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對「布蔡會」宜戰略上藐視戰術上重視

  由於原定於六月二日會見蔡英文的美國國務院副國務卿布林肯,需要代替在法國騎車摔斷腿的國務卿克裏,出席在巴黎召開的「反伊斯蘭國(ISIS)同盟部長小組會議」,並於美國時間六月三日晚上返回華盛頓,故一般人相信,布林肯將於美國時間今(四)日會見蔡英文。倘此,「布蔡會」將是蔡英文此次美國之行動重頭戲。
  不過,民進黨秘書長兼駐美代表吳釗燮,昨日在陪同蔡英文視察民進黨駐美代表處後談及蔡英文訪美之行時,雖然有強調蔡英文此次訪美的目標是希望與美方有充分的溝通與意見交換,到目前為止,這次的行程安排相當順利,美方對蔡主席的接待也非常尊重,也有充分的時間進行彼此的意見交換,並表示在華府行程的這幾天,各項溝通的工作也將持續進行,但卻沒有確定是否會有「布蔡會」。
  吳釗燮之所以對「布蔡會」如此低調,可能是一方面尚未最後確定「布蔡會」的時間地點,因而還是要對美國國務院「給足面子」,避免產生向華府「施壓」的錯覺;另一方面是不想過於張揚,避免刺激各相關方面,而導致國務院臨時決定取消「布蔡會」。
  實際上,昨日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天和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的談話內容,就被視為除了是警告及批判蔡英文之外,也是提醒美國國務院。但兩人的發言,均是制式發言,而且較為簡單化,未能騷到華盛頓的「癢處」,甚至其中一人的發言,可能會令美國佬感到「霸氣」、「粗魯」,因而相信不會達到「狙擊布蔡會」之預定目的。實際上,就連高度防範蔡英文此次美國之行的國民黨和陸委會,也認為崔天凱的發言欠妥。
  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布蔡會」舉行的時間由於布林肯代替克裏赴巴黎開會而更改,「錯有錯著」地調改為恰好是「北京風波」二十六周年的當天,再加上民進黨中央公開批評崔天凱的談話內容,並再次強調蔡英文這趟美國行不是「面試」,而是「傳逹台美同具民主、自由、人權普世價值的意念」,在幾個因素的交織發酵之下,可能會產生某種「化學性」的效果。
  實際上,蔡英文這次美國之行,無論是其所打起的「點亮台灣,民主夥伴之旅」旗號,還是幾場不同場合演說的內容,都是投美國之所好,突出「民主、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這是非常迎合老美的胃口的。盡管老美必須奉行三個《中美聯合公報》所確認的一個中國政策,但有時卻將「普世價值」淩駕於國家主權之上,如其就曾經狂熱鼓吹過「人權高於主權」。對此,應有清醒冷靜的認識和警覺。
  更值得注意的是,政黨輪替也是所謂「普世價值」對重要內容之一,實際上美國自己都有政黨輪替,因而不可能支持國民黨長期執政,畢竟在國民黨過去數十年統治台灣地區的歷史中,美國曾經對國民黨所實行的獨裁統治極不滿意,因而曾經長期支持台灣地區的黨外活動,並在民進黨成立後,暗中支持這個在其黨名中含有「民主」二字的政黨,及希望台灣地區也能實現政黨輪替,並才有在二零零年度「總統」大選中,暗中支持陳水扁之舉。但有一個前提,就是不要給美國惹麻煩,據說陳水扁的「四不一沒有」,其中的「四不」就是美國對陳水扁的要求。
  正因為如此,在「布蔡會」舉行日期「錯有錯著」之下,蔡英文或許會拿「六月四日」大作文章,強調由黨名中含有「民主」二字的民進黨執政的「正當性」,而刺激及催發華府對「北京風波」的「記憶」,挑起其某些負面情緒,並引發其對民進黨的好感。實際上,當年台灣地區一批支持民進黨,後來都成為民進黨骨幹的青年學生,就是受到「北京風波」的影響,發動了「野百合花學運」,推動「修憲」尤其是「總統」直選等,從而實現「寧靜革命」式的民主化。對此,美國是曾給予高度讚賞的。因而蔡英文不排除會籍此挑起老美敏感度神經,以賺取老美對民進黨的再次好感。
  在這方面,蔡英文確實是細心研究過老美的心態,比四年前訪美時不著邊際的談話內容,更為迎合老美的胃口。她已經認知到,美國的世界戰略,是不希望在台灣海峽再燃起火頭,以免幹擾其全球戰略,分散其對付恐怖主義、「伊斯蘭國」及「朝核」的注意力,因此就有「增進與中國有原則性的互動」之說。
  當然,蔡英文此語是有著極大的問題的,那就仍然主張「一邊一國論」,以至是堅持她本人所主持研擬的「兩國論」,在「中國」的後面連「大陸」兩字也不願加上。這與民進黨中央所設立的中國事務委員會及中國事務部如出一轍,並與國民黨的大陸事務部和台灣當局的大陸委員會,有著相當鮮明的差異。遺憾的是,馬曉光在批評蔡英文的這句話時沒有將之點破,只是照搬一堆公式化的概念,或許美國佬會「詐傻扮懵」。除非,是北京透過外交途徑進行秘密交涉,否則單憑這麼簡單的制式語言,並未能引起美國的注意。
  其實,蔡英文此次的美國之行,還在其他領域花費了不少心思。比如,她採用了一九九九年陳水扁訪美時打出的「第三條路」旗號,強調「維持兩岸現狀」。而「第三條路」的發明者紀登斯,正是蔡英文修讀博士學位的母校--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的院長。按一般邏輯推理,作為紀登斯的學生,應比陳水扁更能領悟「第三條路」的真髓。正因為如此,「維持兩岸現狀」,就等於是向老美掛保證,她既不會像陳水扁那樣扮演「麻煩製造者」的角色,也不會像馬英九那樣親共「傾中」,而是「中間落墨」,而這恰恰就正是美國對台政策的底線。
  正因為如此,再加上蔡英文在二零一六「總統」大選中的贏面很大,因而老美近來較少公開批評蔡英文,美國國務院前副發言人﹑現在擔任克裏國務卿戰略溝通資深顧問的瑪麗‧哈夫就聲稱,美國歡迎蔡英文訪問美國,也期待與她會面進行具有建設性的交流,甚至還聲稱會見蔡英文「完全符合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
  應當說,盡管中美兩國有著巨大利益及互相支持關係,但也有著巨大的矛盾。而近年奧巴馬推行的「亞洲戰略再平衡」,就是圍遏中國。因而蔡英文有可能會被美國利用為向中國施壓而換取利益的「籌碼」,在習近平九月訪美時「曬冷」。不過,倘習近平能夠充分掌握這個關係並予以逆用破解,滿足美國的某些並不會損傷中國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非原則性的要求,或能換取美國對蔡英文的不支持。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6-04 05:25:2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