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全代會」是否蔡英文否極泰來的拐點?

  臺灣媒體對於民進黨「全代會」的報道,幾乎都是將焦點集中在其領導機構的改選,「新潮流系」成了大贏家,「謝系」在中常委選舉中「掛零」等方面。這確實是應當關注的焦點。在「新潮流系」除了奪得三席票選中常委,是所有派系中唯一有中常委席次增長的派系之外,還有三席當然中常委,即是按照民進黨《黨章》規定,直轄市長是當然中常委,因而屬於「新潮流系」的高雄市長陳菊,台南市長賴清德,桃園市長鄭文燦,也是中常委,使得「新潮流系」在中常會中占有最多席次,享有極大的話語權。而「英系」也有兩席票選中常委,在與「新潮流系」結合之下,佔了很大優勢。「新潮流系」在兩岸關系方面的主張,是政治從緊,經濟放寬。這是否會對蔡英文的兩岸政策產生影響?還待日後的事態發展去求證。
  其實,對民進黨「全代會」的關注視角,除了上述的黨中央領導機構「大洗牌」這個「硬體現象」之外,還應當關注大會的指導思想亦即「軟體現象」方面。而最能反映「全代會」的主導思想的文件,一是題為《面對挑戰,共創繁榮》的大會宣言,二是蔡英文在大會開幕式上的講話。而這兩個文件,又是互有關聯的。實際上,此前在第十六屆中常會的最後一次會議上,審議「全代會」的文件時,本來中央黨部為這次「全代會」規劃的主軸,是多達十字的「攜手創繁榮,改變迎幸福」,相當嗷口,且並無「面對挑戰」。而主持會議的蔡英文則當場認為,現在民進黨初執政,還有很多困難挑戰要面對,只有「繁榮」概念太跳躍。最後經曾任多年文宣部主任及「新聞局長」的桃園市長鄭文燦,及副秘書長徐佳青當場協助潤飾下,改成「面對挑戰,共創繁榮」。民進黨所強調的將是更具體的政策推動,如以五大創新產業鏈來啟動經濟新動能,更要落實轉型正義的各項改革工程,如年金改革,司法改革及勞動權益的提升等,期許執政團隊會用最大的決心與責任,帶領台灣走出困境,民進黨會成為一個共創社會繁榮的政黨。
  而蔡英文在「全代會」開幕式上的講話,完全沒有對民進黨再次執政而且還是完全執政的自豪及歡呼,相反還以如履薄冰的態度,點出民進黨再次執政所面臨的種種困難和挑戰。她在講話的開篇,就是「今天,是我們執政之後,第一次的全國黨代表大會。去年的全代會,我跟大家說『升官發財請走他路』。我相信,執政這兩個月來,各位應該有了深刻的體驗。在我們面前的,從來不是榮華富貴,而是一連串的困難和挑戰。如果政黨輪替不能解決問題,不能改革結構,人民不只是對民進黨失望,更會對民主政治失望。所以,今年,我的致詞不會太長,而且,所有的客套話我也都會省略。」
   緊接著,蔡英文指示大會會務人員播放了桃園機場水淹、「華航」空服員罷工、「雄三」飛彈誤射,及颱風過後的台東等四幀照片,并要求現場所有的人,都要好好看著這些照片,好好看著這個「國家」:這是民進黨執政下的台灣。過去這兩個月,民進黨面臨了一連串的危機。這些危機,有些是長久的結構問題,有些是臨時的突發狀況。但是,對人民來說,大家只在意一件事,就是民進黨政府如何因應。
   蔡英文還「現身說法」地說,原本這次「全代會」的主題,叫做「攜手創繁榮、改革迎幸福」。但這十個字被她改掉。因為執政才剛起步,挑戰還在眼前。而目前的主題「面對挑戰、共創繁榮」,就是要提醒大家,必須正面迎戰台灣的種種困境,用民主的態度來團結社會,用穩健的方式來推動改革。執政不是輪流討好各方的意見。執政是捍衛價值。不是要來討好哪一方。
  持平地說,蔡英文的這個開幕式致辭,實踐了她自己提出的「謙卑,謙卑,再謙卑」。沒有勝利者的驕傲,只有面對各種挑戰的誠恐。尤其是民進黨執政剛開始,就經歷了連串的驚濤駭浪,這使得蔡英文不得不冷靜下來,思考如何迎接重重挑戰。就此而言,蔡英文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然而,無論是蔡英文的講話,還是大會宣言,講的都是台灣地區的內部事務,卻完全未提兩岸關係,就連當前風頭火勢的「南海仲裁」也不置一詞。而偏偏就是兩岸關系議題,對民進黨政府形成更大的挑戰;而她在南海議題上的表現,則沒有讓對岸抓到什麼「把柄」,相反可能還有一定程度的滿意,正好是彌補自己在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招來的強烈不滿,甚至某些臺灣學者還認為南海議題不但促使島內各種顏色的政治勢力都同仇敵愾,出現了近年來極為難得的一致;而在兩岸間也在一定程度上營造「立場基本一致」的氛圍。這或將會為緩和兩岸關系鋪墊基礎。
  實際上,蔡英文在南海議題上,雖然未提「十一段線」,但卻使用了「南海諸島」的概念,也可說是間接承認了「固有疆域」。因為「南海諸島」就是祖輩留下的家業,這不但是與國民黨的主張有重疊,而且也與對岸的訴求相交叉。尤其是在南海諸島中,除了太平島是由臺灣當局所掌控之外,中國大陸佔領整個西沙群島和中、南沙群島中的好幾個島礁。她的「南海諸島」概念,已經與大陸的;領海主張「交叉重疊」,等於間接承認「中華民國」的領土領海及於大陸地區,是「憲法一中」的一種表現形式。
   或許,蔡英文是希望能在國際事務領域上,博得大陸方面繼續採用「世界衛生大會模式」,期待在九月間的「世界民航大會」上,也能邀請臺灣當局的代表,以「中華臺北」的名義,「觀察員」的身份,列席該次會議。畢竟,這與今年五月的「世界衛生大會」有所不同,因為「」世界衛生大會」的籌備階段,正好橫跨臺灣新舊政府,在發出邀請函時馬英九仍然在任,而「中華臺北」列席會議的代表卻是由蔡英文派出。而「世界民航大會」的整個籌備工作,都是在蔡英文的任內,臺灣當局是否也能享受到此待遇?
  因此,蔡英文在面對「南海仲裁」議題時,採取大陸方面雖然未能完全滿意,但卻仍可「收貨」的「南海諸島」概念,使得中國在應對「南海仲裁」時減少一份阻力,增加一份助力。希望能令大陸方面有所感激,并在「世界民航大會」等國際事務方面有所回報,作為蔡英文「從國際走向大陸」路線的實踐。
  緊接著,就是十一月間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臺灣當局出席會議的人員規格,可能會回到「西雅圖模式」,由部長級的經貿官員代表領袖出席,而收回在馬英九時期由「前任副總統」連戰、蕭萬長代表領袖出席的升格做法。但倘是要求委派馬英九作其代表呢?或將會「將」大陸一「軍」,令其左右為難。畢竟,習近平即使是在馬英九在任的情況下,與馬英九會過面,提出反對意見似是難以出手,除非是強調「APEC」是國際場合。倘蔡英文的「奇襲」能成功,就是在參與國際事務活動方面「更上層樓」,比馬英九時期還要「威」。當然,這還需看馬英九是否願意配合演出。不過,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可以與習近平及奧巴馬、普京等領導人「排排企」合照,這是千載難逢的待遇,可能會答應。而且,也可營造「藍綠合作」的氛圍,降低島內藍綠惡鬥的緊張氣氛。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7-19 05:15:2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