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英政府遇到紅燈繞道走尋求第二軌道?

  陸委會諮詢委員會周四舉行第二百四十一次會議,這也是該諮詢委員會在「五二零」政黨輪替後的首次會議,會議的主題為「五二零後兩岸關係之展望與挑戰」。與會引言人報告指出,近期以來因島內政局變化、中共內部政治與經濟社會情勢及中國大陸堅持「九二共識」等因素,兩岸官方互動停滯不前。因而部分委員建議,政府或可思考開展兩岸智庫與學者的對話,持續保持雙方民間的友善氛圍,為兩岸未來對話保留進一步發展空間。也有委員表示,在兩岸「暫時冷卻期間,政府仍須持續關注相關情勢發展、慎防兩岸關係的意外變數,並規劃未來展開兩岸關係之具體作法與可能路徑,為恢復兩岸對話預作準備。另建議政府加強行政及立法間互動協調,有助對外傳達政策的一致立場。
  陸委會諮詢委員會是陸委會為諮詢有關大陸事務意見,策進陸委會的工作而設立的諮詢組織,由陸委會遴聘熟諳大陸事務及富有兩岸民間交流經驗的學者、專家擔任,委員就陸委會掌理事項或該會指定事項,提供諮詢意見。在過去,曾經有其中的一些委員,後來也成了陸委會甚至更高層次的政府官員。陸委會諮詢委員會委員的任期為一年,期滿後可以續聘。陸委會諮詢委員會每月召開會議一次,必要時可以舉行臨時會議。但在蔡英文於五月二十日宣誓就職後,該委員會在六月的每月例會沒有召開,當時人們以為它也像陸委會的領導架構一樣,隨著政黨輪替而被「一鍋端」,因而要待到人員調整完畢後才恢復開會。但從陸委會前日發出的新聞稿看,並沒有對該諮詢委員會進行大調整,甚至連更換個別成員也未曾發生。或許,這是體現「維持現狀」的政策?
  陸委會諮詢委員會在「五二零」後首次舉行的會議,以「五二零後兩岸關係之展望與挑戰」為主題,顯然是英政府面對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導致「兩岸官方互動停滯不前」的困境,要求委員們出謀獻策,以尋求出路。按道理,這些學者專家經常前往大陸出席各種交流研討活動,對大陸的涉台政策十分熟悉,而且有些委員本身就是「九二共識」的擁護者,因而應當建議英政府接受「九二共識」。但在明知這是「不可能任務」之下,那就只能是轉而求其次,建議英政府或可思考開展兩岸智庫與學者的對話,持續保持雙方民間的友善氛圍,為兩岸未來對話保留進一步發展空間。這被台灣媒體形容為「建議開展兩岸二軌對話」,大有「遇到紅燈繞道走」之意。
  所謂「二軌對話」,是指運用非官方人物,包括學者、退休官員、非政府組織等多種渠道進行交流,通過民間友好往來加強互信,進一步將民間成果向官方對話的軌道轉化。而「二軌對話」的另一個含意,就是在兩岸制度性對話及協商機制受政治因素影響而被迫停頓的情況下,當遇到一些非要經過兩岸協商而無法解決的問題時,就由兩岸獲授權的協商機構採用「再授權」的方式,由兩岸「行業對行業」、「團體對團體」出面協商處理的特殊模式。由於該種模式是在陳水扁時期,兩岸於二零零五年在澳門首次採用,進行春節包機協商,因而稱為「澳門模式」,淡江大學大陸研究所教授張五岳稱其為「政府授權、民間名義、官員主談、公權力落實」。在民進黨首次執政期間,兩岸曾藉由「澳門模式」就春節包機、開放第一類大陸觀光客赴台旅行等問題進行業務商談;大陸的官員曾以民間協會的身分與會,而台灣「交通部」、「陸委會」等等官員也曾以民航團體、旅行團體顧問的身分參與商談。「澳門模式」雖未處理一中原則,也對兩岸交流取得部分成果,但因大陸當局與民進黨政府缺乏互信基礎,「澳門模式」也僅能就春節包機、第一類觀光客來台旅行等個別問題取得局部共識,並無法開展兩岸三通直航的商談。
    在蔡英文競選期間,「澳門模式」的台方創制者吳釗燮就對華府表示,兩岸之間的協商,門一旦打開,就很難關上,「澳門模式是完全沒有門的時候開的一扇門」。如果民進黨上台,也許不叫「澳門模式」,但是「在既有的協議基礎上,他們的官員跟我們的官員直接對口,我相信這個門應該不會關上」。吳釗燮還表示,「澳門模式」是兩岸官員直接對話,因此海基會與海協會這個管道不再重要。他說,其實早就有很多人討論兩會有無必要持續存在,尤其兩岸協商已經非常複雜,早已超越兩會當初扮演的角色。
   顯然,現任英政府「國安會」秘書長的吳釗燮,正在思考以「澳門模式」來打破目前兩岸制度性聯絡溝通及協商機制停擺的僵局。實際上,兩岸間確實是有一些問題必須進行接觸協商,而且有的議題還具有急迫性。比如,今次「火燒車」事件,基本上就是「二軌運作」,由大陸國家旅遊局的「白手套」--海旅會出面處理善後事務,其成員就都有官方身份,或本身就是海協會的理事等。而台灣為了相對應,也由「交通部」觀光局的「白手套」--台旅會出面。海旅會在台活動期間,雖然陸委會的官員試圖與他們接觸,但他們都有禮貌地予以避開。
  而從事態度發展情況看,「火燒車」事件的後續處理,而超逾了罹難者的後事及協助遺屬赴台的問題,還有追查事件真相等更觸及公權力的事項。昨日桃園地檢署公佈初步偵查結果,指出涉事司機的酒精檢測數據嚴重超標,涉嫌酒駕。其實根據該酒精數據,已是醉駕。由於發現在駕駛座位旁邊有幾瓶汽油,而該旅遊巴是使用柴油,因而更不排除是司機自焚。無論是酒駕還是多項合併,都是有涉刑事成份,追究及賠償的情況也不相同,這就需要更進一步交涉。
  「火燒車」事件初發生時,筆者曾將之比擬為「台灣的千島湖事件」。而二十年前的「千島湖事件」發生後,台灣海基會曾率團到案發現場追查真相,並攜同「內政部警政署」刑警局長候友宜(後曾任「警政署長」及警察大學校長,現任新北市副市長),在現場進行刑事專業勘查。海協會和浙江省公安局出面接待他們,並一同分析討論案情。現在「火燒車事件」已經轉向刑事案件發展,大陸公安部門是否也會「以牙還牙」,要求派出刑事警察前往進行偵查?這是敲打蔡英文的一個好方法,但為了避免兩岸公權力機關直接接觸,最好是採取「二軌模式」,由大陸的警察協會出面,並與台灣地區的警察協會交手,但實質上卻是兩岸的警方共同勘探及分析案情。
  實際上,即使是兩岸溝通聯絡機制「停擺」,但需要處理的事情將只會更多而不會少,都需要協商。仍以「火燒車」事件為例,從中暴露的「低價團」以至是「負價團」的惡劣品質,」,是需要兩岸溝通處理的。因此,「二軌模式」還是將能派上用場。
  當然,不排除蔡英文在刻意擺爛,而被迫要採用「二軌模式」。實際上,美國人否定有「九二共識」的談話,可能會「鼓舞」蔡英文更為頑固地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但又擔心人們將她與馬英九相比,實際上由於她施政連連失誤,而引發一些選民開始懷念馬英九。長此下去,必對蔡英文爭取連任造成威脅。因此,透過「二軌」,仍可營造兩岸繼續交流協商的假象。對此,不得不慎。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7-30 04:51:5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