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林義雄「單挑」梁文傑是報復私人恩怨?

  本來,在明年一月十六日合併進行的「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中,由於馬政府政績低迷而致廣大選民對國民黨繼續執政不予寄望,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遭受重大挫折而士氣低迷,再加上在國民黨「總統」初選過程中,黨內「A咖」不是怯戰就是被馬英九「卡」住而棄選,無法對黨籍「立委」參選人發揮「母雞帶小雞」的效能,因而國民黨不但將會再次失去執政權,而且「立委」選情除了花蓮、台東、金門、連江等少數選區和原住民區域之外,或將會全線崩潰。在此情況下,民進黨或將能奪得「總統」寶座及「立委」席位過半,實現「完全執政」,至少是讓國民黨「立委」議席不過半。
  但是,由於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的「攪陣」,仗依其「林聖人」的「牌號」,強要民進黨讓出二十個選區,好讓其安排以其為精神領袖的「第三勢力」政黨——「時代力量」和「社會民主黨」,都各能提名十位「區域立委」參選人,以符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相關規定,也得以參加「政黨票」選舉,提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但民進黨本身既是要爭取更多的「立委」議席,也是為了在各選區中帶動蔡英文的「總統」大選氣氛,而只願讓出十三個最艱困的選區,給「第三勢力」經營。從而引發林義雄強烈不滿,日前就不惜撕破臉,痛罵民進黨「壓死第三勢力」、「愚蠢」,引起政壇震動。
  但民進黨仍然不為所動,沒有按照林義雄的意思,再讓出七個選區,使得林義雄「臉面無光」,終於按耐不住,昨日在自家樓下邀集媒體,發表給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的公開信,轟擊民進黨提名剛在台北市議員並就任不到五個月的梁文傑,再度在台北市中山、松山選區參選「立委」,是以「民主」為名的政黨,卻做出有悖民主倫理的事,遭受「掛羊頭賣狗肉」的譏評。林義雄還質問蔡英文,既然對於公職人員棄守職位並不在意,倘她當選「總統」,是否也將會輕易拋棄職位而另謀高就?像是出任國際機構重要職務,或是其他大國的國家副主席、副總統?
  值得注意的是,民進黨提名剛當選的縣市議員為「立委」參選人,不單止是梁文傑一人,還有台中市的陳世凱、張廖萬堅,新北市的張宏陸、吳琪銘,桃園市的陳賴素美,彰化縣的洪宗熠、黃秀芳等人。但林義雄卻「單挑」梁文傑,讓人感到內情並不尋常,可能涉及某些政治因素或個人恩怨。
  因此,有人突為奇想,是否因為梁文傑曾任林濁水的「立委」辦公室主任,兩人具有師徒關係,而林濁水則是率先撕下林義雄「聖人面具」的人,包括林義雄在「立法院」門前絕食,要求「立委」議席減半及改制「單一選區兩票制」時,就指出此訴求極為荒謬,只能是白益國民黨,在實施「單一選區」後,幾個人口特少的縣市,如花蓮、金門、連江、台東等,都落在國民黨的手中;一般縣市要二三十萬人口才獲分配一個「立委」應選名額,而只有幾千人口的連江等縣也擁有一個應選名額,將會造成「票票不等值」。而平地原住民和山地原住民的六個應選名額,也基本上是由泛藍陣營尤其是國民黨所奪得。因此,國民黨未選就先拿下十來個議席,佔一百一十三席個總議席的十分之一。另外,在實施「單一選區」後,嚴重擠壓小政黨的生存空間,只有國、民兩個大黨瓜分絕大多數議席,也有違林義雄整日價掛在口中的「民主、平等」原教旨宗旨。為此,林濁水發出了「吾愛聖人但更愛真理」的名言,讓林義雄落不下台。
  而偏偏今次以林義雄為精神領袖的「第三勢力」政黨,就正是深受他所倡議的「國會減半」及「單一選區兩票制」之苦,難以舒展。實際上,倘是實行舊制,不但因為是實行大選區複數應選名額,而無需民進黨讓出選區,而且也因為是實行「一票制」亦即政黨票「連立制」,「不分區立委」當選名額的分配是根據政黨在「區域立委」的總得票率來計算,「第三勢力」政黨只需提名「區域立委」候選人,而無需像現在那樣分開兩撥人馬分別參選「區域立委」和「不分區立委」。這對林義雄來說,不啻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自作自受」。對此,林濁水倒是發揚高風格,沒有嘲諷林義雄。但一些民進黨出身的學者專家如郭正亮等,卻看不過眼,拿起當年林濁水的批評和預料,抨擊林義雄。這叫「林聖人」情何以堪!因此,昨日林義雄的「專挑」林濁水愛徒梁文傑,就不排除有因此被戳中了痛處而發飆報復之意。為此,有人幽了一默,倘林濁水為替愛徒出口怨氣,跳出來參選台北市中山、松山選區「立委」,林義雄豈非要再次「絕食抗議」?但倘果如此,他的「聖人武功」就自我廢掉了。
  或許,梁文傑也看出了個中微妙,為避免連累恩師,當然更是為了泛綠陣營的團結,因而當即發表聲明宣佈退選,並在在「退選聲明」中二度指出,林義雄的話已經造成基層分裂、信念動搖,他已不知為何而戰、再選下去,已失去意義。在宣布退選記者會上,他還語帶憤懣地說,他的退選決定並不是因為他認同林義雄說的話,而是因為林義雄的動作已經在基層造成分裂,他已經不知為何而戰。
  但由於梁文傑的參選是獲民進黨中執會徵召,是否退選並非是他個人的事,還須由民進黨中執委決定。而且,由於林義雄在台北市第三選區是希望將梁文傑「趕走」後,讓社會民主黨的李晏榕「取而代之」,但社民黨召集人范雲卻聲稱,林義雄的發言並非社民黨的立場,社民黨會按自己步調爭取選民認同,亦即「並不領情」。再加上此事也關乎民進黨的「尊嚴」,民進黨中央是否會接受梁文傑的退選,仍是未知之數。不過,梁文傑此舉,則為自己爭得了「顧全大局」的好評,認為他的「退一步」日後將「海闊天空」。
  或許,林義雄的理由並非完全沒有道理。畢竟梁文傑當選市議員,是受到投他的票的選民的托負,應當完成其一屆任期。現在又要參選「立委」,要同一選區的選民再次投他的票,確實是欠妥。這也正是朱立倫曾在是否爭取連任新北市長,還是爭取參選「總統」之間,猶豫不決的主要原因。但是,林義雄卻是把「民主風範」當作「手電筒」,只照別人,不照自己。他任黨主席之時,就做過這樣的事。如提名剛當選苗栗縣議員的杜文卿參選「立委」,並另提名八位「國大代表」參選「立委」等,因而由他來作出此批評,就欠缺了正當性。
  林義雄因為「林家血案」得到普遍同情,也因為在任黨主席時兼任陳水扁競選總部總指揮,將陳水扁送進「總統府」後,卻沒有居功並按慣例的再選一任黨主席,而獲得尊敬,從而形塑了其「聖人」的形象。但今次的做法,可能會令其在民進黨人眼中,「聖人」的光環黯然失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6-05 05:04:0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