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梵蒂岡才是台當局防「斷交潮」戰略高地

  蔡英文將於明日啟程進行「英翔專案」,訪問巴拿馬和巴拉圭,重點是出席巴拿馬運河拓寬竣工啟用典禮。這項儀式是在六月二十六日亦即蔡英文就職一個月之後舉行,就正是「遲唔會遲,早唔會早,時間啱啱好」地給予蔡英文提供了這個甫上台就可籍故外訪,並實施「箍煲防斷交」戰略,及「對美過境外交」戰術的極佳機會。
  蔡英文將其此「處女之旅」命名為「英翔專案」,就蘊含了她對此行的強烈企圖心。「英」當然是指她自己——「小英」,也是指整個民進黨和新政府。實際上,她在「總統」大選過程中,出版了《英派——點亮台灣的這一里路》一書,並聲稱在民進黨內,已經沒有其他的什麼派系,只有一個「英派」。如今她以「勝利之帥」的身份,代表整個「英派」,乘坐專機「鷹翔」出台灣寶島並到地球的另一端,多少也帶有炫耀「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成分。而且,「翔」還含有另一層涵義,蔡英文的「國防」政策之一是「艦機自造」,而她之所以找了個「又老又藍」的馮世寬當「國防部長」,就是看中他對「漢翔」以及「國防」產業的貢獻,並盛讚「漢翔」在台灣的航太產業扮演領頭羊的角色。這是蔡英文的防衛戰略重點。
  其實,蔡英文此次「英翔專案」的本身,就是一項戰略,不過並非是在防衛範疇,而是在「外交」領域。實際上,在蔡英文當選前後,藍營就直說倘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將會遭遇「斷交潮」,其中早就要求與北京建交的巴拿馬首當其衝。就連一心要當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的同黨同志呂秀蓮,也酸溜溜地說,蔡英文將會遭逢「雪崩式斷交潮」,而且第一個坍塌的就是巴拿馬。可能正因為如此,早前外傳蔡英文將會以「蘇武牧羊」的手法,將一眾民進黨元老「外派」,使其遠離台北中樞時,就傳呂秀蓮將會出使巴拿馬。而巴拿馬舉行運河拓寬竣工啟用典禮,就正好給了蔡英文親自前往「箍煲」的機會。
  當然,蔡英文還有一個小心眼,就是聽說巴拿馬總統巴雷拉已經邀請了七十多個國家派代表出席,而台灣的「邦交國」只有二十二個,亦即出席該項典禮者,有近五十個是台灣的「非邦交國」的代表,甚至是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親自出席,她就正好籍此機會,設法與他們會個面,哪怕是握個手也好,這樣就將會取得「反制斷交潮」的效果了,而且比那些各國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雲集的場所如「APEC」等,她自己卻被賜以「閉門羹」,只能是派出代表出席,要「威風」得多了。
  更令蔡英文「芳心鹿撞」的是,據說巴雷拉總統也已向習近平主席發出了邀請函,因而她產生了「習蔡會」的遐想。但現在的消息是同樣受邀的習近平主席已確定不出席,中國大陸將派出商務部副司長層級的官員出席。即使如此,蔡英文也希望能與他「照過面」,哪怕是像在今年的世界衛生大會上,林延奏與李斌那樣打個招呼也好。這樣,就可打破目前兩岸間「冷和」的僵局了。
  然而,這只是蔡英文的一廂情願而已。就如呂秀蓮所言,不但不要期待在巴拿馬上演「蔡習會」,而且各國的領袖因為聽說蔡英文要去,而馬上打了「退堂鼓」,因而只有十國總統口頭答應出席,書面答應卻只有一位。呂秀蓮為了印證自己所得的情資還特地指出,蔡英文「五二零」就職時,「外交」重鎮的中美洲,沒有一個國家是總統親自來參加,巴拿馬是總統夫人來,尼加拉瓜是由副總統來,其他的總統副總統都沒出現,因此國人不要對蔡英文此行「過度期待」。
  但畢竟蔡英文急於外訪的第二個要素——對美國進行「過境外交」,將可實現,過境的城市是邁阿密和洛杉磯。似乎,蔡英文對此既很期待,但又很謹慎,不敢與北京「翻臉」,因而對過境的安排較為低調。這與陸委會「不挑釁」的策略一致。相信也正因為如此,她所邀請跟隨的企業家也有七人,不像其前任陳水扁、馬英九那樣「一拖拉庫」。本來,反正都是一架專機,裝多幾個企業家是完全不成問題的。
  美國的態度很明顯,既要利用蔡英文來制衡北京,以配合其「亞太再平衡」的戰略,又不想過於刺激北京,因為在其他的國際事務上,還需北京的支援。因此,只能是安排遠離華盛頓和紐約的邁阿密和洛杉磯,供蔡英文過境。這多少也就使得蔡英文此次的「處女外交秀」,不那麼完美。
  其實,蔡英文此行的「英翔」,起不了「鷹翔沖天」的效應。而相對起來還將能發揮戰略作用的,可能還是「副總統」陳建仁今年九月間率團前往教廷,出席德雷莎修女封聖儀式之行,或將能勸阻教宗方濟各的訪問中國大陸計劃。
  實際上,二零一三年三月方濟各繼任教宗後,就與習近平主席頻密互動,包括互通信件,及教宗多次為中國大陸的地震災害祈福。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四日,教宗方濟各乘飛機赴韓國途中,首度飛越中國領空時,按照外交慣例,向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和中國人民發送了問候電報。翌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向《中國日報》表示,「我們注意到教皇方濟各的表態。中方對改善中梵關係始終抱有誠意,並一直為此作出積極努力。我們願與梵方繼續努力,進行建設性對話,推動雙邊關係改善進程。」同年,中梵雙方恢復官方接觸談判,有關中國主教任命的協議已經基本達成,協議已呈交給梵方。有消息說,中梵雙方已在主教任命權問題上達成默契,將採取「越南模式」,由中國的各教區自選出一到兩名主教人選,由中國政府經外交渠道通報梵方,若中國政府與梵方對所報主教人選無異議便可祝聖,若雙方未就主教人選達成一致,則雙方均不會單方面任命,不會強行祝聖。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九日,教宗方濟各結束訪問菲律賓,在乘飛機自馬尼拉返回羅馬途經中國領空時,第二次按照教廷禮儀向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和中國人民發送了問候電報,並表示願在任何時間訪問中國。今年二月間,方濟各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世界不應畏懼中國快速崛起。 他還向習近平主席和中國人民致以新年問候,並表示非常樂意訪問中國,及希望可以與中國建交。
  倘梵蒂岡與中國建交,其對台灣當局的衝擊,將比巴拿馬等中南美國家要嚴重得多。畢竟,梵蒂岡是台灣當局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而且在國際社會上的影響力,也比中南美洲那些「邦交國」要大得多,因而「斷交拔旗」的意義更為重大。尤其是將會斷了台灣當局借道羅馬國際機場的機會,而意大利是西方大國之一,與大陸關係密切,最近就邀請中國大陸派出警察,在羅馬、米蘭等城市與當地警察共同為中國遊客提供維安服務。倘台灣當局領導人像當年陳水扁、馬英九那樣在羅馬國際機場「亮相」,並經過意大利領土前往梵蒂岡,就為中意關係蒙上陰影.。但一旦梵蒂岡與中國建交,台灣當局就永遠失去這樣的機會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6-23 05:49:5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