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宋楚瑜「沒有蝦魚更好」夢想能否得圓?

  台灣地區的台語諺語詞彙豐富,其中一則是「沒有魚,蝦也好」,形容某些人在爭取某一重大目標時,因故未能如願,也希望能夠順道取得另一個較小的收穫。而近日親民黨主席宋楚瑜的種種動作,其意圖卻是上述諺語的「加碼擴大」,是「沒有蝦,魚更好」,原本爭取的還是相對較小的目標——海基會董事長,但在明確得知無法如願後,希望能夠「順手牽羊」的,並非是比海基會董事長較小的職位,而是更大的職位,亦即「一人(蔡英文)之下,萬人之上」的「行政院長」。
  這夠誇張了吧?
  這從近日宋楚瑜的表現,有如其過去在政壇上的軌跡一樣,十足一條「變色龍」,對蔡英文的評價,一日三變,就可窺見其心跡。實際上,就在蔡英文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專訪之後,宋楚瑜就立即召開親民黨「最強行動辦公室」會議,在談到「九二共識」問題時,宋楚瑜說聲稱蔡英文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釋出的訊息是善意的,希望兩岸維持和平,任何問題都要尊重台灣民意。他還指稱,蔡英文答覆《華盛頓郵報》的基本核心是,任何問題必須尊重台灣民意,她是充滿善意的,兩岸未來還有很多彼此溝通的空間。
  但僅在幾天之後,宋楚瑜在陪同蔡英文會見原住民代表並道歉之後,卻
  在受訪時表示,對於臺灣少數民族的問題應從大處著眼、小處著手。蔡政府要立刻改善少數民族人士醫療健康、增加就業機會及制定合理法規等問題,不是光在嘴巴上講要正義。後來他在到「立法院」探視親民党黨團成員,對蔡英文上任以來的表現接受媒體訪問時,聲稱他在前一天的「道歉儀式」與蔡英文碰面時,兩人再約時間就一些具體問題,蔡英文要聽聽他的意見與看法,他將會再一次的說,「與其說一丈,不如做一尺」。宋楚瑜表示,所以他不要給蔡英文打分數,但要請蔡英文要多注意,不要忽略某些民生小事,因為這就是大事。而台灣媒體在報導宋楚瑜的這個談話時,特地指出他沒有再提「九二共識」。
  其實道理很簡單。因為宋楚瑜此前是爭取做海基會董事長,而大陸方面對海峽兩會「解凍」已經「停擺」的聯絡溝通以至協商機制,唯一條件是台方必須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而宋楚瑜自認是「九二共識」的支持者,而且還是在台灣地區爆發「太陽花學運」之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唯一會見的台灣政治人物,因而自忖是出任海基會董事長的最佳人選。
  但此各種信息看,北京對蔡英文接受《華盛頓郵報》專訪所談觀點的評價,與他自己的研判正好相反,認為這是蔡英文最後拒絕「九二共識」的「定音符」;再加上大陸海協會會長陳銘德指出,海基會董事長人選的「九二共識」表態,必須得到台當的授權;而台灣《聯合報》的獨家報導也指稱,大陸資深涉台官員說,宋楚瑜、王金平或是誰當了海基會董事長,說他認同「九二共識」,那這個海基會代表誰呀?所以蔡政府一定得回到最根本的問題,也就是到底兩岸關係是什麼性質,擺明在蔡政府仍未承認「九二共識」的情況下,任誰出任海基會董事長,海峽兩會的聯絡溝通及協商機制仍將「停擺」。這就如同一盤冷水澆到宋楚瑜的頭上,使他終於清醒,蔡英文的兩岸政策將使海基會形同虛設,他即使能當上董事長,也只能是被困在台北靠「吹水」渡日,不但無法展現其長,相反還「貶低」他的政治地位。這使他打消了海基會董事長的職位,但又不甘心幾個月來巴結奉承蔡英文的心機白白浪費掉。
  恰正在此時,綠營民調機構公佈蔡英文的施政滿意度大跌,這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實際上,在蔡英文就職後,雖然蔡政府施政連續荒腔走板,但幾家民調機構都不願意直接批評蔡英文本人,而是拿「行政院長」林全做「替罪羊」。現在就連綠營民調機構都直接劍指蔡英文了,可見蔡政府的統治正當性受到挑戰及威脅,是需要他宋楚瑜「舍我其誰」地出來「救駕」蔡英文了。因此,宋楚瑜因而就索性轉而爭取「行政院長」,急不及待地要約與蔡英文約見面,並提出了對原住民政策的五點建議,讓蔡英文當即感悟到他的行政能力,並證明自己將能比林全幹得更好,而且自己的「毛遂自薦」並非是為求官,而是在蔡英文遇到危難之際,跳出來幫她一把。再次情況下,宋楚瑜也轉口不再提「九二共識」,因為「行政院長」處理的是島內事務,與「九二共識」無關。既然蔡英文公開表態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他倘再提可能就將攪亂自己的求官大計。
  實際上,原住民所在地域,基本上是在原台灣省的行政區域內。而宋楚瑜的主要政績,也是在台灣省長任內。因此,宋楚瑜專挑蔡英文會見原住民代表並致歉的時機,做蔡英文的配套同「佈景板」,還向蔡英文提出改善與原住民關係的五項建議,就是企圖從歷來支持國民黨、反對民進黨的原住民入手,並籍機展露自己在原住民行政方面的超強能力。就此而言,不愧宋楚瑜是精於算計的「大內高手」。,就然而,宋楚瑜當年的台灣省長,並非如此,可能欠缺二十年前的條件。而且,宋楚瑜為了取悅蔡英文,不斷批判國民黨,並且為虎作倀。最新的一例,是下令親民黨「立法院」黨團拒絕為國民黨就「黨產案」連署「釋憲」,並批評國民黨的黨產是「黨庫連國庫」而得來。
  這正是暴露了宋楚瑜的虛偽之處。不要說,當年美國已經對蔣介石極度失望,不再予以援助,如果不是蔣介石將三百多萬兩黃金和其他資財搶運去台灣,他的父親宋達將軍和他一家早就餓死了;就說是他的「興票案」,就正是「黨庫連國庫」的典型。後來在打贏官司後,還大言不慚地前去領回這筆巨款。
  但看來,蔡英文對是否讓宋楚瑜出任「行政院長」,還是舉棋不定。其一、林全的能力再差,也不會這麼早就換掉,否則只能說是自己「識人更無能」。何況,當初林全是不願接此位的,是在蔡英文懇求下,才放棄薪水高於「行政院長」好幾倍的幾個大財團的執董職位的。其二、其實蔡英文心目中真正的「行政院長」人選是陳菊。只不過是要等到她的高雄市長任期過半,辭職後無須補選時才換然。其三、宋楚瑜是「大內高手」,蔡英文擔心駕馭不了他。其四、宋楚瑜當台灣省長時有其當時的有利條件,並靠「炮打中央」得到大量財政節餘款,讓他可做散財童子修橋鋪路,以討好省民尤其是原住民;而目前台灣的財政狀況與二十年前相比,大為遜色,哪有那麼多錢讓他揮霍?其五、宋楚瑜是非我族類,本來民進黨內就已經對「閣員」是「老、藍、男」極為不滿,倘再來一個更老、更藍更M的宋楚瑜,他們將接受不了。
  但陳菊畢竟還是老了,而且身體也不好,因而還是過渡性人物。據說鄭文燦已經入了她的最佳人選法眼,總之能為她擋得住賴清德就行。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8-04 03:42:31
返回