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游盈隆施加「民意」壓力,蔡英文如何自處?

  蔡英文將於今日進行其就職後的首次出訪,展開九日八夜的「英翔專案」,搭乘華航專機訪問巴拿馬以及巴拉圭,並對美國實施「過境外交」,去程經過邁阿密,回程過境洛杉磯。蔡英文對於此行過境美國的行程非常低調,不但是並不打算像當年陳水扁過境美國時那樣高調地四出進行政治活動,而且其幕僚在出訪說明會中還一再告知媒體不能在美國境內發稿。一句話,就是既不想刺激華府,以免斷了山姆大叔繼續支持自己的後路,也盡量避免形成「挑釁」北京的實質效果,不但是更為無法打開兩岸交流合作的大門,而且相反還真的引來「地動山搖」的後果,使她的「總統」座位「基礎不牢」。
  但卻仍然有人向蔡英文「贈慶」,而且此人還曾是蔡英文的下屬。——昨日,亦即蔡英文啟程執行「英翔專案」,並將過境美國的前一天,曾任蔡英文在競選「總統」時作為其政策智庫「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的遊盈隆,以「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的身份,公佈一份由該基金會進行的最新民調數據。該份民調聲稱蔡英文在執政滿月時處理「國家大事」的方式雖然獲得高達百分之六十七民眾的肯定,但與上任前相比,聲望與處理「國政」方式的支持度卻都下降三到七個百分點;非常贊成者也少了四個百分點,亦即除了支持比率下降三個百分點之外,支持強度也下降百分之四。
  更令蔡英文難堪的是,遊盈隆「哪壺不開提哪壺」,明知蔡英文在過境美國時刻意低調,盡量不要刺激華府,但這份民調卻高調地宣稱,有高達百分之八十四點八的民眾贊成台灣應積極加入聯合國,其中非常贊成者還高達百分之五十四,僅百分之十點五不贊成,支持度為史上最高。游盈隆說,這種支持強度在一般民意反應中極為罕見。遊盈隆還進一步指出,對「如果大陸強烈反對,台灣是否還要繼續推動加入聯合國?」問題的反應,仍有高達百分之八十四點七的民眾贊成台灣應繼續推動加入聯合國,其中四十九點八的民眾非常贊成,反對者只有百分之十一點九。遊盈隆解釋說,大陸反對的因素,已逐漸被多數台灣民眾排除在外。
  遊盈隆意猶未盡,還把美國也拖下水。在民調問卷中詢問接受民意調查者,「美國對台灣加入聯合國的態度」。而竟有百分之七十八點四的民眾認為,即使美國反對台灣加入聯合國,英政府仍應持續推動加入聯合國行動;倘若是大陸與美國都反對台灣加入聯合國,仍有百分之七十六點八的民眾認為,英政府仍應積極推動加入聯合國行動。為此游盈隆聲稱,此一結果顯示,超過四分之三的台灣民眾渴望台灣有朝一日能成為「聯合國會員國」,即使在美、中兩國強烈反對下,都希望蔡英文領導的新政府能「有所作為」,積極推動台灣加入聯合國。
  另外,遊盈隆昨日公佈的民調,還有一項數據是,有超過六成的人對台灣的國際地位和「外交」處境不滿意;有近八成的人不贊同兩岸關係比「外交」關係重要;有六成以上的人同意台灣應積極爭取國際生存空間,不必太顧慮中共的反應;有五成四的人不支持馬英九的「外交休兵」政策。至於台灣在國際場合活動時最好使用什麼的官方名稱?該民調的數據是,如果讓台灣人民自由選擇,「台灣」將是最受歡迎的名稱,「中華民國」其次,「中華台北」只有不到一成;關於台灣官方應如何稱呼台灣海峽對岸?該項民調數據說,各有四成三的人認為應使用「中國」或「中國大陸」的稱謂。
  遊盈隆為何要在蔡英文出訪並過境美國的前一天,公佈這種她在此刻並不樂見到公佈於眾的民調數據?儘管說,遊盈隆在四月間宣布成立「台灣民意基金會」時,「等五月新政府上台之後,將會每個月公佈全國重大議題的研究結果」,但其上一次亦即基金會成立後首次公佈民調數據,是在五月二十七日,因而他大可在蔡英文的去程離開美國後的六月二十七日,公佈其第二份民調,而無需提前四天,而無論是在客觀還是主觀上,都形成給蔡英文的過境美國之旅「使絆」的實質效果。
  這引起了不少人的猜測。可能是他反正現在是「無官一身輕」,可以暢所欲言,無需顧及蔡英文的感受;也可能是他秉「民調」直言,希望蔡英文能夠以「民意」為本施政,實際上他在「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成立酒會致辭時就聲言,「基金會成立的宗旨與意義,就是讓政府聽到台灣人民的心聲」;更可能是他要籍此方式向蔡英文施加壓力,不要忽視他的存在。
  實際上,民進黨以絕對優勢贏得「總統」大選和過半「立委」議席,實現「完全執政」後,按照「贏者全拿」的遊戲規則,蔡英文有數千個政務官和國營企業董座的位子可以安排,呈現一派「分田分地真忙」的景況,不少跟隨民進黨奮門的人士都獲分到好位子。除了現任「立委」和縣市長,及策略上的需要,在「外交部」、「國防部」和陸委會需要安排國民黨的人之外,絕大多數民進黨政治人物都能得到安排。
  但似乎是仍有「斯人獨憔悴」鬱鬱不得志。其中游盈隆就是一個,至今仍未能獲得安排位子。本來,以他曾在「扁朝」時任過「陸委會」特任副主委兼海基會秘書長的資歷,而在「扁朝」時曾在「陸委會」任過職的民進黨人,除陳明通因受台灣大學教職尤其是教齡所困而不能「出山」之外,大多都獲得不錯的安排,但他卻被迫棲身在東吳大學教書。何況,蔡英文捲土重來競選並當選民進黨主席,及再次競選「總統」時,將時任「小英教育基金會」執行長的林全調任民進黨「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掌管經濟、社會、建設、法政、「國安」等五大政策群,三十二個政策小組,統領二百多位專家學者顧問,為蔡英文打造民進黨再次執政的「治國策略」時,遊盈隆就是林全的副手亦即副執行長,正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沒有苦勞也有疲勞」。而他現在執教的東吳大學是私立學校,不像台灣大學那樣是可以比照公務員退休,因而教齡十分重要的公立學校,隨時可以「出山」,但卻分不到一官半職。更令遊盈隆難堪的是,二零零九年與遊盈隆一道創立「台灣太平洋發展協會」的「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研究員林正義,現在就是坐在他當年「陸委會」特任副主委的位置!這叫他情何以堪?
  遊盈隆在此時此刻公佈這項民調,可能還有另一個背景,就是海基會董事長人選「難產」,這幾天為此而鬧得紛紛嚷嚷。即使是蔡英文為了裂解國民黨而起用王金平,還需要一個民進黨人作「監軍」,而曾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的游盈隆,或正是「回鍋」海基會的適當人選。不過,當時他是以「陸委會」特任副主委的身份兼任此職,而現在卻是陸委會的三個名副主委名額編制都已填滿。但也有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無需是由「陸委會」副主委兼任的例子,如剛因政黨輪替而辭職的周繼祥,就是如此。
  當然,倘遊盈隆的用意果然是如此的話,可能就將會「聰明反被聰明誤」,「加入聯合國」的高度反而會嚇怕蔡英文,不敢起用他。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6-24 04:21:1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