然,還是一個「屎橋」。一方面,北京並不承認「二軌」,就是要蔡英文本人說出承認「九二共識」,其他人說的都不算數,包括陸委會主委,更何況海基會董長?實際上,事實上,海協會早已聲明:「我們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推動兩岸協商談判的主張和誠意不會改變。只要海基會得到授權,向海協會確認堅持九二共識這一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政治基礎,兩會授權協商和聯繫機制就能得以維繫。」而近日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又再次重申,關於海基會董事長的人選及海峽兩會能否重啟互動的問題,「關鍵在於海基會能否得到授權」。無論是什麼人出任海基會董事長,他個人如何表述「九二共識」,都將代表不了蔡英文的取態。在海峽兩岸已經喪失互信基礎的情勢下,包括「二軌」在內的任何投機取巧手法,都不會被視為展現誠意,即使是宋楚瑜也是如此。
  另一方面,宋楚瑜這個人選,遭到民進黨內「獨派」的強烈反彈,認為不可接受。實際上,「獨派」社團包括台灣社、北社、中社、南社及東社就已經發表聯合聲明,表達強烈反對的態度,呼籲蔡英文「要想清楚」。由於「獨派」選民佔有兩成的實力,而被「獨派」視為「明日之星」的賴清德,也正在覬覦蔡英文的「總統」位子,她不能為了宋楚瑜這棵「樹」,而失去「總統」位子這個「森林」。
   何況,北京也不會對宋楚瑜此時跳出來「攪局」持正面態度。正如林濁水所言,北京會認為「我對台灣搞冷對抗,你宋楚瑜來湊什麼熱鬧?」當然,還不止於此,其實北京不少涉台人士私底下都將宋楚瑜視為「變色龍」,不值得信任。實際上,他的那種急切求官的心態,每次選舉都跳出來搗亂的表現,正犯了習近平用人思路的大忌。雖然這是對共產黨人的政治規矩,但在評估「友黨」領導人的政治品德時,也可將之投射在其身上。何況,在「太陽花學運」爆發後,習近平會見宋楚瑜,本來是希望他能以其影響力,引導好台灣地區的「三中一青」,團結好支持「九二共識」的各種政治力量。但他卻誤判習近平的用意,反而是利令智昏,再次參選「總統」。盡管他今次的參選並不能衝擊敗局已定的國民黨,但二零零零年的那次大選,卻是導致國民黨首次丟失政權,民進黨掌控政權後極力推動分裂活動,為今日台灣地區「去中國化」禍水氾濫打開一個「缺口」。而當時習近平正在對岸最接近台灣的福建工作,當然知道此類似「吳三桂引清兵入關」的原委。
  在「獨派」施加壓力,大陸又未必接受之下,蔡英文盡管對宋楚瑜很抱有期待,但也須考慮「獨派」的感受。因此,就是在王金平、許信良兩人之間選擇了。而按蔡英文「找非民進黨人」的思路,王金平再次浮上水面。
  王金平,民進黨內反對的不多,「獨派」也可接受,這是他比宋楚瑜優勝得多之處。但問題是,北京對他的負面印象,比宋楚瑜更強烈。林濁水就說了,「王金平絕對是北京的黑名單」。
  無論是宋楚瑜還是王金平,北京都將不會接受,固然主要是出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原因。但對王金平個人而言,可能也有更深一層的因素:造成爆發「太陽花學運」,顛覆了部分台灣民眾的兩岸觀念的惡果,雖然並非是王金平的主觀故意,但卻要負上客觀責任。就是他一直拒絕為兩岸協議「背書」,並在「立法院」審查《兩岸服貿協議》時,沒有發揮其最拿手的「喬事」的功力,與民進黨黨團協商。並在「太陽花學生」攻進「立法院」議場時,拒絕院外警察進入「立法院」執法,而致釀成史上罕見的癱瘓議會議事的重大事件,更惡劣的是,成為扭轉兩岸關係發展態勢的關鍵轉捩點。後來,王金平為了推銷自己的「處事能力」,提出「先立法,後審查」,使得兩岸協商更陷僵局。
  一個不願為海基會簽署的兩岸協議「背書」,並在客觀上開兩岸協商倒車的人,能得到對岸海協會及其背後的公權力喜歡嗎?何況,就是在民進黨內部,其實要說「不反對」的,也只是指「普通性」而言;在「特殊性」方面,可能會有人持抱強烈的戒心。那就是,倘王金平出任海基會董事長,按照國民黨關於黨員出任民進黨政權官職必須停止黨權的規定,他的「不分區立委」就將會失去。而依次遞補後,就由曾任「立法院」副院長的曾永權接任。曾永權可是一個「狠角色」,既對國民黨忠心耿耿,又擁有很強的組織協調能力,現在軟弱無力的國民黨黨團,正需要這樣的人來掌航。在此情況下,民進黨黨團今後要推動不利於兩岸關係的法案強行闖關,就不那麼順利了。
  那麼,作為民進黨「元老」、前任黨主席的許信良,又怎麼樣?如果撇除「九二共識」的因素,可能是最大的公約數,將可為兩岸各方所接受。但畢竟受到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大環境的制約,海基會仍然打不開兩岸協商的大門。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6-21 04:39:1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