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倘籍南海搞台獨就應接管太平島

  荷蘭海牙常設仲裁庭對菲律賓所提南海仲裁案作出的所謂「裁決」,將於北京時間今日下午五時出籠。台灣「外交部」發言人王珮玲昨日聲稱,「外交部」已訓令外館利用各種管道在第一時間取得判決結果,回報島內;「外交部」會將裁決結果上網公布,有興趣的民眾可以上網查閱,或主動寫電子郵件向法院索取裁決書。王珮玲透露,新當局將發表中、英文聲明,說明台方立場。而知情人士則指出新當局不會提到依「U型線」或「十一段線」聲索南海主權。而「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則聲稱,「政府」堅持對南海諸島包括太平島的主權立場;對於仲裁案的相關訊息,「政府」各部門都會掌握,也有完整的評估與因應準備。黃重諺並重申新當局對於南海議題的三項原則:第一、南海的所有聲索方對南海領土與海域權力的主張都必須依照國際法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台灣當局對於南海領土與海域權力的主張也都符合國際法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二、期待所有聲索方都能夠以和平的方式解決南海爭端,台灣也應該要納入多邊的和平爭議解決機制;第三、各聲索方都有義務尊重南海地區的航行自由及飛越自由,對於南海地區的爭端,台灣當局一向希望以「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方式處理,與相關國家共同促進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據說,新當局的「國安」團隊,已經就海牙仲裁庭的裁決進行沙盤演練。但奇怪的是,其所針對的對象及內容,竟然是「中國大陸將會採取何種動作」,而不是南海周邊國家以至美、日兩國將會對南海提出什麼樣的訴求,進行什麼樣的小動作,而預先籌謀好應對措施。尤為奇怪的是,作為「國安」團隊成員的「外交部」次長李澄然和陸委會主委張小月,昨日在「立法院」詢問到「U形線」或「十一段線」時,竟然答不出來,因而遭到「立委」破口大罵。
  其實,這些出身於國民黨陣營的高官,是清楚知道「U形線」或「十一段線」的走向及來龍去脈的。只不過是蔡英文不承認「U形線」或「十一段線」,而「迫使」他們不敢就此議題表態,或是不願公開說違心話。這種「寄人籬下」及「站在矮簷下」的委屈相,還不如掛冠歸去,免得被人糟質。
  新當局的聲明,不痛不痒。而且,還有出賣領土領海之嫌。實際上,不提「十一段線」或「U型線」,不提「固有疆域」,並任由各聲索方按照《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提出「海域權力」範疇,等於將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周邊國家已經非法佔領的島礁都拱手作出。盡管說,這是事實存在,而且以台灣軍隊的實力及在國際社會的地位,未必能奪回。但起碼也應該在口頭上宣示其對這些被非法佔領的領土的主張。但新當局連這個「只需要開口」的權宜動作都不做,相反還要將太平島借給美軍使用,這已經是出賣領土的行為了。
   民進黨新當局對仲裁案所關心的,是究竟仲裁庭裁決太平島是島還是「礁」。本來,台灣當局在南海只有這個一個島,因而對此不難理解。但證明太平島是島不是「礁」的實務工作,能做的人家前朝都已經做過了,馬英九甚至還親自登島,並品嚐了當地種植的蔬菜及養殖的家禽,證明此地是島不是「礁」。但新當局卻連已經進駐太平島巡防的兩艘配備二零機砲的的新銳一百噸巡防艇,也以「避風」為由撤走。後來在群情洶湧,及媒體放出「解放軍將會接管太平島」的消息後,「海巡署」才忽忙補派「偉星艦」前往南海執行巡弋任務。
  蔡英文倘確實是認為有必要強調太平島是島不是「礁」的話,其實也無需仿效馬英九登島,只須派多幾個人到太平島入籍,就象那位在在太平島服務的護士潘曼琪一樣,把戶籍遷到太平島,以符合太平島成為島嶼的要件,就以足夠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三項關於是島不是「礁」的規定了。因為平民不是軍隊,符合居民的標準。這也正是大陸在南海設立地級三沙市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證明中國在南海諸島不但有軍人,而且更有居民和地方政權機構。
  但即使如此,、蔡英文承諾將太平島租借予美軍,就算如其聲稱的不是作為軍事基地,只是物資運補基地,也已經等於是在協助美國遏制對抗中國大陸。這就等於是「台獨」行為,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啟動《反分裂國家法》,出兵接管太平島。因為這不但是出賣祖輩家產,而且更是在大陸所實質佔有的幾個島的週邊,讓美國打入一個碶子。
  即使是退一步來說,尚未到「動武」的地步,也適宜在一旦仲裁庭對中國作出不利的裁決,按照《中國時報》的報導,北京可能會發布《南海主權白皮書》、公佈南海諸島領海基線的同時,宣布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並將太平島也納入其範疇之內。以改變南海區域飛航現狀,所有航機均必須通報並接受中國管理機構或其授權單位的指令。除對美國的軍事挑釁行為劃下「紅線」,遏止其囂張氣焰之外,也可對蔡英文政權形成牽制壓力,所有進出太平島的飛機,都必須通報。而且,還有利於實踐習近平主席的「一帶一路」的大戰略,確保「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必經之路——南海航道的安全。對此,還應展開與南海各國協商,重劃飛航情報區與搜索和救援區等。南海地區現行的飛航情報區,有中國香港、中國三亞、菲律賓、越南河內與胡志明、新加坡等,飛航情報區(FIR)不等於防空識別區(ADIZ),所劃定的區域也不一定相同。前者是國際民航組織依據《芝加哥民航公約》,劃定作為民用航空用途使用的區域劃分,具有國際法上的依據;後者在國際法上則沒有任何法源依據,是指一國基於空防需要,單方面所劃定的空域,以利軍方迅速定位管制,沒有國際法效力,其範圍大於領空。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後,將改變南海區域飛航現狀,所有航機除必須通報並接受中國管理機構或其授權單位的指令外,同時因新增的助(導)航設施,可能重劃空中航線。
  此前,中國大陸在設立東海航空識別區後,時任台灣地區「總統」的馬英九,呼籲陸方未來不要在南海設立類似的防空識別區。他不贊成大陸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並非是因為不堅守主權,而是擔心將會把目前仍由台灣當局控制的太平島,以至東沙群島也納入南海防空識別區,就將予人「兩岸共同捍衛南海」的口實,不利於他討好美國。而當時北京可能是如同配合馬英九的「外交休兵」政策,沒有與他爭奪「邦交國」一樣的考慮,而確實是沒有宣布南海防空識別區。但現在馬英九已經卸任,而接任者蔡英文卻不承認「九二共識」,也不承認「九段線」,還說甚麼民進黨政府的南海政策是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基準,亦即是不支持中國對「南海仲裁」的立場。這就是可以考慮宣布南海防空識別區的時候了,而這也是作為遏制「台獨」,促推臺灣走向統一道路的外圍壓力。因為南海防空識別區的劃設範圍必與「九段線」相重疊,以配合政府不承認「仲裁」,將之視為「廢紙一張」的實際行動。與此同時,南海防空識別區涵蓋台灣當局所掌控的東沙島及南沙太平島,就將對臺灣形成三面包夾的戰略態勢。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7-12 04:28:2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