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斯大林金日成應為今日台海分裂現狀負責

  六十六年前的今日,朝鮮內戰爆發。金日成在斯大林的慫恿支持下,撕破波茨坦會議關於蘇美以「三八線」為朝鮮戰場兩軍對日作戰分界線的協議,指揮朝鮮人民軍突破「三八線」,並迅速將戰線推進至釜山島,眼看就要「解放」朝鮮半島南半部,李承晚即將被趕下海。美國總統杜魯門不甘心於其傀儡的即將滅亡,採取了武裝干涉朝鮮內政的政策,下令美國駐遠東的空、海軍支援南朝鮮作戰,並於七月七日操縱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緊急決議,組成「聯合國軍」,還命令美國遠東軍司令麥克阿瑟為「聯合國軍總司令」,率美國軍隊率先入朝。緊接著,集中七萬多兵力,於九月十五日在朝鮮西海岸的仁川登陸,截斷朝鮮人民軍南進部隊的後路。十月七日,「聯合國軍」開始大規模地越過「三八線」,十月二十一日佔領平壤,並大舉北進,把戰火燒向中國的大門口。另外,從八月二十七日起,美國飛機對中國東北邊境地區不斷進行轟炸和掃射,及炮擊中國商船。在此情況下,中國政府派出中國人民志願軍赴朝作戰。經過兩年零九個月的抗美援朝戰爭,朝中代表團和「聯合國軍」代表團於一九五三年七月二十七日,在板門店簽署停戰協議。根據該協議規定,南北朝鮮仍然以「三八線」為界,亦即是回到了金日成發動朝鮮內戰之前的原狀。這場戰爭,雙方偕可說是「零和」,亦即無輸無贏。金日成的軍事盲動主義未能令其得到任何好處,相反還引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武裝侵略,並差點被「聯合國軍」趕出朝鮮。如果不是中國人民作出巨大犧牲,加以軍事援助,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就將成為歷史的名詞。
  斯大林為何要慫恿金日成發動內戰,越過「三八線」?這是他的「雅爾塔情結」在作怪。——一九四九年十二月,毛澤東訪問前蘇聯,向斯大林透露了解放軍準備攻打台灣的計劃,並請求斯大林給予海、空軍裝備的援助。斯大林雖然沒有反對中國政府解放台灣的計劃,但卻認為「解放」南朝鮮更迫切,因為他要打破美國在《雅爾塔協定》中以「三八線」為界給他的「束縛」,而台灣問題不被列入《雅爾塔協定》,是屬於中國的內政問題,其迫切性沒有朝鮮統一的問題那麼大,因而應在解決了朝鮮問題之後,再解決台灣問題。在此情況下,原來計劃援助中國的軍事設備,卻用在了朝鮮人民軍南侵的行動上。
  斯大林、金日成的軍事盲動主義,不但引來了「聯合國軍」的侵略,也挑動了美國政府武裝干涉中國內政,令到中國人民解放軍喪失了解放台灣的機會,並一手製造了「台灣問題」,以至形成了日後海峽兩岸「分裂分治」的狀態。實際上,當時的形勢對解放軍武力解放台灣還是相當有利的。美國對極度腐敗的國民黨政府已經失去希望。人民解放軍百萬雄師橫渡長江,美國沒有作出任何反應,相反還發表了《白皮書》,對國民黨政權多所批評,美國大使司徒雷登甚至沒有隨國民黨政府撤往廣州。一九五零年一月五日,杜魯門總統代表美國政府發表了《關於台灣問題的聲明》,表示不干涉中國內政,確認聯合國大會於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八日所作決議中重申的對中國的原則:尊重中國領土完整,要求一切國家避免在中國領土內獲得勢力範圍或建立外力控制的政權,或謀求特權,並稱上述原則「在目前局勢下對台灣特別適用」。一月十二日,美國國務卿艾奇遜又發表了被美國國務院稱之為「美國基本立場」的著名講話,聲稱:「誰破壞中國領土完整,誰就是美國的敵人」,並且宣布美國的安全線不包括台灣,也不包括南朝鮮。美國不會為庇護這些地方而採取直接的軍事行動。當時,國際社會都認為美國政府已經拋棄了蔣介石,任由解放軍解放台灣。而在實際上,美國也正在扶持孫立人等「第三勢力」,意圖以其取代蔣介石。
  而在當時,連同後來也撤退到台灣的海南島和舟山群島的軍隊在內,蔣介石集團和國民黨軍隊作戰部隊只有約三十多萬人,許多軍、師、團互不相屬,或者有編制無部隊,或者有軍官無士兵,雜亂無章,飛機和艦艇的汽油也只夠支撐兩個月,台灣本土防務十分空虛;同時台灣物價飛漲,整個台灣瀰漫在濃厚的「失敗主義」的氛圍中,人心惶惶。毛澤東則已經任命了粟裕為「台灣戰役」的總指揮,集結了五十萬人。毛澤東還批准以每年國家生產的糧食的十分之一來作為軍糧(當時糧食年產量為六百億斤),同時將軍費增加到三億美元。按當時的國共兩軍的軍力及士氣相比,以及國民軍在台灣喘氣未定,立足未穩,該戰役如能打響,解放軍獲勝的機會甚大。
  但是,斯大林、金日成的軍事盲動主義,卻促使形勢逆轉。就在金日成發動朝鮮內戰的第三日,亦即六月二十七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命令美國第七艦隊入侵台灣海峽,美國第十三航空隊亦進駐了台灣。與此同時,美國政府不斷擴大對台問題的干涉,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二日簽訂美台《共同防禦條約》,將中國的台灣省置於美國的「保護」之下。美參、眾兩院通過了《美國國會授權總統在台灣海峽使用武裝部隊的緊急決議》。就此,美國第七艦隊在中國東南沿海集結了五艘航空母艦、三艘巡洋艦、四十艘驅逐艦組成的龐大艦隊,妄圖干涉中國人民解放台灣。美國政府繼續干預中國內政的錯誤政策,造成了台灣海峽地區長期的緊張對峙局面,台灣問題自此成為中美兩國間的重大爭端,也令「解放台灣」的困難度突增。
  更重要的是,由於美軍威脅中國東北工業中心,原來計劃參加「台灣戰役」的軍隊,有相當一大部份被抽調北上,組成「東北邊防軍」(後來更直接轉為入朝參戰的中國人民志願軍)。一九五零年七月十三日,中央軍委還委任了原「台灣戰役」的正副總指揮粟裕、蕭勁光出任「東北邊防軍」的正副司令,「解放台灣」的計劃就擱置下來了,實現祖國統一的大業便走上了曲折、漫長的道路。
  據粟裕的兒子粟戎生回憶,父親一直到去世,書房裏都掛著臺灣的地圖。有一次,粟裕問兒子,知道為什麼我們的軍隊還叫「解放軍」,而不叫「國防軍」嗎?粟戎生搖了搖頭,粟裕沉默了一會兒,說:「因為臺灣還沒有解放。」粟裕曾對兒女們承諾,等以後全國都解放了,就帶他們回家鄉湖南會同。但後來粟裕再也沒有回過家鄉,粟戎生推測時說:「在父親眼裡,他認為台灣沒有解放,全國就不算解放,所以他遲遲無法兌現自己當初的承諾。」      而在台灣方面,則對金日成充滿感激。一九九四年六月間,筆者訪問時任中國國民黨文化工作會主任的簡漢生,他在談到此事時,感概萬分地說,「我們應當在玉山頂為金日成豎立一座銅像」。
  因此可以說,海峽兩岸至今仍然未能統一,斯大林、金日成應該負上重大的責任。但極為荒謬的是,今日的金正恩,不但沒有反思其祖父對中國人民的歉疚,相反還要繼續「綁架」中國人民在其「黷武主義」的戰車上,其用心極為邪惡。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6-25 04:45:0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