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黨產歸零壞事能否變好事?

  民進黨實現「全面執政」後,還要圖謀實現「長期執政」以至是「永久執政」。因此,千方百計要鬥垮其主要競爭對手國民黨,並防範有可能會上升為競爭對手的「時代力量」。為了鬥垮國民黨,民進黨扭盡六壬,充分利用自己掌握「立法院」三分之二議席的有利條件,披著「立法」的合法外衣,先後發動了多次進攻。繼推動「轉型正義」等法案之後,金融再次發動「圍剿不當黨產戰役」。前日不顧自己剛剛推動含有不能超時工作內容的勞工法案,竟然「立法違法」,通宵達旦地連續表決,終於挾其多數議席的優勢,壓倒已無反抗之力的國民黨,粗暴地三讀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亦即「中國國民黨不當黨產條例」。國民黨既憤慨又懮心,認為這是民進黨壓垮國民黨的最後一根稻草,而且對外軟弱對內兇狠。不過,也有黨內改革派認為,如果處理得好,可能更促進國民黨實現大團結,并通過臥薪嘗膽、奮發圖強,而東山再起。
  國民黨黨產,固然有不正當之處,但其實也有其正當的部份。早在孫中山先生鬧革命之時,就發動海內外華人華僑捐獻,并以募捐得來的善款創辦報紙,以鼓吹舊民主主義革命,推翻滿清王朝。武昌起義後半年內,國民黨所創辦的報刊就達數百家,這就是國民黨黨產的雛形。到抗日戰爭勝利後,國民黨以國民政府的名義,接收敵偽資產,將置辦黨產和党營事業催發到新的階段,而且還是形成了極大的規模。為此,國民黨還專門在一九四六年三月召開的六屆二中全會上,通過了由陳立夫、陳果夫兄弟提出的《党營事業的建立和管理計畫方案》,使得國民黨黨產規范化,并在接收敵偽的工商企業資產中,撥出五千億元作為「党營事業資金」,度身定做地交由二陳兄弟負責管理。在二陳兄弟的悉心打理下,黨營事業發展迅速,僅僅兩年多就擁有十多家大型的党營事業或轉投資事業公司,而且對所涉各行業實施壟斷經營。
    一九四五年臺灣光復後,國民黨派往臺灣的接收官員接收了原臺灣總督府所屬產業和日本私人財產、企業,共達一百一十億元,及八百六十多家日資企業。 這個背景,就是為何國民黨主張清理黨產應從李登輝推動「寧靜革命」,實行黨政分家的一九九二年起計算,卻遭到民進黨狙擊,非要從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 投降之時起計不可的籍口。這是極為荒唐的,因為按照臺灣地區的《刑法》,殺人越貨的追訴期也只是三十年,而清查國民黨黨產的追訴期卻是足足七十一年!完全 不符合比例原則。何況,國民黨的在臺黨產,也不僅止于在臺灣地區接收日本的資產,還有一九四九年從大陸地區撤退臺灣時,攜帶去臺灣的大量資產,包括黨營事 業公司。
    實際上,國民黨從大陸撤退臺灣時,雖然已經將其在大陸的黨產丟得七七八八,但也帶走了亞東公司,并搶運了全中國的黃金儲備和外匯儲備,包括二百二十七萬兩黃金和十億美元外匯。而主張「臺灣大陸,一邊一國」的民進黨,卻把這部分國民黨黨產也列入清查范圍,端的是要將國民黨趕窮殺絕。
    民進黨之所以要清查國民黨黨產,所謂「轉型正義」是假,要徹底剝奪國民黨的「選舉利器」是真。實際上,國民黨由於擁有龐大黨產,每次政治公職選舉時,都是由國民黨中央支應龐大的選舉經費。「總統」和直轄市長等單一應選名額的選舉,由中央包辦巨額選舉經費自不待說,就是「立委」等公職選舉,也由中央給每名由黨提名的候選人分配幾百萬元選舉經費。這對沒有黨產的民進黨來說,當然是感到不公平。因而每次公職選舉,都拿國民黨的黨產大做文章,向選民們營造國民黨「財大氣粗」,打壓「窮光蛋」民進黨的形象,號召選民們用自己手中選票消滅這種政治「不公平」的現象,并騙取選民們同情弱者的選票。民進黨的這一招,確實是屢試不爽,因而國民黨黨產也就成為民進黨在公職選舉中的「提款機」,提極都不完,甚至還成為陳水扁發動「公投」的題目,當然也是為了在「公投綁大選」中,獲取最大的選舉利益。
   黨產問題的確壓得國民黨喘不過氣來,因而也希望能早日獲得解脫。在二零零零年大選失敗後,國民黨開始處理黨產。其做法包括:一是清查黨產並對外公佈;二是捐贈黨產,將當年因捐贈或轉賬撥用取得的土地和建築物,回贈原有政府機關;三是完成黨產信託,委託他人管理財物,受益人由財產所有者指定。馬英九在二零零八年競選「總統」時,更是將處理黨產作其競選政綱之一。二零一零年元旦,兼任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宣稱,國民黨党營事業將在二零一零年六月底處理完畢。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國民黨在島內各大媒體刊出招標公告,標售最後一筆黨產——淨值為二百五十億元新臺幣的中央投資公司,但因遭遇全球金融危機而導致流標。而且由於黨產的成分複雜,馬英九本人的性格猶豫,處理得并不徹底。比如在回贈方面,將党產贈與黨員或與國民黨有深厚關係的政商人物;售賣黨產方面,通過賤賣黨產來收取回扣;信託方面,受益人不明等等。因而民進黨持續攻擊國民黨是一邊加速處理黨產,一邊借此機會獲利。并繼續提出「處理不當黨產條例」法案,而國民黨「立委」就一味阻擋,首先就在「立法院」程序委員會階段攔住,一直阻擋了三百多次,可見鬥爭的激烈。但現在國民黨在「立法院」成了少數派,就再也擋不住了。
  國民黨的黨產歸零之後,國民黨的候選人將會選得很辛苦。這是因為,國民黨的候選人不善於利用捐款渠道籌集選舉經費,只能依靠黨中央撥款。早在黨外時期的候選人,本來就是在街頭拿個肥皂箱墊腳演講,腳下就鋪滿了聽講者扔下的一片捐款。此種籌款概念一直持續到民進黨成立後,雖然已不再是「海德公園演講」形式,但都是籌集小額捐款居多,以達集毛成裘,蔡英文競選總統時的「三隻小豬」就是小額捐款。國民黨則除了由黨產支應選舉經費之外,就是企業的大額捐款。但在「九合一」選舉國民黨走下坡後,企業的較大額捐款已經投懷別抱,改捐給民進黨。比如今次「總統」選舉,朱立倫只能募到七千多萬元,而蔡英文則是十倍以上。
  但是,如果國民黨人能夠知恥近乎勇,臥薪嘗膽,發奮圖強,脫掉西裝革履,走進民間,壞事就將能變成好事。畢竟,民進黨已經失去了「提款機」,不能再以國民黨黨產作選舉「利器」。而且更因民進黨已經成為執政黨,選民們同情弱者的投射面將會調整,失去黨產的國民黨人反而會獲得同情和支持。當然,首先需要國民黨轉變思維定勢,在放下黨產包袱的同時,也放下貴族意識。
  民進黨達到清剿國民黨黨產之目的,似乎是彈冠相慶。其實,福禍兩相倚,長遠來看也並非好事。因為黨產的負面包袱反將會轉移到民進黨的身上。在進入調查和追究國民黨黨產程序之後,由于黨產的復雜性,可能會令民進黨陷入如同臺北市長柯文哲追查「五大弊案」那樣的泥沼,眼高手低,虎頭鼠尾,甚至尷尬到難以收場。
    (發自貴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7-27 05:29:3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