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仍是意圖以「空心菜」手法蒙混過關

  在蔡英文就職兩周月之時,打算透過接受外國媒體專訪來擴大其在國際上的知名度,并將其政策理念宣揚到全世界去。經過其幕僚千挑萬揀的作業,選擇了美國《華盛頓郵報》來作其「處女秀」。《華盛頓郵報》也喜出望外,更是派出資深副主編Lally Weymouth親自飛往臺北進行訪問。臺北時間前晚,《華盛頓郵報》的網站刊出了這個專訪的內容。而昨日台灣的一些媒體則根據《郵盛頓郵報》的報道,各取所需地予以轉載,以至出現了「蔡英文正式拒絕『九二共識』」的解讀。而大陸的一些媒體也據此而猛烈抨擊蔡英文。這可嚇壞了蔡英文的幕僚們,就由「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出面澄清,蔡英文是針對《華盛頓郵報》有關習近平對臺灣當局接受「九二共識」作出期限的問題,回答說「設定期限,要求台灣政府違反民意去承受一些對方的條件,其實可能性是不大的」,而非否定「九二共識」。
    但即使如此,蔡英文的回答也是充滿謬誤的。她說,「兩岸的問題很多人都很關注,很多人都有他們自己的觀察,不過我相信,習近平主席做為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他應該有能力能夠綜合所有的情勢,來做一個很好的決定,做一個正確的決定。尤其是台灣已經是一個非常民主的地方,民意的走向其實非常重要,所以設定期限,要求台灣政府違反民意去承受一些對方的條件,其實可能性是不大的,我也相信他們應該會有這樣的認知。」
  在這里,蔡英文仍然是以其一貫的「空心菜」模糊手法,既不承認也不否認「九二共識」,甚至連「九二共識」這四個字也不愿說出口。不否認是假,但為了意圖蒙混過關,騙取對岸「解凍」已經「停擺」的兩岸聯絡及協商機制,而不得不如此;不承認才是真,而她之所以有此「底氣」,是來自「民意」的支持,亦即她當選「總統」獲得過半數的得票率,也包括一些民調數據。
   然而,民調數據只是某些民調機構玩弄的數字游戲,並不作準。這就連民進黨人有時也承認,因為這與問卷的設計有很大的關聯。而所謂「得票率」,由于是由公權力機關進行的選舉而得,因而蔡英文認為最具「權威性」。因此,這就成為她的「強心劑」和「護身符」。實際上,早在她當選二周月﹙又是二周月!﹚之時,她就在精心計算之下,專門挑選中間偏藍,而且未在大陸受到屏蔽網站的《中國時報》,來作其回應專訪的對象。在這個專訪中,蔡英文就已提出了「民意支持」她的論點,比呼吁習近平對她「釋出善意」。但是蔡英文就已經橫下決心,不打算接受大陸的期待和呼喚,在「五二零講話」中將不會正面回應「九二共識」,尤其是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相反還要求大陸方面從現有立場後退,即只須承認她現在的立場——空洞的「維持現狀」及「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及抽象肯定卻具體否定「九二共識」歷史事實的手法,而不要迫使她承認「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這個核心內涵,並對她的模糊策略採取「側側膊,唔多覺」、「隻眼開,隻眼閉」的態度。
  在這個專訪中,蔡英文就自恃有「新民意」作其後盾,并聲稱臺灣是「民主社會」。就是她所恃之處,她是以過半得票率當選「總統」,民進黨也獲取過半「立委」議席。而日前她對《華盛頓郵報》的說詞,再次掏出這個論調。然而,她所獲得的得票率,并不等于是真正的民意支持度,更不等于是投票給她的選民都不承認「九二共識」。實際上,選民們是在民進黨刻意污名化馬英九,并營造「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氛圍下投票的,而且也有支持國民黨的選民「投不下去」。這本身並非是針對「九二共識」,因而在她當選時,可能民進黨擔心北京「誤會」而作出對其不利的舉措,就連忙解釋說選民們并非是對兩岸政策投票。為何蔡英文這么快就忘記自己曾經的所為了?
  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因而對岸指出這是一份「未完成的答卷」,而兩岸聯絡及協商機制也隨之「停擺」。但兩個月過去了,她沒有吸取教訓,更沒有長進,仍然重復過去的論點,刻意避提「九二共識」,相反還要習近平「釋出善意」。這是本末倒置了。習近平一直就保持著善意,這個善意就是希望能維持真正的現狀,那就是維持二零零八年到二零一五年間,由於馬英九政府堅持「九二共識」,因而兩岸關係積極發展的現狀。只不過是蔡英文由于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從而破壞了這個現狀。但她卻要「倒打一耙」,扮出一副只有她才是「維持現狀」的樣子。其實,倒是她應當拿出善意來,回到「九二共識」的正規上來,兩岸聯絡及協商機制才能恢復正常運作,兩岸關系才能和平發展下去。
  這幾天,筆者在與一些民進黨人的接觸中,感到他們都在等待,認為只要到中共「十九大」,習近平已經掌控大局之下,就將會主動向蔡英文釋出善意。蔡英文的這個表述,可能就是出於這麼一種心理。
  這是嚴重的誤判。去年十一月「習馬會」時,民進黨人不是說,習近平和馬英九兩位領導人,就是要籍此「框定」蔡英文,要她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嗎?又怎樣走回頭路?
  盡管說,蔡英文也試圖「釋出善意」,在其「五二零講話」中,比人們所預料的內容「加料」,加插了「憲法體制」和《兩岸關係條例》,但那只是對「台灣內部法律」的靜態陳述,並不是進行兩岸協商談判所需的動態性的「兩岸同屬一中」核心內涵。
  蔡英文說,「臺灣是一個國家」,國際社會對其「不公平」。在這里,蔡英文連遮羞布式的「華獨」—以「中華民國」的外衣包裝其「臺獨」內心,也懶的做了,赤裸裸地推銷「臺灣中國,一邊一國」論。而提出這個問題的《華盛頓郵報》,也已違背美國政府在的三個《中美聯合公報》中做出的政治承諾,及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精神。它把臺灣當局當作為一個「實體」,超越了臺澎金馬只是「經濟實體」的定位。實際上,臺灣當局參加「WTO」和「APEC」的活動,從來就不是以「政治實體」的身份,而只是「經濟實體」。
  從布局看,《華盛頓郵報》對蔡英文的這個專訪,是在「火燒車」事件期間進行的。而在「火燒車」事件的善后工作中,英政府要利用之催促對岸恢復兩岸談判。而大陸工作小組在赴臺處理善后工作時,則小掌握分寸,只是與屬於「小兩會」層級的台旅會人員接觸,而拒絕與「大兩會」層級的海基會人員以至是陸委會人員接觸。海協會和國臺辦即使是有作出回應,也是按照《海峽兩岸關於大陸居民赴台灣旅遊協議》中的緊急響應程序處理,而非制度性。蔡政府意外可以藉此營造「兩岸恢復接觸談判」的假象,只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7-23 04:36:5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