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丟失政權後首次全代會能否反省改革?

   繼六月二十九日國民黨中常會敲定中國國民黨第十九屆全國黨員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於九月四日在台北市陽明山中山樓舉行,並決定成立「政策綱領研修小組」,由首席副主席詹啟賢擔任召集人,計劃廣徵黨代表的意見,彙整為《政策綱領修正案》,報中常會核定,作為「全代會」的提案之後,國民黨中央黨部前日按照黨內規章的規定,由秘書長莫天虎及副秘書長兼組發會主委張雅屏,提前兩個月在黨部大樓張貼召開「全代會」的公告。至此,國民黨召開正式進入召開「全代會」的籌備程序。
    按照「黨章」規定及以往慣例,在「十九全」四次會議之後,還將在中央黨部召開第十九屆中央評議委員第四次會議,及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
    據國民黨文傳會主委周志偉表示,「十九全」四次會議之所以選擇在陽明山中山樓舉行,是考量到開會的人數較多,而必需尋找比較大的場地才能容納黨代表開會,行管會本來是計劃在「國父紀念館」等場所舉行,但該時段都已被其他的單位預訂活動,只有中山樓還有空,因此選定中山樓舉行。 周志偉還特別指出,中山樓是過去國民黨開會經常借用的主要幾個場地之一,因此多少會有歷史的意涵,大家回到熟悉的地方找尋靈感,看國民黨是否可以在很艱困的情勢下站穩腳步重新出發。
  無論是「國父紀念館」還是中山樓,都是為了紀念孫中山先生而興建,而中山樓過去還曾承擔「國民代表大會」會場的任務,而「國民代表大會」長期由國民黨主場,因而回到中山樓舉行黨的「全代會」,或許真的能起到「尋找建黨靈感」的作用。不過,中山樓在陽明山上,而陽明山在蔣介石撤退到台灣之前,其原名為「草山」,這次「全代會」又是國民黨在次淪為在野黨之後的首次「全代會」,是否會被不懷好意的名嘴譏諷為「落草為寇」?看來國民黨中央還需預先做好應對文宣準備。
    而國民黨中央關於「考量到開會的人數較多,而必需尋找比較大的場地才能容納黨代表開會」,因而選擇中山樓作開會地點之說,恐怕其理由並不充分。因為與過去八年的歷次「全代會」相比,出席者已經少了正副「總統」、正副「行政院長」、正副「立法院長」,及「司法院」、「監察院」、「考試院」的黨籍首長,以及各部會首長等政務官,倘只是由黨代表出席的話,隨便找一個學校的禮堂都可以舉行。而反過來,從「只是」在中山樓舉行,不是找一個「巨蛋」式的體育館甚至運動場,也可預知黨中央並不準備組織各縣市的黨員作「佈景板」、「啦啦隊」,以營造「煥發鬥志,重新出發」的氣氛。因此,此次「全代會」將是一個氣氛並不「壯懷激烈」的會議,甚至可能還會比較沉悶。
    實際上,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九日至三十日在林口體育學院體育館舉行的國民黨「十六全」一次會議,是國民黨首次丟失政權後的首次「全代會」,為激勵全黨臥薪嘗膽,奮發圖強,以圖東山再起,從全島各地組織各縣市的黨工及基本群眾,按照各縣市分區而坐,為黨代表會「打氣」。開幕式上,全體與會者起立,唱起了《國父紀念歌》,其低沉壯烈的旋律,尤其是唱到了「莫散了團體,莫灰了志氣」的歌詞時,大家都哽咽落淚,更為促成全黨的團結。
  何況,當時除已被開除出黨的李登輝及其幾個追隨者,以及自行脫黨的宋楚瑜及其追隨者之外,所有的國民黨「明星」級的大佬輩,全部到齊,體現了敗選後的不忿心情。實際上,在「總統」大選前,儘管宋楚瑜曾經聲勢很旺,但經歷了「興票案」的打擊,已經持續下跌,因而國民黨內選前還信心滿滿,以為連戰必贏。但意想不到卻是輸了,這個事前沒有預料到的打擊太大,因而反而更能凝聚黨心,上下團結。而今回的再次丟失政權,則是在選前就早已有了心理準備。而且經過「馬王政爭」、「防柱換柱」等紛爭,黨內早已是人心渙散,意氣闌珊。因而相信再也看不到十六年前「全代會」的那種「壯懷激烈」氣氛。
   而且,今明兩年都不是各種政治公職的換屆年,沒有選舉任務,也激發不了黨代表們的鬥志。不過,明年卻是國民黨自己的換屆年,將進行黨主席及黨代表的選舉,因而在今次「全代會」上,可能會潛流各種縱橫捭闔的暗湧,各種勢力拉幫結派,為明年五月的黨主席選舉預作準備。其中,除了洪秀柱爭取連任之外,其他的一些人可能鑑洪秀柱的領導和駕馭能力不足,而且有意識形態深藍,難以做到團結全黨之嫌,而要將她換下來。被視為目前是黨內最大公約數的吳敦義,還有郝龍斌、胡志強,以及意圖東山再起的朱立倫,都可能會試圖一搏。說不好在蔡英文上台後荒腔走板,人們開始懷念馬英九的社會氛圍下,馬英九也將會「殺回馬槍」,再摻上一腳。因而「全代會」將會是表面平靜,台下洶湧。 
  「十九全」四次會議的重大任務之一,是修改黨綱。與民進黨「黨章」規定,將歷次決議文、競選「總統」的政綱等「炒埋一碟」,作為「黨綱」的一部份不同,國民黨的「黨綱」是單一文件,每屆「全代會」都修改補充,比較完整歸一,因而不會像民進黨那樣,,組成「黨綱」的各種決議文與「黨綱」本文互相「打交」的問題。
  在馬英九任黨主席時,主導將「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列入了「黨綱」。朱立倫任黨主席時,則為「黨綱」加入了「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洪秀柱是否也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力,為「黨綱」增添充滿深藍意識形態如「一中同表」等的內容?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目前的「黨綱」,是在國民黨執政時修訂並通過的,因而是建基於執政黨的定位,除了基本理念之外,有不少內容是從執政黨的角度,「以黨領政」地的格局,將「實現司法正義,建立廉政政府」、「落實政府改造,強化行政效能」等內容塞進去的。現在國民黨既然已經淪落為在野黨,這些內容就不能再保留了。而且還須從在野黨的角度,寫進新的內容,尤其是如何扮演好「忠誠反對派」的角色,進行鬥爭。因而可能會「大動」,尤其是其第二篇的「各領域的政策綱領」部份。
  「十九全」四次會議另一項重要議題,是黨務革新與發展。國民黨丟失政權後,黨務結構也得與其在野黨的定位身份相適應,不能再像執政黨那樣過於龐大,黨官比照政務官員乘坐「黑頭車」。還有黨產問題,在受到民進黨追殺下,來自黨產的財政收入將會減少,而且「屋漏偏逢連夜雨」,「不分區立委」得票率驟跌而致每年可領取的「政黨選舉補助金」也大減,黨務財政可能會吃緊,必須實行精兵簡政。但是,花在團結及培養青年的預算卻不能少,這正是國民黨矛盾之處。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7-06 04:56:1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