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林中斌或是海基會董事長人選的「黑馬」?

  蔡英文上任一個月有多了,其「國安」系統各部會的人事都已底定,就是海基會董事長人事尚未「喬定」。表面上看,是宋楚瑜、王金平、許信良三人之爭,「樹多根深,叫樵夫如何下手?」其實是蔡英文要將海基會董事長人選當作一枚「活棋」來部署,希望能籍此人選,既能保持其「維持現狀」的「既定兩岸政策」,又能迎合北京對兩岸政策要求,使得海基會成為在民進黨執政的條件下,能夠打開兩岸關係以至協商的大門的「敲門磚」。因而才有此前所謂「二軌」之說,即是由與北京關係密切的宋楚瑜出任海基會董事長,並公開宣示自己承認「九二共識」,而蔡英文則對此採取既不承認也不否認的態度,以此來取得北京的理解和諒解,同意恢復海峽兩會的接觸及協商。正因為蔡英文對海基會董事長人選的甄選抱有這樣的功能性考量,這又反過來增強了「揀蟀」的困難度。
  其實,蔡英文無論是挑選任何人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包括不避政黨之嫌重新起用曾經在海基會董事長任內取得累累碩果的江丙坤,都根本不可能達到其上述目的。實際上,海協會負責人早在五月二十一日就已就今後兩會受權協商和聯繫機制的問題發表聲明,強調在「九二共識」基礎上推動兩岸協商談判的主張和誠意不會改變。只要海基會得到授權,向海協會確認堅持「九二共識」這一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政治基礎,兩會受權協商和聯繫機制就能得以維繫。因此,無論是誰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在蔡英文未有承認「九二共識」之前,都不可繼續進行海峽兩會的聯繫和學生。即使是與北京關係密切的宋楚瑜,也同樣「冇面俾」。
  這也正是曾經興致勃勃的宋楚瑜,如今也意氣闌珊的重要原因。王金平就更不用說了,他在「太陽花學運」中所間接起到的「暗助」作用,就難以獲得對岸的諒解,因而根本就不是海基會董事長的適當人選。至於許信良,除了是不符蔡英文「非民進黨人」的標準之外,也因為即使是在民進黨的,也有部分派系並不樂見他會有這個「出路」。
  然而,海基會董事長的位子也不能繼續「等譕人」下去。尤其是在八年前的同一時間,亦即二零零八年的六月十三日,時任海基會董事長的江丙坤已在北京與海協會長陳雲林簽署了第一批協議,包括《海峽兩岸包機會談紀要》和《海峽兩岸關於大陸居民赴台灣旅遊協議》,並對隨後兩會商談議題取得了共識。現在,即使未能是恢復兩會談判,海基會董事長的位子總不能空置吧?
  昨日,民進黨籍資深台中市議員何敏誠突發奇想,在接受中評社訪問時指出,海基會董事長確實是關鍵,但是希望海基會董事長不要再用政治任命,乾脆找事務官出身或是學者來擔任還比較適合,例如曾任扁政府「國防部」軍政副部長的林中斌,他就有學者的風範對兩岸關係也比較務實看待。
  這倒是值得考慮。實際上,蔡英文在當選「總統」後第一波發布的人事名單,就大量起用她自己於二零零零至二零零四年出任「陸委會」主委的舊同僚,包括包括接掌「法務部長」的邱太三、接任「總統府辦公室」主任的詹志宏,以及接下「國安會」諮詢委員的傅棟成等。近日,又有鄧振中將會被安排出任駐印尼代表之說。而在當時,曾經有一篇題為《蔡英文背後的四個男人》的報導,描寫的是當時蔡英文在「陸委會」中非常倚重的四位官員:林中斌、鄧振中、詹志宏和傅棟成。現在,就欠林中斌尚未有安排了。因此,在海基會董事長人選「難產」之下,林中斌就倒是一個可以為蔡英文所接受的最佳人選。
  實際上,曾被蔡英文稱為「陸委會鎮會之寶」的林文斌,確是有其優越之處。儘管他的學術水準很高,對台海情勢的判斷準確,但作風較為踏實,不偏不倚,實事求是,而且仙風道骨,從來沒有僭越「小妹妹輩」的蔡英文。因此,連陳水扁也欣賞他,毫不諱忌他是外省籍人的背景,先後委任他為「國防部」副部長和「國安會」諮詢委員,據說他在「國安會」時所撰寫的中共軍事分析報告,受到陳水扁和台灣軍事高層的高度重視。而他具有正部長級的資歷,也足可「孭得起」海基會董事長這個位子。
  而且,林中斌沒有任何政黨背景,既符合蔡英文「非民進黨人」的要求,也不用擔心「身在綠營心在藍」的懮慮。實際上,林中斌雖然一直自認為是中國人,因而在美國的十八年期間,尤其是在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服務時,完全有機會加入美國國籍,但他卻一直堅持持用「中華民國護照」,亦即堅持自己是中國人的身份。而他作為在大陸地區出生的外省籍人士,其父親又是國民黨軍官,但卻又沒有加入國民黨。當然,更沒有像「外省人台灣獨立協進會」的外省人子弟那樣,加入民進黨。
  林中斌不參加國民黨,是因為其父母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他的父親林文奎(原籍廣東新會,落籍中山,一九一零年出生),上海交通大學附中畢業後,考入清華大學,先後畢業於經濟、地學兩系。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後投筆從戎,考入中央航空學校第二期飛行班,於一九三四年二月以第一名成績畢業。後考派赴歐四年,先後留學意、英、德、法,並在英意各級作戰部隊司令部實習,深為軍事家蔣百里所賞識。一九四一年協助陳納德將軍創立美國志願軍飛虎隊,任中文機要秘書兼作戰情報室主任。一九四三年先後任遠征軍司令長官陳誠將軍侍從參謀,及昆明空軍第五路司令部參謀長。抗戰勝利後受命任台灣地區空軍司令,一九四八年奉何應欽電召調任聯合國中國軍事代表團空軍參謀。一九五三年,林文奎受到孫立人將軍重用,任陸軍總部第二署(情報署)署長。一九六三年退伍,東吳大學及政治大學相繼聘為兼任教授,講授經濟地理及英文專課,後因病退休,一九八二年三月過世。
  林文奎在「二二八事件」發生前,曾上呈蔣介石一份文件,內容指陳自陳儀接任台灣行政長官之後,種種不當行政舉措與違法亂紀,致使台灣社會敗亂日甚一日,人民生活之痛苦實已到達無可忍受之地步,必會釀發災禍,故請求蔣介石重視此嚴重問題。在此後一年,果如林文奎所預料,爆發了「二‧二八事件」。
  在「孫立人案」發生後,林文奎受到牽連,一直未受重用,無法晉升更高軍銜,只好在一九六三年以上校銜退伍。
  林中斌的母親張敬,則是台灣大學中文系教授,曾常投稿到《自由中國》雜誌。雷震被捕的那一期,本來也有張敬的文章,因為遲交,才來不及登上去。張敬也是屬於政治戒嚴時期被當局監管的人。
  林中斌由於其父母長期遭受「白色恐怖」壓制,故一直與中國國民黨保持距離。這個背景,應可讓蔡英文放心。而他並不支持「台獨」,承認「一個中國」的態度,相信大陸也不會有戒心。還有一個最好之處,就是他與宋楚瑜、王金平、許信良相比,與蔡英文的淵源又較深遠,倘由他以「黑馬」之姿出任海基會董事長,此三人應是無話可說。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6-29 04:37:1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