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台北實施「火力偵察」?北京順勢「擺明車馬」!

  「立法院」內政委員會昨日審查《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十七條修正草案,初審通過民進黨所提的修正動議版本,大陸新娘取得身分證年限仍維持六年不變,並比照外籍新娘歸化規定,增列須具備「國民權利義務基本常識」。至於如何認定基本常識能力、是否舉辦考試,由「內政部」決定。但該案仍須經朝野黨團協商。
  《兩岸關係條例》是陸委會主管的法律,因而「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審查其修正法案時,陸委會主委張小月依例到「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備詢。而由於對岸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剛就陸委會稱,「就柬埔寨將台灣電信詐騙嫌犯押往大陸一事,已通過兩岸聯繫渠道向大陸方面表達了抗議」的新聞稿內容,強調在五月二十日後,因台灣方面未能確認「九二共識」這一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共同政治基礎,兩岸聯繫溝通機制已經停擺。因而到場採取的媒體,就以其職業責任和習慣,詢問張小月對國台辦這番表態的反應。張小月仍是以其上任以來一貫的低調姿態表示,兩岸的事情,我們呼籲中國大陸用更開放的方式,來為兩岸人民福祉出發,重視過去廿幾年來的成果值得雙方來重視,希望溝通交流的大門能繼續開啟。媒體再追問,有實際方式嗎?有門路嗎?張小月說,陸委會會繼續不斷努力,兩岸關係真的是需要一點一滴持續不斷的努力。我們每天都在累積善意,今年一到五月的中國大陸在台灣的投資金額是增加的,這也表示我們沒有設定任何限制,我們覺得溝通交流對話,對兩岸來說是重要的。
  應當說,自「五二零」上任以來,陸委會是低調的,對對岸採取了不刺激、不挑釁的低調務實的態度,目的就是希望能夠「維持原狀」。但卻受制於蔡英文的不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導致大陸認為未有交出滿意「答卷」,因而「不收貨」的大環境,「郁不得其正」,再怎麼努力也是徒勞枉然。
  不過,由「惹來」安峰山有如「打臉效應」的發言的陸委會「新聞稿」的方式及內容,卻讓人們產了幾種遐想:
  其一、反映了陸委會本身對「維持」包括兩岸聯繫溝通機制的「現狀」的渴望,變成了幻覺。盡管陸委會的「頭兒們」此前也曾說過,海協會對海基會的函電採取「已讀不回」的態度,並也承認此前夏立言與張志軍建立的電話熱線專用電話機一直沒有響過,但卻仍認為兩岸聯繫溝通機制仍然是相通的。當然,「新聞稿」中「兩岸聯繫渠道」的用詞及語意不詳,從字面上看,也有可能是專指《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的台方執行單位「法務部」或「內政部」警政署,以至是更低一級的刑事警察局,與對岸的對口單位。這些具體事務執行單位的聯繫,對岸或許尚未有明確表達「停擺」的意思。因此,陸委會就以混淆的手法,將之「偷渡」為兩岸聯繫溝通機制。這樣做當然也希望能發揮為自己「打強心劑」的作用。
  其二、也有可能是進行「火力偵察」。「五二零」已經過去一個月有多,但對岸一直是採取「已讀不回」的態度,卻又沒有公開宣布「關上大門」,這讓陸委會憋不住了,也就順著柬埔寨將台灣電信詐騙嫌犯押往大陸一事的議題,索性拋出「已通過兩岸聯繫渠道向大陸方面表達了抗議」」的話題,看看對岸是如何反應。說不好,對岸還在處於對蔡英文實行「聽其言觀其行」的階段,尚未至於把大門關死,趁勢試探一下也好。豈料引發國台辦的警覺,索性把話挑明:大門已經關上,不要再抱幻想了。倘此猜想屬實,不試探還好過試探,仍可為台灣民眾留下一個虛幻的「維持現狀」,蔡英文在兩岸關係領域「也是行的」之假像。
  實際上,本來在此前,人們認為北京對蔡英文的「聽其言觀其行」有三道關口。其一就是最關鍵的「五二零」講話,但考慮到此時要蔡英文作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確實有其困難,願意再等一等。大陸有些媒體跟隨國民黨的唾沫,譏笑民進黨遭逢「髮夾彎」。其實,民進黨倘是真的能「改獨歸正」,「髮夾彎」有甚麼不好?北京對蔡英文「五二零」講話的期待,就是希望能發生「髮夾彎」式的轉變,拋棄「台獨黨綱」,正式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
  平情而論,蔡英文的「五二零」講話是比過去有所進步的,在原先放風的基礎上,加碼了「憲法」和《兩岸關係條例》。而《兩岸關係條例》的第一句就是「兩岸統一前」,這個前景追求比馬英九所主張的「不統(還是擺在第一位置)、不獨、不武」要進步得多了。因此,蔡英文的就職講話一發表,大陸一些被視為國台辦的政策智囊,據說胡錦濤也曾經常親自諮詢意見,認真做筆記的頂尖級台灣事務專家,在接受中新社記者訪問時,都給予了正面評價。因而人們都認為,蔡英文可能過關了。
  但當晚卻是形勢發生劇變,台灣媒體的「內幕消息」是中央政治局召開緊急會議定的調。顯然,中央政治局與台灣事務專家相比,是跳出台灣事務的框框看台灣問題。實際上,當前大陸內外形勢比較嚴峻,因而台灣問題容不得半點右傾鬆弛,否則將影響全局。
  第二道關口,是民進黨「十七全」一次會議。倘若《美麗島電子報》副總編輯兼實際操作者吳子嘉等人暗中策動的「維持現狀」提案獲得接納,或許會真的能讓蔡英文收穫「維持現狀」的效果。然而蔡英文要闖過此道關口並不容易,因為目前黨內的時機仍未成熟,更何況連蔡英文自己的「心理關」也過不了。因而
  從許信良辭去《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一事,就可「一葉知秋」,更被北京視為必須「丟掉幻想,進行鬥爭」的「信號彈」。由此可見,蔡英文其實是「好龍」的「葉婆」,雖然口叫「維持現狀」,但卻容不得「維持現狀」的提案,迫使正在求「官」的許信良要與《美麗島電子報》作出切割。由此,對許信良十分了解的北京有關部門,已是「心中有數」了。因而提前對民進黨「十七全」作出結論:蔡英文不可能「改獨歸正」,因而安峰山也就「提前出手」了。當然,如果不是陸委會貿然進行「火力偵察」,這個表態可能還將會「按表操作」地拖到「十七全」之時才執行的。
  第三道關口,應是明年夏秋之間的民進黨「十七全」二次會議。斯時也,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已於今年十月間召過了,此時可能正在召開北戴河會議,為召開「十九大」作最後準備。反貪改革的大局已定,習近平「大塊文章」,可以騰出精力處理台灣問題。崇拜毛澤東,熟悉毛澤東戰法的習近平,可能會根據屆時蔡英文對「九二共識」的最新態度,作出具有毛澤東特色的重大戰略轉變。屆時全球的注視焦點,都將集中在台灣海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6-28 03:39:4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