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正圖攻克「華獨」最後一關

  嚴格來說,蔡英文並非是主張「台獨建國」,而是打著「維持現狀」的旗號,販賣「華獨」的貨色。這也正是蔡英文的蠱惑之處,因為「華獨」的「圖騰」也是「中華民國」,因而她所說的「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騙倒了島內不少雖然反對「台獨」但卻迷戀「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不統不獨,維持現狀」民眾,就連美國佬也被她迷惑了——因為美國人確實是不贊同「台獨」,但卻對「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現狀,卻是認可及支持,這是基於華府「維持現狀,不統不獨不武」的台海政策而決定的。因此可以說,蔡英文是在中國大陸已經制定《反分裂國家法》,劃定了懲罰「台獨」的紅線,國際社會也普遍不支持「台獨」,就連島內民眾也因為害怕戰禍而不願贊同「台獨」的現實環境下,退而求其次的戰略調整,以《台灣前途決議文》所揭櫫的論述為綱,以「維護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口號為緯,編織出「華獨」的新「圖騰」。
  實際上,所謂「台獨」,就是明火執仗地要建立「台灣共和國」,現在除了那些曾經在日本管治台灣時期享受過「殖民利益」的老人之外,已經無人再追求此目標。而隨著這些老人的逐漸逝去,「台獨」訴求也將跟隨他們走入墳墓。
  而「華獨」雖然也是「台獨」的一個分支,但卻是以「中華民國」的外衣為包裝。具體來說,就如《台灣前途決議文》的論述那樣,就是台灣「事實上」已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其主權領域僅及於台澎金馬與其附屬島嶼,以及符合國際法規定之領海與鄰接水域」。台灣「固然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既是歷史事實,也是現實狀態」;《臺灣前途決議文》主張,「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更動」都必須經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決定。正因為如此,蔡英文老是強調《台灣前途決議文》。
  濃縮來說,「華獨」就是「中華民國是台灣」,符合美國的最大利益。而國民黨也是以「中華民國」作為其「圖騰」,但因為主張「中華民國」的主權及於中國大陸,因而是「中華民國在台灣」。這「是」與「在」的一字之差,政治含義卻大為不同。不過,這種主張又分為兩派,其中一派是「華統」,即在「中華民國」的旗號下實現國家統一;另一派以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為代表,近似「獨台」,也符合美國的最大利益。
  因此,從表面上看,蔡英文雖然說是對大陸「不刺激,不挑釁」;但在實質上,修讀國際公法的蔡英文,卻是在國際關係上為爭取「華獨」的「合法地位」而進行衝刺,挑釁各國間共同認知的一個中國紅線,以圖有所突破,攻下國際公法上的最後一個要素,達成「中華民國是一個獨立主權國家」的「既成事實」。
  實際上,按照國際公法的的理論,國家由領土、人民、政府、主權等四要素組成。而在蔡英文的心目中,「中華民國」具有自己的領土,就是台澎金馬,並不及於中國大陸;人民也有了,而且實行「主權在民」,享有領導人和地方自治機構的直接選舉權;政府更不成問題,正在對台澎金馬實行有效的管治,而且還有軍隊、警察、監獄等國家機器。
  現在,就剩下主權,亦即國際社會普遍承認的政治實體。本來在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之前,並無問題,不但擁有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而且世界上有近百個國家與「中華民國」建立邦交關係。如果能夠恢復到此前的狀態,「中華民國」就可成為「正常國家」。屆時就可啟動「新憲」,只要拿陳明通撰寫的《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憲法》草案出來,按照「修憲」的程序,民進黨擁有「立法院」接近四分之三的議席,加上「時代力量」的「立委」議席,已可過關,倘宋楚瑜為了個人政治利益,下令親民黨「立委」也加入,就完全可以通過及提出「修憲案」,經公告六個月「公告」後付諸「公投」。值得注意的是,與現行《公民投票法》所設計的兩道「門檻」不同,「修憲公投」只有一道「門檻」,就是同意率過半,而沒有至關重要的第一道投票率過半的「門檻」。如果「天然獨」都出來投票,而國民黨則拒絕投票,就正符合蔡英文的「何尺」。
  蔡英文推動「華獨」,這與美國的曖昧態度直接相關。去年六月蔡英文在美國演講時提出「維護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使得華府接納了民進黨。最近,美國在台協會理主席薄瑞光說,「沒有九二共識」,這何止是鼓勵蔡英文拒抗「九二共識」那麼簡單,等於是暗示美國可能放棄一個中國原則。實際上,「九二共識」的核心內涵,就是「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既然美國人說「沒有」,就是不承認這個核心內涵。
  正因為如此,蔡英文就在悄悄地舖墊氛圍。比如,在發表美、日等大國的代表時,使用了「大使」一詞,並粘貼在「總統府」的網頁上。又如,在「翔安專案」外訪時,在簽名簿上寫下了「台灣總統」。
  為了攻克「華獨」的最後一關,蔡英文決定出擊,衝擊參加國際組織活動的紅線。今年九月間,將務必爭取出席世界民航大會,緊接著將會衝破「西雅圖模式」,進擊十一月舉行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千方百計擠進「國際空間」。既然在馬英九時期,北京可以允許其代表突破「西雅圖模式」的主管經貿事務的部長級官員,派出卸位「副總統」(連戰、蕭萬長),為何她就不能派出卸任「總統」來代表自己?
  當然,蔡英文要委派李登輝、陳水扁代表自己,並不現實。但派出馬英九呢?就突破連戰、蕭萬長的規格了。當然,這需要馬英九作出配合。說不好眼看到可以與習近平和奧巴馬、普京、朴槿惠等「頂級」領導人「排排站」合照,是多麼的榮耀,就不管是代表誰,也欣然應允。但是,倘就在馬英九飄飄然之際,蔡英文淬不及防地在台北宣布,「中華民國」是一個獨立主權國家,並將進行「修憲」以適應此政治現實,馬英九就將吃不了兜著走。
  蔡英文要彰顯「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必然會在「嚴防死守」目前二十二個「邦交國」的同時,相機爭取更多的國家承認「中華民國」。為實現此目標,只能是向小國窮國下手,並以「外交金錢」來實現。倘此,就必須召回邱義仁出任「國安會」秘書長,再次展開「烽火外交」。
  第一個要「嚴防死守」的國家,是梵蒂岡。這不但是因為它是台灣在歐洲的唯一「邦交國」,具有指標性的意義,還因為不少現有的「邦交國」,或可以爭取「建交」的窮國小國,大多是天主教國家,容易受梵蒂岡感召影響。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8-02 04:51:1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