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宋楚瑜「不關心海基會問題」或是退卻之言

  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前日針對台灣陸委會稱,「就柬埔寨將台灣電信詐騙嫌犯押往大陸一事,已通過兩岸聯繫渠道向大陸方面表達了抗議」的新聞稿內容,強調在五月二十日後,因台灣方面未能確認「九二共識」這一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共同政治基礎,兩岸聯繫溝通機制已經停擺。這是五月二十日蔡英文上任以來,國台辦首度在公開場合或書面說詞中明確表示,兩岸事務主管機關聯繫溝通機制已陷入停擺。而在此之前,雖然國台辦在五月二十一日的聲明中強調,只有確認堅持「九二共識」,陸委會與國台辦的聯繫溝通機制才得以延續,並在之後的兩次記者會上不斷重複這一說法,但卻並未表明雙方溝通已經停擺。
  因此,國台辦今次的表態內容,不單止是反駁陸委會「已通過兩岸聯繫渠道向大陸方面表達了抗議」之言那麼簡單,而且更是直截了當地向台灣方面宣布,經過一個月的耐心等待,但尚未見到蔡英文正面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容,因而「對不起」,國台辦與陸委會的聯繫溝通機制已經確定無法延續,即使是陸委會再說多少次「將持續敞開兩岸溝通對話大門,全力維護現有機制」,也都將無法挽回。蔡英文目前奉行的「不刺激對岸」策略,和陸委會的低調及「尊重一九九二年兩岸協商達成若干共同認知與諒解的歷史事實」,是一回事,北京需要蔡英文明明確確地證明確認「九二共識」,又是另一回事。一點兒也來不得含糊其事,遮遮掩掩。
  安峰山的談話內容,不但是粉碎了蔡英文的幻想,而且也警醒了許多人,尤其是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昨日他所說的誰接任海基會董事長不是他個人和親民黨關心的問題,他曾和蔡英文在她的家裡長達三小時長談,重點在台灣要建立共識之前必須先「識共」,要瞭解對岸在想什麼?其實其潛台詞是:國台辦已經正式否定了蔡英文「二軌」的設想,因而我宋楚瑜已經不再對海基會董事長這個職位感到興趣了。
  實際上,蔡英文此前之所以「三約宋楚瑜長談」,是希望宋楚瑜能發揮「二軌」功能。她本人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但由宋楚瑜出面承認「九二共識」,而她則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希望以此來爭取北京重啟海峽兩會談判的大門。這樣,她的「模糊策略」就可奏效,而又不用得罪「獨派」。
  在宋楚瑜方面,當然也希望能以此來延續他的政治生命,並向在他眼中是「無能」的馬英九「示威」。實際上。宋楚瑜早就冀望在兩岸關係領域上作出突破。二零零五年陳水扁與他達成十項共識,本是要進行「搭橋之旅」的。誰知連戰卻捷足先登,破了他的局。後來之所以他在登陸之後要撕毀與陳水扁達成的默契,大談「反獨促統」,當時人們都以為這是他的本性的直接反映。這當然是有一定的道理,但更不能忽略當時人們並未注意到的另一個深層意思,那就是既然連戰破了他的局,使他飲不了「頭淡湯」,那就要推出更「激」的言論,顯得比連戰更有誠意,才能「扳回一局」。
  現在,類似受陳水扁授權的機會又來了,而且也是民進黨籍的「總統」委托,不但是「搭橋之旅」,更是在橋上直接行走,將以海基會董事長的身份與對岸進行協商,更贏一局。實際上,連戰的「破冰之旅」,也只不過是在野黨主席「齋噏」,雖然架設起「國共平台」,但畢竟影響不了執政民進黨,只有在後來國民黨重新執政後,才能重啟兩岸協商大門。而現在,民進黨再次執政,他宋楚瑜卻可重啟大門,這證明他宋楚瑜是真正的「無所不能」,他過去的「為何不是我」心態,是正常的,反而是泛藍陣營「走漏眼」。當初倘是推出他參選,就不至於淪落到如此地步。
  但宋楚瑜也知道,要在民進黨執政條件下恢復兩岸協商,並不容易。因而也是「心大心細」,要打探對岸的意思。因而在蔡英文「五二零」就職時,他又重施當年的「孫子兵法」,以「看望孫子」為由,避開蔡英文的就職禮。其實是「一技欲收二效」,既是向北京表達「不向蔡英文輸誠」,又希望能在美國與「北京來人」商談「條件」。但不管宋楚瑜在美國是否與「北京來人」接觸商談,從後來大陸方面的強硬態度看,他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後,能否達到先前的「二軌」設想目的,產生了疑問。因此,就有了親民黨的放風:宋楚瑜與蔡英文的密談,並未談及海基會董事長議題。
  今次安峰山的談話內容,更使宋楚瑜清醒過來。他也不愧是「大內高手」,從安峰山的話中讀懂了另一層含意:倘他真的接了海基會董事長,北京也不會給面子他這位「老朋友」。因為是否能恢復兩岸協商,關鍵是在於蔡英文對「九二共識」的態度,而不是由他宋楚瑜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倘他不能推動恢復兩會協商,甚至連進入大陸都不得,豈不是壞了他宋楚瑜的「一世英名」?因此,他要對出任海基會董事長的強烈企圖進行戰略退卻了,而且還撂下一句「等蔡英文回來後再與她詳談」,勸她「必須先『識共』,要瞭解對岸在想什麼」。這又折射了宋楚瑜仍有幻想,但看來他將是難以說服蔡英文,因為即使蔡英文本人聽得進他的話,也將難以過得了「獨派」這一關。何況,黨內的賴清德仍未放棄與她一較高下的企圖心,對此威脅她不能掉以輕心。
  其實,蔡英文也未必能真的放心宋楚瑜。這位連李登輝也駕馭得了的人,而且也曾在「搭橋之旅」中欺騙陳水扁的人,令到自認為權謀不如李登輝、陳水扁的蔡英文,有所戒心。何況,民進黨內已經有宋楚瑜倘出任海基會董事長,代表哪個政黨的利益的質疑,因而蔡英文也將正好利用宋楚瑜的「打退堂鼓」,撇開「權謀高手」宋楚瑜,另覓他人。
  倘按蔡英文自己「海基會董事長不在民進黨內選人」的思路,就只有王金平這個人選了。有人說,重用王金平,還可收到裂解國民黨的附加效果。其實,以今日國民黨奄奄一息的「氣勢」,己經無須勞煩蔡英文用計裂解之了。
  相反,王金平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可能會不利民進黨「立法院」黨團。這是因為,無論是按照國民黨內規,還是按照當局有關「立委不得兼任官吏」的法律,王金平都必須辭去「不分區立委」,或是被國民黨停權後,自動喪失「不分區立委」資格。
  隨後,就是由曾任「立法院」副院長的曾永權予以遞補。而曾永權是「戰鬥持格人特質,必會以「不分區立委」必須貫徹黨意志的政治倫理,配合或領導黨團,實行堅決鬥爭,而不像王金平那樣「喬事和稀泥」。
  因此,曾永權「回巢」,第一頭痛的是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然後是民進黨「立委」,繼而是「行政院長」林全,最後是蔡英文也將會後悔,不但不能裂解國民黨,相反還讓國民黨黨團更團結,從而犯下「聰明反被聰明誤」的錯誤。
  那麼,就剩下許信良了.。這當然不符合「民進黨外覓才」的設想,但他曾退黨,也曾經常進出大陸,要說在大陸的人脈關係最多,王金平以至宋楚瑜都不是他話下。而且,沒有「代表哪個政黨」的問題。既然如此,還是用回民進黨人,即使不能恢復兩岸協商,也不能讓海基會董事長「空著」。而許信良之所以辭去《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可能就是窺準了這個機會。畢竟,那個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董事長,並非是他的強項,是在沒有機會下的「次選」。現在既然還有機會,當然是以海基會董事長優先。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6-27 10:11:2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