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醫界大國手」能否醫治好中國國民黨?

  自國民黨連接以大比數輸掉「九合一」選舉和「總統」大選,「立委」選舉,再加上由政治光譜深藍的洪秀柱當選黨主席,導致不少「本土派」黨員產生離心之後,許多人都認為已經淪落為中型政黨的國民黨,將會更加逐漸衰落,在未來的八年內以至是長期都將很難翻身,更遑論再次執政。因而並不看好洪秀柱的領導,將國民黨的復興,寄託在明年五月國民黨進行換屆黨主席選舉時,能夠選舉產生具有人格魅力和能力,可以領導國民黨浴火重生的新主席,並由其組織一支具有強勁戰鬥力和凝聚性的領導班子。
  因此,比稱為「政壇孤鳥」更顯孤獨的洪秀柱,也確是孤掌難鳴。不要說,在明年五月進行換屆黨主席選舉時,她能否避開遭到淘汰的危險,成功爭取連任,尚屬未知之數,就是能否將正處於苟延殘喘狀態的國民黨醫治好,在明年夏秋之間將國民黨交給黨的第二十屆第一次全國黨員代表大會時,仍是一個具有生氣的政黨,仍具有很大的疑問。因此,她必須一為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二為拯救國民黨而加倍努力。但畢竟她的經驗與能力均顯不足,必須要有能者幫忙。然而,不少人因是看「衰」她,或是不願與她為伍,可能也有的是擔心將會連累自己在明年換屆時喪失再起機會,因而在接到洪秀柱出任重要黨職的邀請時,紛紛「耍手擰頭」、「走夾唔抖」,多位政壇老將都不願接任黨秘書長。這既是不敢負起振興國民黨的責任,也是不願甚至不屑於作為洪秀柱的幕僚長亦即「下屬」。在百般無奈以至「走投無路」之下,因而才有邀請情治官員莫天虎出任秘書長之舉。實際上,此舉的不符國民黨組織體制及傳統禮數之態,曾讓黨內外都頗不以為然。
  實際上,雖然莫天虎對黨的忠誠度足夠,但畢竟是情治官員出身,因而軍人的毅力和決斷力有餘,但黨工的經驗和能力卻不足。而且其情治官員的背景,也讓低層黨員害怕,難以在基層開展工作。最近他到中南部深入基層,反應就不是那麼熱情。這或是他的沉穩作風使之,這正是他的優點,但自國民黨宣布由革命政黨轉型為民主政黨後,政黨就轉變為選舉機器,缺乏煽動情緒的細胞,則不是好事。這幫不了洪秀柱讓國民黨浴火重生的大計,只能是維持黨的日常運作,因而將是有守成,無開拓。
  更令洪秀柱難堪的是,在自己已經是深藍的情況下,三名副主席胡志強、郝龍斌和林政則,也是「阿蘭嫁阿瑞,累鬥累」。其中前二人的「外省人」背景甚強,重疊性又很高,尤其是郝龍斌,其父親郝柏村的強悍軍人及「蔣介石衛士長」的背景,讓「本土派」生怕。而林政則雖是本省人,但卻是客家人,盡管近年來客家人的政治態度已經發生微妙變化,但基本上還是屬於藍軍的,因而對於團結「本土派」的作用不大。而且他在出任台灣省主席時,排除眾議任用郭冠英,盡管這是正義之舉,但卻遭到「本土派」的反彈。因而他的政治光譜屬性,也與上述二人具有一定程度的重疊。這就可能會使得洪秀柱的個人政治立場,更傾向深藍。這就難怪,社會上會有國民黨將會「新黨化」的議論。
  不過,洪秀柱最近的一項人事決定,可能會使疑慮得到澄清。這就是,在上週三的國民黨中常會上,她提名詹啟賢出任副主席,得到中常委們的一致通過,而且還由原來在副主席中排名第一的胡志強,建議將其安排為第一副主席,排在自己和另兩位副主席的前面。這固然是因為詹啟賢將任專職副主席,而包括自己在內的三位副主席都不是專職的實質因素,而且也折射了胡志強的立黨為公精神。當然,更是表達了三位副主席都希望能充分發揮詹啟賢「本省人」的特質,團結好全黨的良好意願。
  實際上,詹啟賢不但是閩南語系的本省人,而且還因他的家族背景,在閩南語系本省人的族群中具有很大的感召能力。由於歷史的原因,本省人中的世家子弟,在升讀大學時,往往優先選擇醫學、法律及會計學的學科,並在畢業走出社會後,積極參與「黨外」及後來的民進黨的活動的傳統,因而有「三師」亦即醫師、律師和會計師是民進黨堅定支持者的說法。而詹啟賢出生於彰化縣員林鎮的醫生世家,家族成員約有二十位醫生。其家族中有多位成員從政,包含其哥哥詹啟造擔任過兩屆彰化縣員林鎮長;其四舅陳端堂及陳的兒媳婦張溫鷹均擔任過前後任的台中市長。因此詹啟賢在中南部與鄉紳大老及醫界領袖擁有深厚的人脈關係。在李登輝時代後期,蕭萬長任「行政院長」時,應「微笑老蕭」的邀請出任「衛生署長」。因而在醫界以至中南部民眾中具有較大的號召力。
  正因為如此,詹啟賢成為藍綠兩陣營的「搶手貨」。雖然他是國民黨員,但卻藍綠逢源,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期間,獲陳水扁邀請出任「總統府國策顧問」。二零零四年「總統」大選發生「三一九」槍擊案,詹啟賢擔任陳水扁的主治醫師,國民黨強烈砲轟詹啟賢幫助陳水扁製造假傷口,因此捲入這場政治爭議中。二零零八年「總統」大選時,馬英九曾找上詹啟賢,希望他擔任副手,但他卻予以婉拒,並極力推薦蕭萬長,從而促成「馬蕭配」,卻又沒有逃避責任,毅然辭去奇美醫院院長,出任「馬蕭競選總部」的執行總幹事。馬英九勝選,國民黨重新執政後,詹啟賢被外界看好是「行政院長」或「總統府秘書長」的熱門人選,但他卻發表聲明要重返民間,投入慈濟志業,繼續服務社會。二零一二年蔡英文要挑戰馬英九,也曾屬意詹啟賢作其副手,他同樣婉拒。而在去年「總統」大選時,在國民黨「換柱」之前,國民黨「立委」亦力薦詹啟賢擔任洪秀柱的副手。直到國民黨敗選,洪秀柱再度找上詹啟賢,才終於獲得詹啟賢首肯,回鍋擔任副主席。
  由此可見,詹啟賢是在國民黨勝利時遠避深山,衰落時號卻出來勇於承擔,這個人格本性讓黨內各種勢力都能信服。還有一個政治背景,是詹啟賢曾經受到金溥聰的擠兌。因而他出任國民黨第一副主席,而且還是專職的,相信可以平衡國民黨高層的藍綠,有利於國民黨團結「本土派」,消除「新黨化」的疑慮。
  實際上,從他就任副主席後的一些談話中,他的心胸具有較大的包容性。
  詹啟賢當年在獲許文龍邀請,毅然從美國返台出任奇美醫院院長後,僅用三年的時間,就將千瘡百孔的醫院轉虧為盈,而有「大國手」之稱。倘他在接任國民黨第一副主席後,也能以此手法來「醫治」國民黨,即使不能象「醫治」奇美醫院那樣使其重振輝煌,起碼也可以使其恢復健康,延續生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6-22 04:29: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